【看点】那朵雪莲花(剧本)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看点文学 >> 短篇 >> 影视戏曲 >> 【看点】那朵雪莲花(剧本)

编辑推荐 【看点】那朵雪莲花(剧本)


作者:刘瑞东 白丁,71.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09发表时间:2020-04-29 09:39:36

【看点】那朵雪莲花(剧本)
   周健刚好过来:哎呦!干嘛呢这是?你们认识?
   杨渃不好意思地介绍:这个就是阿依古丽。
   周健上下打量阿依古丽:天山上不多见的美女啊!
   阿依古丽:呵呵,你是谁啊?
   杨渃:他是我哥,周健。
   阿依古丽:有空了你们一块去我家做客。我给你们煮奶茶。
   周健坏笑:有你这么样的美女邀请,就是旷工也得去!
   杨渃瞪了他一眼。
   阿依古丽:呵呵,好呢!我要去商店买点东西,再见!
   周健:美女再来!
   阿依古丽微笑着牵马离开,杨渃开始追打周健。
  
   5.井口矿灯房。晨,内。
   准备下井的工人在召开班前会议。
   回采工段长陈辉:咱们今天回采的这个五号斜眼,是个危险地段,上部结构松动,容易塌方,大家一定要牢记敲梆问顶,注意安全。特别是下井前要检查矿灯。矿灯是咱们下井工人的眼睛,千万不能因为充电不足什么的发生人身安全事故……现在开始按号领灯。
   工人们陆陆续续地领了矿灯。就剩下杨渃和陈辉排在最后。
   矿灯管理员方娟:杨渃,刚才会上说今天的回采区有点特殊,你带两个矿灯下去吧。以防中间电力不足。
   杨渃:不用,我的矿灯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方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
   陈辉瞪着眼:我说方娟,这是工作场合,不能因为他和你妈是老乡,就处处关怀备至。凡事得讲点原则,如果每个人都带两个矿灯,人家上夜班的怎么办?我是不是还得给徐矿长打报告,让他多买一些?
   方娟:(鄙夷地斜着眼)爱怎么办怎么办!那是你们作为领导的事,你想带两个我还不给呢。
   陈辉:(欲发火)你……
   杨渃:好了,你们两个!我这一个就够用了。杨渃转身离开。
   方娟:哼……
  
   6.杨渃宿舍。夜,内。
   杨渃正在灯下看书,周健推门走了进来。
   周健:转眼你来这里三年了,家里来信,没说给你安排工作的事吧?
   杨渃:没有。
   周健:现在弄个指标也不容易,慢慢等呗!说不准哪天通知你去政府部门上班。苟富贵,毋相忘,到时可别忘了提携我一下。(笑)
   杨渃:那是自然。天上掉下来的是飞机和鸟粪,你啥时候见过掉下来过馅饼?(苦笑)
   周健:(诡笑)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不是给你掉下来个阿依古丽吗?
   杨渃:(责怪地)去,别胡说!
   周健:好!杨渃,明天咱们休息,去阿依古丽家喝奶茶吧?
   杨渃:不好吧?人家只是随意一说,你还当了真?
   周健:他们这个民族,你又不是不知道,热情好客,只要去他们家帐篷,他们无比高兴。如果邀请你不去,反而会认为你不把他们当朋友。大家是邻居,搞好关系就是民族团结。
   杨渃:合适吗?
   周健:合适呀!做客又不是相亲,体验一下民族生活。就这样说定了,明天上午去。
   杨渃欲言又止……
  
