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桐花雨 (短篇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桐花雨 (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桐花雨 (短篇小说)


作者:山魔 童生,683.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150发表时间:2019-09-27 17:03:24

【流年】桐花雨 (短篇小说)
   入冬了,田里没有农活,新柳在门外的空地挖了一个小窑,把白菜、地瓜、土豆和萝卜存进去。她站在镜子前,看看自己因为长期喝药,肤色就像立秋的茄子。不过,前几天她去县城,复兴路的张顺河大夫说,再喝两副药,就能顺利当妈妈了。都是王挡水的功劳,摆置了才几天就有了效果。她买了一包煮饼,带着两样水果,悄悄到北崖下边祭拜了老鬼。趁着还没有上冻,阳光不温不火,踩着木凳把北房的玻璃擦了一遍,抱出两条被子晾在衣绳上。突然听到陈平凡在隔壁说话,她的心紧张地跳了。男人在外面有了女人,她不是没有感觉。但陈平凡回来了,村子里就有了小的骚动。村里要修那条血管似的路,陈平凡当村长的呼声越来越高。陈平凡是谁,是她的男人。不回家也是,在外面有女人也是。她从木凳上下来,准备挖一碗浆水菜,给他做一碗手擀面。
   陈平凡没有一支烟的功夫就进了院子,窗户里已经飘出了浆水菜的酸香。他走上二楼,电表一季度走了2800度。冬季发电量小,陈平凡踩着梯子清扫了一遍发电板,新柳早把热腾腾的面端上茶几,给他舀了一勺油泼辣子。
   那顿饭陈平凡吃得很快,新柳两次抬起头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陈平凡端起盆喝面汤的时候,她才小心地问了“晚上回家吗?”她想重复张大夫的话,陈平凡抹了一把嘴已经发动了车。
   进入冬天,县城要拓宽桥北大街,陈平凡有个战友的二叔把这个工程揽了下来。我们桐村年年卧冬的汉子一个个坐不住了,他们脖子里围着婆姨们亲手织的毛围巾,戴着皮手套,跟着陈平凡参与到这项工程,挖掉隔离带的植被和挪移电线杆子,活跃在正在开挖的桥北大街。有几个婆姨也不甘寂寞,缠着陈平凡也去了工地。
   村子里清净了不少。新柳的哥哥新泉值夜班回到家,吃着一碗酸菜片片,舀了一勺油泼辣子,打着饱嗝斜靠在被子上。我母亲盘腿坐在新柳嫂子彭娟的炕席上,剥着一蓝子花生。河滩里都是细绵的沙土,开春就能下种。她把想好的话在肚子里捋了一遍,到了嘴边还是说不顺溜,但新泉听明白了。陈平凡有了女人,我母亲这是做说客啊。
   彭娟学着电视里的演员的样子,弯腰对着小圆镜画了个眉毛,一听我母亲的话,马上就挺直了腰:“婶子,这话可不能这么讲。陈平凡是好人,我们也不说他孬。但我们家对他,那可是救命之恩哪!陈平凡妈脑溢血,谁在跟前端屎端尿的?现在陈平凡有了小三,不能忘了我们新柳,这可是他妈定下的婚事。人不能这么没良心吧。”
   “凡娃没有忘记你家的恩情。可他一个冒腾腾的汉子,没有孩子,两人又不上一句话。这也不是个事儿呀。”
   “两人愿意过就过,不愿意过我们把新柳接回来。”新泉闷头说了一句。马上就被彭娟打断了。
   你说的屁话,陈平凡在外面有女人。整天不回家,新柳的病已经好了,不试怎么知道怀不上?实在不行抱上一个。”
   “现在有个现成的娃吗?人家女孩子不能把孩子生在娘家,咱也不忍心看着凡娃好不容易有个娃给打了,是吧!”
   我母亲的快嘴功夫是无敌的。新泉两口子坐在炕上剥着花生,生是挤不出一句话。村子里婆姨和汉子围着陈平凡,他家不能就这么和陈平凡掰了,可是要是把那个女人好不容易怀上的娃给打了,这全村人不依,陈平凡非恨死不可。弄不好,新泉那个三险一金的锅炉也烧不得了。千怪万怪,都怪新柳的肚子不争气,喝了几年中药都不管用。新柳的嫂子在肚子里骂着全天下都没有好医生,骂着新泉像个活死人不给妹子做主。只有她豁出去了。
   “婶子,新柳伺候了婆婆,伺候男人。在他们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们有个条件。陈平凡可以把那女人接到家里生孩子。但新柳不离婚,更不离家。”
   刚开过年,花生还没有种上。桐村疙瘩就下了一层薄雨,泡桐花像紫色的云霞,一串一串地摇曳,村里弥漫着浓浓的香气。偶尔一阵小风,泡桐花就啵啵地掉在地上,非常响亮,地上铺满了紫色的花衣。我们桐村疙瘩的婆姨把巧手剪出来的喜字贴在陈平凡的大门口,脸上铺垫满春天的景儿,端着摆满花生红枣的喜盆,走过铺满红毯的院子,在陈平凡西边的屋子里张罗。我母亲搀扶着大着肚子的小珍走进来,彭娟在一边举着花伞。小珍扶着肚子,踩着云朵一样悠悠地走,两边的人群还在喊“慢一点,再慢一点。”
   那天我们桐村疙瘩的婆姨汉子,都歇工了。众人吃了午席,在红色的遮阳棚下面玩起了扑克牌。那些猴屁股抹了蒜的女人端着瓜子在院子里穿梭。下午的时候,久旱的黄土高原又迎来了第一场像样的雨,雨点和湿漉漉的桐花在遮阳棚顶啪嗒啪嗒地坠落。有几朵绕过顶棚,跌落在人们的脚边。
   “新柳不见了。”
   最先发现新东边屋子里空着的是彭娟,她不敢高声喧嚷。在这个场合,扯着这个婆姨的胳膊,凑近另一个婆姨的脸问“看见新柳了吗?”“新柳去哪儿了?”
   有人说,昨天看见她在黄河滩里转了一圈。还有人说昨晚看见她沿着那条血管一样的路走了。

