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料峭之后,花事如期(散文)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料峭之后,花事如期(散文)

精品 【菊韵】料峭之后,花事如期(散文)


作者:春里醉客 秀才,1071.0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37发表时间:2020-05-11 15:43:09


   一、横祸
   这是怎样的一个春节?
   往常人声鼎沸,喧嚣得莫可名状的城市瞬间就戛然而止,一片死寂;往常车流如注,拥堵得不可开交的街道恍惚就实施了封禁一样,空空荡荡;往常络绎不绝,张灯悬彩的卖场、酒店也忽然间打烊关门,黯然地承受着肃杀。就连偶尔能听到的几声稀稀拉拉鞭炮响,也隐隐传递出某种诡异的讯息。
   所有人都被老老实实地圈进了家里,即使平日不太安分的那些人也不敢轻易出来招摇。圈进家里的感觉有不安、有惶恐、有焦虑,人们正常的生活突然间就被一把无形的刀给拦腰斩断,让本该团圆快乐的节日一下子没有了亲朋好友的串门问候,没有了莺歌燕舞赏灯观景的其乐融融,更别提那些高朋满座、推杯换盏的聚会了。人们只能浮念着过去的记忆而无奈地选择圈禁,“团聚”变成唯一现实的安慰。
   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能让延续了几千年的传统佳节瞬间就摁下“暂停键”?到底出了什么样的状况可以让等待欢闹的人们立刻禁足?
   横祸,一场由“新型冠状病毒”制造的横祸正从天而降。
   一时间,种种耸人听闻的消息快于横祸穿上了奔跑的鞋子,“病毒、瘟疫、妖魔降世、上帝发怒”各类标题党不吓到你决不罢休。各种胡说八道的虚假信息比发酵的垃圾还腐臭,不让你恶心才怪。碎片化的无底线信息时代,满足了人们猎奇、刺激的欲望,也容易使人产生心理恐慌。同时,诸多迷信类的糟粕也不失时机地冒出来凑热闹,比如爱作妖的趁势宣扬老天爷早就安排好了一场关乎人世善恶、因果报应的“收人”劫难;比如奉魔怪的借机编排说魔界蹦出一个大魔头,专要在庚子年拽着“老鼠”的尾巴来祸乱人间;比如胡勒瞎说的,是那个犯了天条被羁押几千年的那个叫“年”的怪物又兴风作浪;比如爱闹鬼的硬要说是阴曹地府冒出了一个阴魂不散的恶鬼来寻仇作祟。更有脑洞派的非要科幻说是外星人派出杀手或者狐狸、蝙蝠之类化成的精怪,特意跑出来胡作非为等等。
   凡此不伦不类的乱象,人们似乎习以为常,如果哪一年少了这样那样的危言耸听,倒像生活里缺了某些佐料而失了味道。所以当“新型冠状病毒”杀气腾腾地祭起“疫旗”,忘情的人们犹热闹地准备着春节的狂欢,即使有人对于这场“新型冠状病毒”有所警惕,但麻木和混乱消息的双重作用,人们终是没有足够的重视。
   面对这种情形,“新型冠状病毒”露出了狞笑,它迅速地亮出獠牙,在人们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实施突击,怎能不令人一下子惊愕?看多了偶像剧神、读多武侠小说的人们开始懵圈,不见硝烟弥漫、刀光剑影,也不见吞云吐雾,法力比拼的那种场面。仅仅移形换影之间,连一口气都没喘匀,横祸就已经蹿到了眼前,到处充满浓重的戾气,能嗅到越来越重的血腥味,能听到越来越多的地方被扫荡、血洗,能看到越来越多的无辜被伤害和屠戮。
   看不见、摸不着,凶狠无比、杀人于无形,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怎能不令人惊慌失措?人们退避三舍、屏气敛声尚恐不及,哪还有心思去追查这场横祸的真凶到底长成什么样?哪还有心情去追问这家伙是不是因为和人结下过梁子才发下雷霆之火?谁还敢存了和它较量较真的心?春节就在这样凄惨地被这场“新型冠状病毒”蛮横地关进了门里。
   惊惧的人们只能懊丧地放下各样团圆快乐的想法而隔着门缝向外窥探,时而也会这么想:“这桩祸事不会降到我的头上吧,是不是离我很远不需要如此害怕?这风头啥时候才能过去?唉!这个春节——”人们也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用心地关注起外面世界的动静,更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紧张地关心过自己的身边,包括某个城市、某条街道、某个社区、或者某一栋住宅的哪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产生的相关联想。
  
