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暖】儿子(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暖】儿子(小说)

编辑推荐 【晓荷·暖】儿子(小说)


作者:千骑卷平冈 白丁,28.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17发表时间:2020-05-13 09:33:59


   一
   许老三看着躺在沙发上玩游戏的儿子,默默地叹了口气,起身去做午饭了。
   儿子今年大约28了,一直没做过正经工作,每天不是在家玩手机游戏就是去网吧玩网络游戏,没有一刻钟是在想着赚钱的。
   许老三的老婆死了快三十年了,家里就剩下他和儿子,儿子不出去赚钱,许老三老了,干不动了。两人就靠着许老三每个月1800的退休金生活。
   儿子不但不去赚钱,而且家里的活也从来不干。不做菜,不买菜,不洗衣服,什么都等着老爸干。他每天做的事就是打游戏,或者嚼着槟榔打游戏,要不就着泡一杯茶在旁边,再嚼着槟榔打游戏。
   许老三妹妹家距离他住的地方只有两里路。有时候,他心情实在烦闷时,也会去妹妹家坐一坐。妹妹对他还是好,留他吃饭,有时候看他实在没钱,也会塞点钱给他。妹夫却最看不起他,看见他进门,眼角一瞟,也不招呼,也不泡茶,继续在手机上下象棋。
   只有他和妹妹两人时,许老三就会跟妹妹诉苦。儿子实在太不争气了,每天什么事都不做,吃饭时,菜还不能太差,一餐没有肉,就摔脸色,脾气也不好,说他两句,就离家出走。开口就是要钱,不给就摔盘,实在是太恼火了。
   妹妹给他出主意,说就不要给钱,他没钱用,自然要出去赚,不然,槟榔都买不起。
   听了妹妹的话,许老三深以为然。
   那天,正是除夕的下午。天空灰蒙蒙的,鹅毛大雪从天而降,一下子就把这个城市裏在白色的世界中。
   妹妹怕哥哥家里没准备菜过年,就拿了一些腊肉、腊鱼、腊鸡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踩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来到哥哥家。
   哥哥家没有开电炉,冷得像冰窖一样。侄儿正在找哥哥要钱,哥哥拿不出来,侄儿的脸阴沉得像外面的天空一样。
   看着哥哥冷得抖成一团,脸上却是气得通红,妹妹不忍落,就对侄儿说:“小峰,你爸爸没钱,你别这样对他,你也这么大了,可以出去赚钱了。”
   “关你屁事!”侄儿的眼睛里全是血丝,像一头恶狼一样盯着妹妹,恶狠狠地说。
   “你是怎么和小姑说话的!”许老三呵斥了儿子一句。
   儿子一言不发,就开始脱衣服,他把棉袄脱下来,狠狠地砸在地上,因为用力过度,地板上的灰尘都扬了起来。
   他又把秋衣脱了,扔在地上。接着把裤子、秋裤全都脱光,剩下一条内裤还挂在身上。他光着身子,趿拉着一双拖鞋,站在外面的雪地里。寒风吹过,那败家子似乎在抖索着。一会儿,附近的邻居发现了这幕“西洋景”,都聚在一起看戏,时不时指指点点一下。
   许老三和妹妹面面相觑,绝没有想到这个败家子会用“苦肉计”。依妹妹的想法,这时候锁了门出去,让这小子自个儿站在雪地里,他站着无趣了,自然会回来穿衣服。但这话不能说出口,哥哥可是很心疼这混小子的。
   最终屈服的还是许老三,他从妹妹那里拿了两百块钱给了儿子。儿子接了钱,穿上衣服,一溜烟出去了。围观的人见好戏结束,也就渐渐散了。
   屋内,妹妹将电烤炉打开,这个冰冷的家终于有了一丝活气。
   许老三捂着脸,无声地哭泣。
   “我是做了什么孽,老天爷要这样对我?”许老三已经没有眼泪了,只剩下干嚎。
   “哥哥,我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就是现世报。”
   许老三听了妹妹的话,哭得更伤心了。良久,他将手向火炉靠紧了一点,两只手互相摩搓,他对妹妹说:“现在也没有法子了,只能随他折腾。”
   外面渐渐暗了下来,两个老人烤着火,满脸黯然。
  
