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情】用我一生去爱你(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山河如画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山河●情】用我一生去爱你(小说)

精品 【山河●情】用我一生去爱你(小说)


作者:南山有竹 白丁,55.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02发表时间:2020-05-13 08:45:53
摘要:谨以此文怀念那些知青和那时候的感情。


   一
   一枝枯红豆,一阵寒风,一条小路,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缓慢地走在山间小路上。两颗干酸枣在枝头独自红艳艳的,在寒风中发出“莎莎”的响,寒风轻微地吹拂着。
   刘青牵着小欣的小手,沿着熟悉的小路,往坡上走。路不太平,小欣走得不舒服,嘟囔:“叔叔,还有多远呀?”
   刘青停下来,微笑地着看小欣:“小欣,马上就到了,来,让叔叔背着你走。”
   小欣摇摇头:“我自己走。”
   刘青走到知青点的小屋,屋子年久失修,挂着几把锈迹斑斑的锁子,门前空旷的空地,堆起几个麦垛子,院子破败不堪。
   恍惚中,刘青看见黑芝梅和她的同伴笑咯咯地跑过去了……他精神一震,眼光跟过去再看,却啥也没看见。他回头一想,就颓然了。她已经死了。还是他送她走的最后一程嘛。
   他转身一想,人呀,到底来世上一趟做什么?又能干些什么?能抓住些什么?黑芝梅还这么年轻,这么鲜活,不也说没就没了嘛。
   “叔叔,我饿了。”
   他蹲下去,摸摸小欣的头,安慰说:“叔叔一会儿带你吃东西。”
   “嗯。”
   刘青似乎听见黑芝梅她们几个“咯咯咯”嬉笑打闹的声音。又看见她们年轻活泼的身影。
   刘青带着小欣一前一后沿着崎岖的上山道路,就到了饲养场。饲养场已经新盖成三间瓦房,占据了过去刘青住的小屋,一个小女孩看着刘青对着她家的屋子发呆,拉出了一个年轻的女人,看年龄应该是小女孩的母亲。女人问:“你找谁?”
   “我不找谁,过去我在这里养过牛。”
   “哦,哦,你是这里的知青吧?”
   刘青点了点头,算作回答。女人进屋了一会儿,又出来招呼:“我家男人出山了,没在家。要不就请你到家里坐会儿。”
   刘青笑了笑,“不用,我看看就走。”
   小欣看上小女孩手里拿出的一个葫芦,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睫毛长长的,刘青好像又看见了黑芝梅的眼睛。
   那个小女孩就往小欣身边凑。刘青没有阻止,孩子总是友好的。一会儿功夫,葫芦就到了小欣的手里。女人看两个孩子玩在一起,就进门端出一个盛云豆的簸萁,顺手给刘青一个板凳,女人就近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和刘青聊起了闲话。刘青问:“张汉生队长还活着吗?”
   “你说的老村长,死了一年了。就埋在你上山的那个疙瘩湾里,就是湾里那一座新坟。他儿子张军常年也不回来,没人经管。”
   “那个水生呢?还好着吧?”
   “水生的儿子去了广州没回来。他媳妇前年癌症去世了,水生现在一个人,就住在那,对就那个白房子里。”
   “那我去看看他。”刘青说着就起身,拉着小欣走。小欣才恋恋不舍地松开那个葫芦。
  
   二
   刘青顺着女人指的方向,去看水生。水生的房子,是老式的土墙房子,院子有些破败。刘青刚走到院里,就听见“哦,咳咳”的声音传来,刘青问:“水生在吗?”
   “谁呀?哦,咳咳……”刘青带着小欣都走到门口了,才看见一个老头,趴在床上,咳嗽不止。刘青走过去,想给水生倒杯水,壶都是干的,只得放弃。刘青站在水生的身边,关切地问:“你这样咳嗽可不行,恐怕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水生懒懒地抬起头,仔细端详半天,还是没想出来,问道:“你是?”
   “我是刘青啊,当年的知青,放牛的那个。”
   水生又眯起眼睛,仔细瞅了半天。“嗷,嗷,嗷,是的,你还是这么年轻哦。”
   “不行了。我也老了。”
   这个时候,小欣叫:“我要喝水。”
   水生望着小欣,问:“你女儿?”
   “不是,黑芝梅的女儿,你还记得黑芝梅不?”
   水生又眯起眼睛想了一会儿,“记得嘛。那个漂亮女娃子,嫁给张汉生儿子了。”
   “对呀。”
   水生说着起身去烧水,刘青本来想阻止他点火。可一想是小欣渴了,就没有开口阻止。锅里传来“呿呿”的响声时,刘青对着小欣笑了一下,“水马上就好了。”
   小欣怯怯地往刘青背后站了站,没说话。
   刘青想起来,问:“听说,王荷芳后来一直没有回城,留了下来?”