   二、沉痛的警告
   “新型冠状病毒”根本不在乎人们以“狠毒、残忍、无情”之类的词语在诅咒和谩骂,每一次得手,它都没露出任何的得意之色,也看不出丝毫的负罪之感,它只冷冰冰地板着面孔。
   一手导演了这场惨祸,它的心理还是相当地复杂。
   它何尝不知道?人类和病毒家族之间一直保留着割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就病毒家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百亿年前的宇宙大爆炸时代,肯定比人类的历史早得太多。单从病毒家族的基因进化看,似乎没有多大的进步,亿万年的时光流逝,仍然只有简单的一个核酸分子与蛋白质构成的非细胞形态,和人类几百万年的进化能力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若从病毒家族的生存方式和生长能力来看,这种介于生命体及非生命体之间的有机物种,根本不具备自我独立存在和生长的本事,而需要依靠一个保护性外壳,依赖宿主的能量和代谢系统通过一定吸附、进入、复制和装配程序,完成属于自己的生命体征。这方面同人类的自我生存能力相比,也基本属于饭桶白痴之辈。不过病毒家族的本事很大,它们全是天生的基因密码破译天才,能够抓住一切机会遗传、变异和进化,进而繁衍兴旺。据说如果在一个玻璃杯里装满海水,里面可能就包含了上百亿个病毒成分,如果要发动一场大规模的传染性疫病有可能只用几秒钟就能办到。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和病毒家族过从甚密,不过人类目前除了了解流感、天花、口蹄疫、鼠疫、狂犬病、艾滋病等等少数族种,还有着太多神秘族群处于视界之外。
   冠状病毒是病毒家族新近崛起的名门望族,从十九世纪人类能够发现和鉴定病毒以来,到1937年才被从鸡的身上分离出来。别看这个族群的成员个头普遍偏小(约60-200纳米之间),却一点也不影响其门庭显赫,因为本族成员的身上都裹着一层包膜,包膜上还长满棘突,只有在特殊电子显微镜下才能看出像日冕,又像古代帝王的王冠,所以根据它的专有特性人类才送上了“冠状”的雅号。新型冠状病毒则是这家名门望族中不太起眼的一个,如家族中众多不为人所知的其它兄弟一样一直悄无声息地过着隐居生活,所以今天它甫一亮相便无比“惊艳”,搞得人类要手忙脚乱地通过核酸检测才看个清楚,按照目前已知的谱序顺序,给它贴上一个“新”字的标签,然后又给起了一个时髦的名字叫COVID-19。至于叫什么名字它可能并不在意,毕竟无人问津了亿万年,今天总算排上了座次,有了定名也不枉病毒生涯一遭。
   “新型冠状病毒”并非传说中的邪魔外道,它应该是一个超级的隐者。它不属五界(原核生物、原生生物、真菌、植物和动物)之内,不在五行(金木水火土)当中,不拘神佛(玉皇佛祖上帝)挟制,不结俗世(喜怒哀乐)尘缘。或许性格使然,或许参透玄机,它早已选择好了相伴的宿主,低调地隐没于江湖之远,红尘之外,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
   它算不上人类的朋友,可也决不是敌人。虽然它明白人类与病毒家族的某些族属自打照面起就在互相利用、相爱相杀,但它骨子里不喜欢淌这样的浑水。虽然它清楚家族里有些兄弟不守规矩,总爱找人类的茬,这在公元前二至三世纪人类有关“天花”的种种记载里就可见一斑。相爱相杀的状况在它看来并不稀奇,但它以为那些兄弟随意地开启伤天害理模式必定是无聊之极的事。它亲眼目睹过所有病毒家族对人类的血洗事件,诸如公元前430年,鼠疫家族发飙,几乎摧毁了整个雅典城,连史学家修昔底德都惊恐万状痛不欲生;公元164年,安东尼瘟疫爆发,造成五百万人丧生,还夺走了两位罗马帝王的生命;中世纪那场“黑死病”,更是惨绝人寰地造成七千五百万人殒命。这一场又一场频发的大祸惨祸看似有相同之处,其实却各有各的不同。在它的心里,可以漠然、可以无视,但也多有不解,多有迷惑,所以在人类每遭受一次杀戮过后它都要轻叹一口气,它无奈这里面隐藏着太多的不合逻辑、不合情理的因果,而有时候又会影影绰绰地预感到这样的情形将在某个时间点,某个地方和自己发生某种关联。
   它的性格应该偏木讷、迟钝,因为害怕打扰就刻意躲进蝙蝠、穿山甲等极少不喜欢打扰人类的宿主们体内,和它们一起睡深山,住荒野,昼伏夜出。虽偶尔伴着宿主们也光顾一下尘世,也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置身于世外,它有时间全视角地观察和思考,在回味时间的演进过程中比较自然历史的更迭和人类的进化。
   它深有感慨,近百年来的地球正以加速度的惯性在退化、衰老,而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恰恰是人类无休止地折腾和破坏。开始它尚能对这样的变化持无所谓的心态,它只是想不明白,人类为什么生出独霸地球的野呢?难道和其它的物种就不能和谐相处吗?继而它又有些纳闷,人类怎么可以恣意地摧残自己赖以生存的地球呢?如果地球都不存在了,那么人类的命运该如何?病毒家族可以在宇宙中变成蛋白质晶体等待重生,人类具有这样的本事吗?接下来就是难以理解,它看到了人类不但与其它物种过不去,人类之间也内耗不断,一言不合就可以随意举起政治、经济、文化、宗教、伦理、道德等等任意一根大棒相互打击攻讦,有的还想用自我标榜的文明法则去强加他人,其结果必定杀伐纷争。它不明白人类为什么会如此撕裂?为什么就不能建立一种人类命运的共同体呢?
   它原以为自诩最高等的人类能够凭借不断的进步来解决这些不正常的问题,但随着事态的扩大,它发现那只是一厢情愿。人类的欲望越来越来膨胀,胆子越来越大,已经到了胆大妄为的地步。他们可以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不惜牺牲土壤和大气,可以为了一已私欲而把地球一点点地掏空榨干。他们放大人性的丑陋,大言不惭地说出“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他们极其恶劣地把地球搞得一团糟,连它赖以栖身的地方也开始乌烟瘴气。更为丧心病狂的是,他们居然忽略它的存在,把它赖以为伴的宿主们一个一个杀死之后,再做成盘中美味大块朵颐,它还能坐视和隐耐吗?当它厉声质问:“你们吹捧的人性到哪儿去了?你们不自我标榜是文明人嘛,难道这就是你们的文明体现?难道你们建了那么多的人骨教堂都是摆设吗?难道才过不久的SARS病毒、中东呼吸综合症给你们留下的创口这么快就痊愈了?”人类脑袋热得发烫,没有人屑于回答。
   “是可忍,孰不可忍。”终于忍无可忍,它决心要惩戒一下这些不知深浅的人类。还用学着兄弟们的样子吗?它只小小地打了一个喷嚏,地球便掠起狂风,这动作比看到兄弟们造恶时的那声叹气来得沉重。
   伴着风声,宿主们的冤魂也纷纷加入向人类讨还公道的行列。它原本不愿大开杀戒,更无意充当冤怨相报的刽子手,它只想让人类发发烧,体会一下地球变暖的可怕,感受一下呼吸困难的紧张。然而,人类的麻木自大和轻慢已不可救药,竟视它的这个惩戒如儿戏,它无奈地闭上眼睛。
   狂风变成了风暴,地球在不断加重的咳嗽声里开始高烧不退,到处留下“新型冠状病毒”扫荡的伤口。没有流血事件,却把地球染得血红。
  