   7.阿依古丽家的帐篷。日,内。
   阿依古丽欣喜地向老爸老妈介绍:他们两个是我的朋友。
   阿依古丽老爸:欢迎,欢迎!今天早晨我的马儿都在欢叫。原来我家的帐篷里来了尊贵的客人。天天民族团结讲着呢,我们的友谊像这雄伟的天山一样牢固。
   周伟频频点头:谢谢!谢谢!
   阿依古丽老妈:客人们来到了帐篷就是家,快坐,我去煮奶茶!
   说完提水壶放到火炉上,丢进些奶茶。
   杨渃和周健脱掉鞋子,盘腿坐在毛毡毯子上。阿依古丽老爸递过来烟叶和卷烟纸:来,莫合烟抽一下。
   杨渃和周健急忙摇手,同声说:谢谢,不会!
   阿依古丽老爸哈哈笑:朋友就是一家人,不要客气!
   阿依古丽端来了酥油果,羊肉和马奶酒,笑着说:牧民人家,没有什么好招待你们的,都是自家制的这些东西,你们尽量吃,不要见笑。
   周健说:太客气了!
   奶茶煮好了,阿依古丽给每人到了一碗,随后坐在杨渃旁边,两眼含情脉脉地望着杨渃。
   这时,帐篷门打开,弯腰进来一个哈族青年。
   哈族青年:吆,舅舅,家里有客人啊?
   阿依古丽老爸:来,一块坐。这是来自矿上的客人,我们最亲近的朋友。
   青年脱鞋,盘腿坐下。
   阿依古丽向杨渃介绍:这是我姑姑家的我表哥,哈沙。
   杨渃向哈沙点头示意,哈沙回点了一下。
   阿依古丽老爸端起酒碗(热情地):朋友,到我们帐篷里来,没有什么好吃的,尝尝我们哈萨克民族的风味,我们干了这一杯。
   杨渃和周健也举起了酒碗。
   几碗酒茶后,杨渃感觉晕乎乎的,阿依古丽频繁地加酒,加奶茶。哈沙瞪着眼,露出嫉恨的目光。
   哈沙:舅舅,你看我和阿依古丽的事?
   阿依古丽老爸:你们的事?你们有什么事呢?
   阿依古丽:(略带愤怒)哈沙,你的脑袋早晨起来被马踢了吧?想什么呢?
   哈沙:……
   周健向杨渃低语:他们民族可以近亲结婚。
   阿依古丽看看杨渃:你们今天来了,我很高兴,一定要吃好喝好。
   杨渃:谢谢。
   哈沙:阿依古丽,我们一块去后峡吧?看电影。
   阿依古丽:(没好气地)没空。
   哈沙:我给你买东西。
   阿依古丽:不稀罕!
   阿依古丽老妈:哈沙,家里有客人,没用的话就不要说了。
   哈沙气愤地站起身,狠狠地瞪了杨渃一眼,穿上鞋,摔帘而去。
   阿依古丽老爸:哈哈!让朋友见笑了,这个巴郎子(年轻人)不争气,我们不用管他,我们把茶把酒喝好,来,我给你们唱支哈族小调。
   阿依古丽帮他拿出冬不拉,他弹奏着唱了起来。
  
   8.矿住区商店。日,内。
   陈辉:阿姨,方娟去市里还没有回来吗?
   汪阿姨微笑:陈辉啊,她还没回来呢。
   陈辉略显失望:不知道他去市里,不然我请假和她一块去了。
   汪阿姨:你们两个从小在这里出生,一块长大,感情还挺深的,快成了形影不离了。
   陈辉委屈地:这两年方娟不爱理我了。
   汪阿姨:这丫头脾气有点任性,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回头我说说她。
   陈辉高兴地:谢谢阿姨!
   汪阿姨:晚上一块吃饭吧,方娟傍晚就回来了。
   陈辉:阿姨,不了!我还有点事。
   汪阿姨:那好吧,有空常来玩。
   陈辉:好的,阿姨。
   陈辉挥手再见。
  