   “嗯。开始两口子闹,闹离婚,闹回城。后来把她公公闹得心烦意乱,发誓送她走。临了,她自己又不回去了。”
   “她还好吧?”
   “好着呢。”
   “我一会儿去看看她。”
   “你从这条路转过去,看见一棵大柳树,就是她家了。”
   “嗯。”
   水开了,小欣皱着眉头,喝了几口水,小声嘀咕:“水是咸的。”再也不喝了。
   刘青带着小欣往大柳树而去。在大柳树边上,有四间房子,刘青想就是这就是王荷芳家无疑了。就往门口走,又怕有狗,转身拉过小欣。问:“家里有人吗?王荷芳在吗?”
   一个老头站在门口,不太友好地问:“谁找王荷芳?”
   刘青闪身出来“我,刘青。”
   说着一个女人就出现在门口,端详着刘青,“你是刘青?我是王荷芳呀。”
   “哦,你好。你好。我来看看你。”
   “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么多年了,没人记得我。只有刚开始那几年,还有一起的女知青回来看过我。后来,逐渐就见不到人了。”
   刘青看着王荷芳过早苍老的容颜,岁月早已经把她侵蚀成一个干瘪老女人了。刘青仔细搜索年轻时王荷芳的模样,那个水灵灵的大姑娘模样,在眼前人的身上已经荡然无存了。
   刘青回头招呼老头:“大哥好。我是原来的知青,那个放牛的,刘青。”
   老头想了半天,才舒展眉头。“哦,哦。记得,记得。感谢你还记得她!”
   然后转头对王荷芳吩咐:“当家的,要留刘青在咱家吃饭。这么多年,再也没人来看过你了。”
   王荷芳似乎也有点激动。“好的。我这就去煮饭。”
   刘青问:“师傅,你贵姓?”
   “姓沈。叫沈世才。”
   刘青问沈世才:“沈师傅,咱村现在都搞什么农业科技项目了?”
   “前些年,村里号召大家种桔子,现在家家户户都有桔子树呢。”
   “你们城里,听说,搞房改,自己要掏钱买房呢,是吗?”
   “是的。很多人抵触房改呢。”
   ……
   柳树上的知了“吱吱,把你掐死。吱吱,把你掐死。”地鸣叫,刘青一下就想到黑芝梅发明的“把你掐死”,又想起黑芝梅说这话时的调皮样子。
   说话工夫,王荷芳端着两个大碗出来了,热情地招呼:“没啥好东西可招待你。就尝尝咱农家土豆米饭,快来吃。快来吃。”
   刘青回应:“好着呢。你也一起吃嘛。”
   “我去给小姑娘弄一碗。”转身又进了厨房。刘青和沈世才一人一碗,沈世才端起碗。沅陵农村人吃相不能看,稀里呼噜的。显得刘青吃饭就很文雅。王荷芳又端出两小碗,一碗递给小欣,一碗给自己。小欣许是饿了,吃得香着呢。还表扬:“阿姨,你做的饭,真好吃。”
   “看咱小姑娘会说话滴。好吃就多吃一碗。”
   吃完饭,刘青要走,王荷芳想留刘青,想了想问:“你这次来,是要办什么事吗?”
   “我要调回哈尔滨了,再来知青点看看,和这里的人和事道个别。”
   “这是你的女儿?”
   “不是,是黑芝梅的女儿,黑芝梅得病去世了。”
   “啊?黑芝梅去世了?好可惜哦!”
   “是啊!人生无常啊!”
   “那她咋把女儿托付给你?你将来成家怎么办?”