   二
  
   开春之后,社区工作人员上门,问许小峰愿不愿意去皮鞋厂做事,每个月保底工资3000,多做多得,勤快的可以拿到万多。许老三也想去,但皮鞋厂只招收25岁到35岁的青年男性,他太老了。许老三叹口气,这个世界已经完全抛弃他了。
   许小峰可不想去受流水线那份罪,呆在家里打打游戏多舒服。但父亲还是帮他报了名,又是好言相劝,又是危言耸听,最后更是以死相逼,他才不情不愿地去工厂打工了。
   自从儿子出去做事了,许老三觉得自己又神清气爽了,仿佛回到少年时代,他爱串门了,去妹妹家的次数也多了,也不怎么害怕妹夫的脸色了。
   有一天中午,许老三刚吃完饭,正准备锁上门去外面逛逛,天气有些阴沉,他拿了一把伞在手中。忽然,儿子带着一个陌生人回家了。
   陌生人大约五十来岁,梳着大背头,有些胖,脸上有点肥肉,腆着肚子,站在他家门口,死死地盯着许老三,那眼神像两道芒刺,许老三不由自主地缩了缩头。
   儿子忙给他介绍:“爸,这个我们厂的杨总,他对我很好,很看重我,他想来我家看看。”
   许老三慌忙打开门,把杨总让进门来,又是沏茶又是敬烟。
   杨总摆摆手,说“别忙活了,我们说说话吧。”
   许老三张着嘴,惊疑不定地点着头,口里不停地说着“好”。
   杨总拿出三根烟,扔给许老三一根,又给了许小峰一根,自己也叼上一根。
   许小峰非常有眼力劲,马上把杨总点燃,又给自己的父亲点火。
   烟雾缭绕中,杨总的脸色忽明忽暗,他轻轻吐出一口烟来:“老许,我今天来,就是想问你一个事。这小峰不是你亲生的吧?”
   许老三像被踩住尾巴的猫,呲牙咧嘴站起来,拿着烟的手抖成一团,他指着杨总说:“你胡咧咧啥!”
   声音尖利刺耳,像金属划过石板一样难听。
   他有些惊慌,这是个秘密,藏在他心里快三十年了,除了妹妹外,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许老三在30多岁时,老婆就因为脑出血死了,当时儿子只有12岁。那时候,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还要上班。对于儿子,他就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管。有一年暑假,儿子和几个同学去湘江河游泳,五个小孩一个也没有回来了。
   从此之后,许老三就孑然一身。他想再娶个媳妇,却一直没有合意的,转眼之间,他也就40多了。一想到老了以后,有个三病两痛,床前无人服伺,死了之后,连个烧纸的都没有,他的心就发慌。
   有一年春节,他记得是大年初三,风很大,吹得人耳朵生疼。他去乡下舅舅家拜年,骑着摩托车经过一座独栋房子时,四下里无人,只有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和几只公鸡在院里玩耍。
   许老三盯着那孩子,孩子长得白白胖胖,戴着一顶地主帽,脸嫩得能掐出水来,两只眼睛滴溜溜地转。
   那天天气很冷,呼口气都是白雾升腾。可许老三却觉得很热,他燥得把棉袄脱下来,脸上的汗像水一样往下流,一会儿功夫,头发汗水蒸腾,背心上也全是湿的。他的心脏像一面破鼓,不规则地乱响。他用手摸了一把脸,手上都是汗,他像下定决心似的,冲上去,抱住孩子,发动摩托车,冲出好远。虽然后面并没人追赶,他依然将车开得飞快,又在路上绕了几个圈,才忐忑不安地回城。
   这些年,他悉心地照顾着这个孩子,养大他,供他读书,要星星绝不给月亮,到老了,却是养了一个败家子。妹妹经常说他:捉了一只麻雀到自家仓库里吃食。
   现在,有人来讨要这只麻雀了。他的头脑乱成一团浆糊,想法成千上万涌出来,却没有一条可行。
   “你不要这么激动,我就是来和你探讨一下这个问题。”杨总深吸了一口烟,火光在暗淡的房子里一明一灭。
   “你有什么证据?”
   “我当然有,不然我也不敢上门来。”
   杨总从公交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扔给许老三。
   许老三颤抖着手接住,儿子听了他们的对话,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忍不住伸过头来看那份文件。
   那是一份亲子鉴定书,证明许小峰和杨万全是亲生父子。
   许老三把这份文件砸在地上,他像一头受伤的狼,低低地咆哮:“这不可能,这是假的,我要去告你。”
   杨总不再说话,只顾抽着烟,他甚至连眼角都不愿意再看他一眼。
   许老三的气焰像那夜空中的烟火,开始得灿烂,转瞬之间就消沉下来。
   “许老三,你是真缺德。你做出这种没天良的事来,你晚上能睡得着吗?当年你抱走了我的儿子,害了我全家,我老婆变得疯疯癫癫,我岳母觉得对不起我们,郁郁而终。这些年,为了找儿子,我办了一个又一个的厂,招收了一批又一批男工人,我终于找到了他,这是老天爷开恩呐。现在你老了,我也不想再追究你的责任,我只要小峰。”杨总终于撕下冷静的外衣,泣不成声。
   “小峰,你是我的儿子啊,你愿意和我回去吗?我有十几家厂子,只有你一个儿子,你要是愿意,那些财产都是你的。”杨总又对许小峰说。
   许小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咬牙,说:“爸,亲爸,我当然跟你走。”
   两人开着车飞驰而去,只留下车尾两道浓烟久久不散。
   许老三在后面使劲追,一边追,一边哭,一边喊:“崽呀,崽呀,我的亲崽啊。”
  