   9.山窝草滩。日,外。
   草滩上稀稀落落地长出了蘑菇。
   杨渃背只背篓,手拿木棍。
   杨渃:(哼唱)采蘑菇的小姑娘,身背着一只大箩筐,噻咯咯噻咯咯噻……
   看到一只蘑菇,兴奋地捡起,扔到背篓里。
   继续哼唱,猛抬头,忽然僵住。
   前方,一只黄色大狼正盯着他,凶狠的目光。
   杨渃晃动。狼晃动。
   杨渃想举棍,狼伸着头,往杨渃挪步靠近。
   杨渃四下张望,开始绝望。
   画外音:完了!这荒滩野岭,连个鬼影都没有,看来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脑中响起了郑智化的歌: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一样绽放,在最美的日子里,选择了结束……
   眼泪滚落。
   杨渃颤抖。狼加速靠近,作欲扑状。
   “嗨……”远处女音大吼,马蹄声由远而近。
   杨渃抬头。
   阿依古丽骑着枣红色马身穿红衣,一团火一样飞奔而至,手中挥舞马鞭。
   狼受到了惊吓逃窜。
   杨渃吐了口气,木棍松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阿依古丽勒缰翻身下马。
   阿依古丽:杨渃,你没事吧?
   杨渃惊魂未定:(吞吞吐吐)没……没事,你怎么来了?
   阿依古丽微笑:我们家的一匹马,几天没有看到了,我到处找找看,在山坡上远远看到这边有人,就想过来看看是谁,没想到是你。想吃蘑菇,我给你采呀!你看刚才多危险。
   杨渃苦笑:救命之恩比天大啊!没有想到会遇到狼,好在我命不该绝。
   阿依古丽扶起杨渃:狼这东西长了一身贱皮贱肉。去年冬天,它们窜进了我家羊圈,咬死了二三百只羊,不吃肉,只喝血。好在你今天拿着根木棍,不然后果就可怕了。一般情况下,它们也不刻意与人为敌,除非……
   阿依古丽好像想起了什么,瞪大眼睛不说话了。
   杨渃疑惑地:除非什么?
   阿依古丽蹬蹬上马,伸手给杨渃:(急促地)快,上来!
   杨渃坐在了阿依古丽鞍后。
   阿依古丽扬鞭,马往回走。
   杨渃紧搂阿依古丽腰部,脸贴在阿依古丽背上,场面温馨。
  
   10.阿依古丽家的帐篷前。日,外。
   阿依古丽从帐篷内拿杆猎枪出来。
   杨渃惊愕:阿依古丽,你要干嘛?
   阿依古丽语气坚定:刚才你一定是走近了狼窝,它的窝就在那附近,我去灭了它。
   杨渃:你……
   阿依古丽把猎枪背在肩上,转身去羊圈抱了只羊羔,跨蹬上马。
   杨渃:你一个女孩家行吗?
   阿依古丽微笑:你在这等我。
   阿依古打马而去杨渃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迟疑了一会,快步追去。
  
   11.山窝草滩。日,外。
   “砰”,枪响声。
   杨渃气喘吁吁地爬上山坡。
   传来阿依古丽凄厉的哭声。
   杨渃飞快下坡。
   乱石堆旁。阿依古丽蹲在地上哭,旁边躺着一只狼,还有猎枪。羊羔“咩咩”地叫。
   杨渃惊异:阿依古丽,怎么了?
   阿依古丽还是哭。
   杨渃:你说话呀,到底怎么了?
   阿依古丽抬头揉眼,指了指前方。
   一个小狼崽子在贼头贼脑地往这张望。
   杨渃惊吓:阿依古丽,快,打死它!
   阿依古丽:不行啊!狼娃子没有吃过羊,不算是恶狼,我如果把它打死了,胡达(主)都不会高兴的。
   杨渃:那你哭什么呀?
   阿依古丽悲伤地:我打死了它妈妈,没谁照顾它了,它会饿死的。开枪的时候我不知道它有狼娃子。呜呜……
   杨渃:没事的,不是还有狼爸爸吗?它会照顾它的。
   阿依古丽:呜呜……
   杨渃:我们快走吧,万一引来了狼群,就麻烦了。
   阿依古丽:要走你走!呜呜……
   杨渃:……
   杨渃望望天,看看阿依古丽,又望望小狼崽,摇了摇头。
   片刻后,杨渃:别哭了,我们回去吧!时间长了,我们在这真的很危险。
   阿依古丽揉揉眼,极不情愿地站起来,捡枪,抱羊羔,两人上马,一步三回头。
   途中哈沙骑马过来。
   哈沙惊讶带妒意:阿依古丽,刚才我去你们帐篷了,没人。你们这是干什么去了?
   阿依古丽红着眼,头也不抬。双脚抖动马肚子,驶过。
   哈沙狠狠地望着他们的背影,两眼血红,打马飞奔。
  