   “谁还能想那么多?走一步算一步吧。”
   ……
  
   三
   刘青说完,一时百感交集。他想起和黑芝梅年轻的感情。坐在那里沉思起来,王荷芳看他这样,转身去忙了。
   队里安排刘青帮助伺养场的老刘头给牛割草,这活比较自由一些。他每天不用赶着点去上工,赶着点下工。知青点的人都上工走了以后,刘青背着背篓,拿着刀,才上山。有时老刘头和他一起,老刘头一辈子也没娶亲,属于孤老头子,性格怪癖,老刘头只有一只眼睛看得见,他喜欢盯着人看,像是要看透人的五脏六腑似的。说话说得急了就咳嗽。就像黑芝梅第一次来伺养场找刘青,她走了以后,老刘头就唠叨一句:“养不熟的鸭子”。刘青不明白,以为他感叹别的事呢,黑芝梅走后,他才唠叨:“你小子也不撒泡尿照照,那女子是你能掌握得住的吗?不知天高地厚。唉……”话音刚落,就“咳__咳__”起来。
   那年队里收麦子,黑芝梅和几个女知青往队里背麦子。快天黑了,还没有背完。黑芝梅背起一捆,刚走了没有几步,捆子从背上滑下去,掉在地上散了。黑芝梅一屁股坐在麦子上哭起来。同行的杨晓月停下来,陪着她。安慰她:“黑芝梅,你快起来,重新捆了,咱们一起走。你在这哭,难不成有谁能来救你?”黑芝梅越想越伤心。本来,她可以不用来这鬼不下蛋的地方下乡。可是在上海市西城区街道办,继母护着她自己的女儿,把黑芝梅推出来,她看了一眼老实巴交的父亲,一脸为难的神情。她牙一横,就到湖南这山旮旯里来了。
   平时做个普通劳动,也难不住她。她跟着大家一起出工,一起吃饭,不再看继母的脸色,感觉舒畅多了。尤其是她长得眉眼大方,细皮嫩肉,知青点的男知青有事没事都喜欢找她聊天。她感觉像换了一个天地一样。觉得自己像一只冲出笼子的鸟儿一样,在广阔的天地间,自由自在地飞翔。
   到了秋收,每个知青都忙着收割自己的麦子,谁也顾不上谁,黑芝梅体弱的小身板,就显得力不从心。
   正在她哭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刘青不知不觉地走到她的身边,帮她把麦子捆重新捆好,又把另一捆也捆了,拿起叉子,一边插一捆,担起就走。黑芝梅才爬起来跟着走了。
   后来,黑芝梅有事没事就爱去伺养场找刘青。刘青给她讲他老家那地方,土地辽阔,种地不叫亩,叫垧,一晌地相当于十五亩。他家那地方冬天那叫一个冷,上厕所要拿个棍,上完厕所,用棍把冰柱敲掉,否则把屁股就冻住了。把黑芝梅听了,笑得前仰后合……她总是不信,调皮地说:“你胡说!”
   刘青无辜地解释:“我们那冬天零下三十几度,上厕所可不是滴水成冰嘛。”
   “那也没有那么夸张吧?需要拿个棍。”
   有时候有月亮的晚上,黑芝梅和刘青坐在伺养场旁边的大柳树下,依偎在一起,憧憬他们以后的新生活……微风吹来,柳丝来回摆动,皎洁的月光撒下一地银辉,景物朦朦胧胧的,黑芝梅的心都醉了。她闭着眼睛在刘青怀里遐思,如果就这样过一辈子,那该多好。忽然下起了雨,一下惊醒了刘青和黑芝梅的梦,他俩惊慌失措地跑回到伺养场,两人都成了落汤鸡,衣服全淋湿了,都贴在身上。刘青看着黑芝梅凹凸有致的身体,眼里就有了火星。他一把抱住黑芝梅,就亲住了她。黑芝梅立即被亲得七荤八素,摸不着北。当刘青伸向她腰际的手继续探索时,她一把抓住了刘青的手,并迅速反应过来,立即推开了刘青。并转身红着脸跑回了女知青点。
  
   四
   老刘头一直反对刘青和黑芝梅来往,黑芝梅来伺养场,老刘头的咳嗽声就没断过,那次黑芝梅下雨天来找刘青。老刘头直接挡住她,问:“张书记内定你是他家儿媳妇,你胳膊能拧过大腿?你来找刘青,害了你,也害了刘青。”他说完就盯着远方,似乎远方有什么答案一样。老刘头的眼前浮现一幅画:黑芝梅一路笑着走过去,张汉生站在院墙内追着黑芝梅看着,黑芝梅都转过墙头了,张汉生还在出神地看……嘴里叨叨:“这和张军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老刘头正走在小路上,他把张汉生看的,说的,尽收眼底,明明白白。他当然不能容忍自己的徒弟刘青到时候着了别人的道。
   所以,他反对黑芝梅找刘青。更厌弃刘青惦记黑芝梅。这两个年轻人对他的反对,一点儿也不理解。
   黑芝梅还嘴硬:“老刘头,张书记只让张军和我互相帮助,并没有让我们处对象。你把事情想复杂了。哼!”
   老刘头慢悠悠地说:“你还别嘴硬。等你活到我这个岁数,你就成人精了。”
   后来,张军就经常来知青点找黑芝梅,黑芝梅也没当回事儿,还是如常来找刘青。
   直到某个初秋的黄昏,黑芝梅踉踉跄跄地来伺养场找刘青,她当时脸色潮红,身体滚烫,衣衫不整。把刘青吓坏了。当时就要送她去卫生院。她抱住刘青,八爪鱼一样黏住刘青,嘴里就含糊不清,意识模糊。刘青脑子一震,身体的某个部位被唤醒。刘青坚持住,叫她:“黑芝梅,你还好吗?你知道我是谁?”