   三
  
   五年后,许老三更老了,他还住在原来的塑料一厂的宿舍楼,那栋房子更旧了,墙皮都掉下来了,木制的窗户也朽了,风一吹,随时要掉下来。
   那天是十一月初八,许老三七十岁生日,他摇摇晃晃走出家门,风一吹,他满头斑白的头发像冬天的枯草一样摇摆。他更老了,腰也直不起来了,眼睛也看不大清,医生说是“玻璃体混浊”。他佝偻着腰,抬头看看天,天空灰蒙蒙的,一只黄鸡蛋一样的太阳在云层中翻滚了几下,终于是看不见了。
   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站在他面前。这个人很瘦,只剩下一点皮包着几根骨头,骷髅一般。骷髅人朝他低低地喊了一声“爸。”
   许老三抬起浑浊的眼睛,盯了半晌,惊喜地说:“是小峰回来了。”
   许小峰回到杨万全家里,他的亲妈已经死去多年。杨万全又娶了个新老婆,结婚才一年。
   后妈见来了一个争家产的,满脸不高兴。许小峰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人针尖对麦芒,闹得家里不得安宁。
   一年后,后妈生了一个儿子,杨万全的重心又转移到这个孩子身上了。对许小峰,也只给点钱,其他的,他没时间也没有心情去管。在这种压抑的家庭里,许小峰结识了一些狐朋狗友,慢慢地开始品尝到一种叫“冰毒”的东西,这种东西让他欲幻欲醉。杨万全发现时,他已经用上了注射器。杨万全像赶狗一样将他赶出了家门。他无处可去,只得又来这个他五年未曾踏步的地方。
   “还是这里舒服!”许小峰躺在沙发上,美美地挺了一下腰,然后从带来的包里拿出一支注射器,就朝自己的胳膊扎过去……
  

共 3782 字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编者按】一部好的作品里,人物的人性都是具有复杂性的,尤其给人印象深刻的是许老三。小说前半部分,给人的感觉许老三真的是一位老父亲,他如此纵容和溺爱着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许小峰,真的给人有那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悲惨,给读者无限的怜悯与同情。可是后文故事发生了逆转,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许小峰居然是许老三偷抱回来的,因为孩子许小峰的丢失,亲生父母那边家庭支离破碎受到严重的打击和伤害,而这边的许老三原本以为辛辛苦苦养大许小峰是为了防老,结果却是养了一个稀泥扶不上墙的败家子,故事的结尾也耐人寻味,许小峰离开许老三了是对许老三的做错事的惩罚,而那边的亲生父亲找回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到底是祸是福呢?耐人寻味啊……小说直击人心,彰显人性,给人警示和启迪。佳作推荐赏阅。【编辑:叶华君】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华君        2020-05-13 09:36:32
  整体来说这部作品还是非常不错的,小编也喜欢。作品有故事性有警示性令人触怀,感谢作者带来的精彩,创作辛苦了!奉上一杯香茶。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2 楼        文友:雷开艳晨曦        2020-05-13 14:31:09
  好文,人性是复杂的,读来令人唏嘘不已
共 2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千金成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恒发福彩 明发福彩 快彩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 大富贵福彩 恒发福彩 环球一号福彩 彩牛福彩

千金成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恒发福彩 明发福彩 快彩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 大富贵福彩 恒发福彩 环球一号福彩 彩牛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