共 6817 字 2 页 幸运飞艇注册上一页12
转到
【编者按】用一种唠家常的叙述方式讲述了桐村的变迁,以及变迁中人们的思想观念变化,尤其是先富起来的人的思想情感变化。小说明线暗线清晰,双线并进。明线就是男主人公陈平凡和他婆娘新柳的名存实亡的夫妻生活。陈平凡脑子活络,办法多,揽工程,给人找活路,赚了很多钱,富了。村里的人由此十分巴结他,包括我母亲,更莫说那些屁股上摸了蒜的猴子般的婆姨。同为女人,竟然以新柳不会生孩子为由同情她的丈夫陈平凡,包括新柳的嫂子,默许陈平凡婚中出轨,在外养了小三怀了孩子。这些乡间乡村在发展大潮中金钱为上的拜金主义影响下,很多人思想扭曲,抛弃了人性里的善良,毁灭了美好而不知,同时,农村女人作为弱势群体经济依附男人从而造成了对男人的唯命是从,甚至无知,导致失去了自我独立人格。这就是本文的暗线。小说娓娓道来,结局是悲剧的,小说并未对人物褒贬,而是让读者去体悟,去思考。另外,小说叙事很有亮点,客观冷静,注重人物的对比和刻画,人性多维的挖掘,实为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3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928001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9-27 17:05:30
  小说富有特色,叙事、语言、留白皆可圈可点。
回复1 楼        文友:山魔        2019-09-27 20:27:00
  老师,你的编者按太厉害了,太强大了。把我的写作欲望点燃了。你咋啥都能看出来呢?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9-27 17:09:31
  农村题材,烟火味儿浓郁,描写到当下发展中女性的不易和弱势,也有愚昧……
   新柳选择出走或者命亡,都是一种逃避,缺乏反抗,所以成了悲剧。
3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9-10-03 19:24:5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4 楼        文友:康心        2019-10-04 12:52:44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枷锁.新柳离开家牢未必不是好事.
用文字记录人生的轨迹,修一条心心相通的小径
共 4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幸运飞艇注册 经纬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酷睿福彩 唐龙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环球一号福彩 热购福彩 雅彩福彩 多宝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 经纬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酷睿福彩 唐龙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环球一号福彩 热购福彩 雅彩福彩 多宝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