   12.井口休息室。日,内。
   工友甲:你们听说了吗?杨渃采蘑菇遇到狼了?
   工友乙:真的啊?
   工友丙:我也听说这事了,据说是个哈萨丫头救了他。两个人共骑一匹马,搂搂抱抱回来的。
   工友丁:啧啧!这小子还真有艳福。
   工友甲:我还真见过那个丫头,白白净净的,长得很漂亮,经常到咱们商店买东西。有一次我还看到她给了杨渃一包东西。
   工友乙:杨渃交桃花运了,论说起来只能做朋友,谈婚论嫁好像不可能。
   工友丙:有什么不可能?不是一个民族通婚的,不是多了去了?!
   工友丁:(唱)花花世界,鸳鸯蝴蝶……
   方娟拉开门从隔壁出来,板着脸厉声说:领导天天让你们讲安全,留点精神去井下注意安全多好,在这胡咧咧什么?
   “砰”返回隔壁,用力关门。
   工友甲懵:方娟这是怎么了?没见过她发过脾气啊?
   工友乙:……
   工友丙:人家半个老乡,我们说多了,她吃味。
   工友丁:嘘……
  
   13.井口矿灯房。日,内。
   方娟:杨渃,别人家都在风言风语地说你,注意点影响。
   杨渃:他们说什么?
   方娟:你自己的事,你心里清楚。
   杨渃:(疑惑)我没做什么呀?
   方娟:没什么就好。回去洗完澡到商店来吧,我给你做过油肉拌面。
   杨渃:……
  
   14.矿部会议室。夜,内。
   干部会。
   徐矿长:今天上午,厂部开了专门会议,要求节俭成本,精简人员,实行优化组合。被优化到的继续上班,编外的正式工在家待岗,按市里条文按月发放生活保障金,临时工就结算工资,立马辞退。希望各工段做好本段的人员安排,三天后报送到矿部办公室……
  
   15.回采工段办公室。日,内。
   陈辉满脸推笑:(殷勤地)方娟,快请坐,我给你倒水。
   方娟冰冷地:不用了。
   陈辉:在井口人多嘴杂,本来想给你多做些交流,确实不太方便。难得能单独见到你,你坐下来,我们好好聊聊。
   方娟:我们有什么好聊的吗?
   陈辉:有啊,你不感觉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之处,属于很有缘分的那种吗?对你的感情,我是相当深厚的。希望我们都能够珍惜彼此。
   方娟:谢谢陈大工段长的抬爱!我有点受宠若惊。这是办公场所,希望你说话多注意自己的形象。我今天来,不是找你谈情说爱的,我是来找你请教个问题。
   陈辉:什么问题啊?说吧。

【编者按】这部电影如果能够搬上荧幕,一定是很受观众喜爱的。剧本围绕待业青年杨诺在天山煤矿打工爱情奇遇而展开情节,依次展现了阿依古丽、方娟对杨诺的爱恋和陈辉、哈沙对杨诺的仇视等可感可观的电影情节。剧本对阿依古丽、方娟、杨诺、周健、陈辉、哈沙、阿依古丽的老爸老妈和汪阿姨等人的形象刻画尤其成功,故事情节也有着很强的代入感。值得一读,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20-04-29 09:43:05
  一个引人入胜的电影剧本。欣赏了,问候刘瑞东老师。感谢赐稿看点,看点有您更加精彩!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刘瑞东        2020-04-29 12:00:12
  谢谢武戈老师的点评!
回复1 楼        文友:刘瑞东        2020-04-29 12:00:31
  谢谢武戈老师的点评!
2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20-04-29 15:55:44
  剧本比原小说丰富了许多,情节设置更加合理,人物表现更加丰满。是一部好剧本。问好作者。
只留阳光
共 2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极云福彩 旺彩福彩 顶级福彩 玛雅福彩 幸运飞艇投注网址 恒图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官网 彩城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极云福彩 旺彩福彩 顶级福彩 玛雅福彩 幸运飞艇投注网址 恒图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官网 彩城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