   黑芝梅努力睁大红色的眼睛,在刘青脸上瞅了半天,呢喃着说:“刘青,要了我。我是你的……”
   刘青知道他和黑芝梅早晚会是夫妻,但绝不是在这种状况下。当时的情况,容不得他细想。何况他也是个热血男儿,怀里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他抱起黑芝梅,把她放在床上,黑芝梅就像八爪鱼一样贴在他身上。他的意识全面决堤……
   第二天天没亮,老刘头就低着嗓子叫:“刘青,你赶紧起来,跟我去接生,一头母牛要生了。快!快!快!”
   刘青一听,翻身下床。找到自己的衣服,胡乱穿上。把黑芝梅的衣服随手扔给她,黑芝梅也被惊醒,也赶紧穿起来。
   刘青和老刘头刚进牛圈,老刘头就狠劲打了刘青的头一下:“你呀你呀,真是做什么事之前动动脑子,黑芝梅是您动得起的?您乖乖在这里看着母牛下牛犊……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共 15698 字 4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34
转到
【编者按】《用我一生去爱你》是一篇写知青爱情的小说。南山有竹老师沉淀知青岁月,写了这篇知青的苦于乐,淳朴与厚重,单纯与算计并存的小说,回味那段知青岁月。小说用两条线平行描写,一条线是刘青带着小欣回哈尔滨,以及种种际遇。另一条线刘青的回忆,顺叙是黑芝梅和刘青相爱,却遭遇村长刘汉生的算计,把黑芝梅嫁给他儿子张军,并利用张军干爹的关系送张军去上工农兵大学。黑芝梅为了刘青能够返城,毅然同意嫁给张军。刘青返城,六年后才遇到黑芝梅,黑芝梅的丈夫张军在厂里值班,因公牺牲了。黑芝梅消沉下来。刘青陪着黑芝梅走过苦难的岁月,在公派去学习期间,黑芝梅得了绝症。在他返回时,又照顾病重的黑芝梅,尽到了一个好爱人的义务,还接受黑芝梅的临终托孤,带着黑芝梅的女儿小欣,返回哈尔滨。遭遇别人的歧视,带着那么大的女儿成家很困难,直到几年后,才找到塑料厂的年轻寡妇吴苏薇,和刘青挺能谈到一起。刘青结婚生子。日子才走向正规。而刘青的大妹妹为了了解小欣是不是哥哥的女儿,临走带走了哥哥和小欣的头发,趁在上海学习期间,去中国首家亲子鉴定中心做了鉴定,在取结果时,拿错了报告,误以为小欣不是大哥的女儿,在和刘青的通话中,了然大哥对黑芝梅的感情,这是一种跨越世间一切的爱,根本就不在乎小欣是不是他的女儿。而结果小欣就是他的女儿。小说构思巧妙,情节跌宕,感情真挚,描写生动,人物形象丰满立体。力荐赏读!【编辑:极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51300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极冰        2020-05-13 08:49:45
  感谢老师赐稿山河如画!o(* ̄︶ ̄*)o
极冰
2 楼        文友:极冰        2020-05-13 08:51:22
  小说写得很有技巧!两条线互相交织在一起,却不影响各自的进度!精彩!o(* ̄︶ ̄*)o
极冰
3 楼        文友:极冰        2020-05-13 08:54:04
  小说描写非常细腻生动!把刘青对黑芝梅的感情,描写得感动人心!o(* ̄︶ ̄*)o
极冰
4 楼        文友:极冰        2020-05-13 08:56:58
  人物众多,安排合理,小说表现人物生动。o(* ̄︶ ̄*)o
极冰
5 楼        文友:婉溪清扬        2020-05-13 10:33:20
  那个年代,知情是一个苦涩的年华,唯有爱情才能在困惑中感受到青春的甜美滋味。问好!祝写作愉快!
6 楼        文友:南山有竹        2020-05-13 11:32:44
  谢谢极冰老师的编辑,辛苦了。
7 楼        文友:南山有竹        2020-05-13 11:56:09
  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单纯善良,根本不懂什么叫社会,意识中响应时代的召唤,以为在那种背景下便能大有作为,然而现实是严酷的,有许多知青把青春,热血甚至生命留在了那块热土,无声无息。而更多的知青返城后也面临找工作失业困境,更多的是耽误了最好的学习时间,还处处遭人白眼,只能从事简单,繁重的劳动,然而这一代人并没有颓废堕落,他们保持着善良与宽厚的情怀,坚韧地生活,为生活,为下一代作出示范。
8 楼        文友:南山有竹        2020-05-13 11:57:39
  谢谢婉溪清杨老师的鼓励。
共 8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鼎顺福彩 鸿鑫福彩 精英福彩 千旺福彩 乐优福彩 龙鼎福彩 九五福彩 喵网福彩 千发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鼎顺福彩 鸿鑫福彩 精英福彩 千旺福彩 乐优福彩 龙鼎福彩 九五福彩 喵网福彩 千发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