   三、镜中人
   人类焉能束手待毙?一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悲情大剧启幕,所有人无一例外地粉墨登场。
   “风暴眼”武汉。
   李文亮是这幕剧的最佳配角。当“新型冠状病毒”刚刚露出狰狞的时候,他是最早发现的少数人之一。凭着优秀哨兵的嗅觉,他果断地吹响了报警的哨子。或许那一声哨响不够尖脆,没有引起多少人警醒,但作为“吹哨人”,他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拉响抗击的警报,他就奋不顾身地冲上阵地以命相搏,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让生命定格在永远的三十四岁。他看起来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人物,也曾因吹了哨子而饱受呵责,以至于他的出场时间也很短,大多数人他的容貌都没看清,但他戴着口罩,勇士般倒下去的姿势却矗立成一座雕像。
   钟南山是当之无愧的男主角,不过他的出场却略显仓促和平淡。G1022次高铁的餐车内,紫红色的座椅套颇让人产生很多联想。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正头枕椅背,满脸倦容,眉头深锁,双目紧闭,花白的头发在车厢灯光的照射下分外晃眼。画面之中,其它座位的乘客都在悠闲安静地玩着手机。老人是在闭目养神吗?不!他哪有那样的时间。忧心如焚、马不停蹄地驰援武汉,他在思虑着应对之策。病毒、国家、人民,这一连串的字眼压得他心里发紧。他应该想到了十七年前和SARS病毒那场面对面的鏖战,他知道冠状病毒是一个多么狡猾又凶狠的对手,他应该预料到武汉乃至中国都将免不了一场恶战。简短的思考之后,很快地作出决断:“新型冠状肺炎肯定要人传人,一定要早发现、早隔离。”他只身朝着武汉的“风暴眼”挺进,可他却在严肃地告诫其它人:“没有什么事不要去武汉。”武汉在身后,家国在身后,他要第一时间冲上了前沿阵地,扛起那面冲锋的大旗,以自己年迈的身躯筑起一道新的长城。
   年逾古稀的李兰娟无疑是女主角,一踏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东院区,她就扎进了ICU病房,一口气探视八个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当她疲惫地脱下防护装备,那一脸的口罩带压痕让所有人心疼、动容。别看她娇小,却并不柔弱。别看她是一个女人,却有着不让须眉的勇毅。病毒初发期,她提议武汉“不进不出”。眼见病毒日渐猖獗,她根本无暇顾及个人的名誉身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果敢地提议“封城”,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没有超人的胆识过和智慧哪敢这样杀伐决断?“刻不容缓”是她抱定打赢这场战役的决心。

共 8885 字 2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
转到
【编者按】一场大疫情之后,我们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在摇摇晃晃间站稳了脚跟。而国外却依旧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我们在抗疫的时候,他们在灯红酒绿,莺歌燕舞。还有甚者在隔岸观火,幸灾乐祸。中国人民团结一心,用凝聚在一起的力量,把疫情完全掌控住的时候,让世界为之震惊。当病毒入侵到他们的国度时,他们才发觉,这些病毒实在不好对付。这时候才发觉这病毒的危害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对付得了的。昔日的嘲笑和不屑,变成了乞怜和哀告。中国以一个大国的姿态,没有计较得失,也没有袖手旁观,而是不计前嫌地派出专家团和医疗队,数十个国家得到了医疗技术的帮助和物资的支援。中国以一个大国的风范令世人交口称赞,一场大疫对于一个国家的整体实力是个严峻的考验,我们的人民在这场大疫面前所展现出来的忍耐力是非同一般的,所体现出来的向心力更是空前高涨。国家一声号令,全国人民硬是把自己关在家中,长达两个月之久。千万人口的城市,如同按下了暂停键,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景象,忽然不见了。在寂静中等待,在期盼中煎熬着,终于等来了属于我们的春天!本文的作者以翔实的数字,忠实的文字,记录下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一路逆行的白衣战士,英勇无畏的英雄群像,正是他们的义不容辞,勇敢向前,才让这个春天来的那么轻盈,也让这个春天更加的绚丽。作者的文笔犀利,把国外那些跳梁小丑的所作所为进行无情地揭露,可谓淋漓尽致,入木三分!难得的好文字,有情有理有据。如同是一篇洋洋洒洒,大气磅礴的宣言书,读来让人荡气回肠,激情澎湃!感谢赐稿菊韵,祝创作丰收,佳作频出!【编辑:孤独小男孩】【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515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05-11 15:46:38
  一篇洋洋洒洒,荡气回肠的好文,让人又回到几个月前的日日夜夜!本文的文字精粹,文理通畅,内容详实,堪称一篇佳作。推荐阅读!
回复1 楼        文友:春里醉客        2020-05-12 09:44:27
  辛苦了老师!
2 楼        文友:瘦马        2020-05-11 16:42:48
  文章写得好,编者按也捧,文按双绝。赞!
回复2 楼        文友:春里醉客        2020-05-12 09:45:12
  欢迎瘦马老师光临指导!
3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5-11 18:08:02
  很精彩的散文,赞美一个
回复3 楼        文友:春里醉客        2020-05-12 09:45:43
  谢谢黄金山老师的表扬,老唐会继续努力。
4 楼        文友:飞云流瀑        2020-05-11 19:58:44
  赞佳作美评,推荐阅读,敬茶!
回复4 楼        文友:春里醉客        2020-05-12 09:46:28
  谢谢飞云流瀑老师的光临!
5 楼        文友:叶雨        2020-05-15 10:08:32
  横祸是飞来的,教训是惨痛的,仿佛是一面照妖镜,镜中的表现 各不相同,但却是人性的暴露。风暴总会过去,病毒不会消失,警钟长鸣吧!花总会开,春天总会来,经历过的都是财富,为中国抗疫胜利举杯高歌!读着这样的文有种非常过瘾的感觉,字里行间透露着充满正义的智慧,点赞!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共 5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多宝福彩 千里马福彩 聚盛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黄金福彩 好赢福彩 乐彩客福彩 百赢福彩 众彩网福彩 喜福福彩

多宝福彩 千里马福彩 聚盛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黄金福彩 好赢福彩 乐彩客福彩 百赢福彩 众彩网福彩 喜福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