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情】感恩,文学路上的美好遇见(散文)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山河如画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山河•情】感恩,文学路上的美好遇见(散文)

精品 【山河•情】感恩,文学路上的美好遇见(散文)


作者:桃李人家 秀才,2500.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05发表时间:2020-05-11 09:15:53
摘要:2017年12月,南国广东,大海之滨,我在吉林大学珠海学院参加“新时代文化思潮与艺术表达”全省文艺评论骨干专题研修班,认真聆听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副主任周由强、广东省作协主席蒋述卓、中山大学著名教授林岗等知名专家教授有关新时期文艺创作及评论的讲座。那是一场难忘的高级别的文化盛宴,大儒云集,名家荟萃,高朋满座。通过四天的培训,我的文学创作观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一
   一直以来,我很想动笔写一篇文章,回顾我在文学道路上遇到的那些往事。
   提起我的文学之路,不能不说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原本生活在广州大城市,一场无情的战争改变了她的命运。1938年10日,日军进攻广州,以便打通南北战线。为了逃命,年仅八岁的她逃难到粤北山区,她长大后成为我的母亲。母亲身世悲苦,目不识丁,但她生性豁达,善良刚强,竭力支持我读书。我年幼之时,非常爱读连环画,几乎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每次,经过公社供销社时,当我发现货架上摆满了新到的连环画时,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连忙飞奔回家,再三央求母亲给钱买连环画。那时,家里穷得丁当响,因为兄弟姐妹多,劳动力少,每逢过年,生产队分红,不少家庭有一定的收入,可我们家总是超支。幸好父亲在兽医站工作,有微薄的工资收入,勉强度日。母亲见我再三央求,便咬咬牙,小心翼翼地掏出手帕,把好不容易积攒下来贴补家用的钱递给我,满足我的愿望。
   小学毕业时,我收藏了上百本连环画,其中数量最多的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三国演义》《岳飞全传》等。在那个贫穷年代,对一个贫穷的农村孩子来说,那可是一笔了不起的财富。夜晚,母亲在昏黄的煤油灯下做针线活,我则坐在她的身旁阅读连环画,那温馨的情景,令我终生难忘。
   那一本小小的连环画打开了我童年的心智,开阔了我的视野,令我爱上读书,迷上英雄好汉。跟村里的同龄人相比,我的见识自然比他们高出一截。
   我在乡下读初中时,在母亲的帮助下,我购买了《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封神榜》《宋宫十八朝演义》等书籍,我对《毛泽东选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节假日,我躲在楼上的房间聚精会神地读书。有时,我忘记吃饭时间。母亲总是在楼下喊我,他见我慢吞吞从楼梯上走下来,总是打趣地笑问我:“你的房间是不是藏有闺女?”
   读初三的那一年,我遇到一位语文老师,他叫廖应魁。廖老师刚分配出来教书,他很年轻,戴一副近视眼镜,长得斯斯文文,满身都是书卷气。廖老师讲课妙趣横生,非常吸引学生。我特别喜欢他的语文课。班里的许多同学很怕学习古文,可我却对古文情有独钟。我对《出师表》《岳阳楼记》《醉翁亭记》《捕蛇者说》《少年中国说》等名篇非常熟悉。许多同学还不能流利读出课文,我也已把它们背得滚瓜烂熟。廖老师见我的语文成绩出众,非常器重我,希望我能更上一层楼。廖老师给我开“小灶”,不厌其烦地教我如何修改作文,把我的作文当作范文在班级上宣读。他亲自把我的作文《池塘春色》投寄韶关教育学院主办的《学生作文报》发表。那一次,我在报纸上发表作文的事儿轰动了小小的山村中学,引来同学们无比羡慕的目光。
   我刚考入县城读高中时,适逢始兴县文化馆、始兴县图书馆联合举办“亏了我一人,幸福十亿人”中小学生作文大赛。没料到,我居然荣获高中组议论文一等奖。消息传来,语文老师肖建恒非常高兴,他抑制不住喜悦之情,在班上表扬我说,我的字体工整,文笔流畅,说理透彻,以强大的说服力征服了评委。当时,学校特意贴出大红喜报,特别嘉奖我,号召全校同学向我学习,为校争光。
   高中三年,学业极度紧张,可我的手总是奇痒难禁,在课堂上悄悄地构思我的作文。我的习作不断在《学生作文报》发表。我使用过“舒天羽”和“箫笛”两个笔名。
   一天,我又发表了一篇作文,邮递员把汇款单送到班里,很多同学们见了汇款单,都摇头说没有这个同学,肯定是报社弄错了。幸好我在场,我看过汇款单后回答说:这是我的汇款单,我用的是笔名!
   始兴县城有个青年叫魏家坚,他在县供销社工作。他是个有抱负的年轻人,他利用业余时间,经营一间书屋,并从事灯箱广告制作。他在的牵头下,成立了始兴县雏鸣文学社。他风闻我爱好写作,亲自到校园找到我,力劝我加入文学社。我爽快地答应他,并成为文学社的一名理事。那时,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侠小说、琼瑶的爱情小说深受读者的喜爱。我经常到他的书屋借阅这些小说,时常与志趣相投的年社员凑在一起,谈论诗书,分享创作成果。周末,我们抽空编印报纸,忙到深夜,便在他的房间打地铺,呼呼大睡,草草度过一宿。那段时期,我在《五月诗笺》《南叶》《粤北青年》《民声报》发表过诗歌、故事、小说、评论和散文。有件事记忆犹新,文学社有位高高瘦瘦的青年文友,名字叫王平,他曾经以饱满的激情写下一首现代诗歌《榕树》。其中一句的大意是:“榕树倒下了,年轻人挥起了臂膀;榕树倒下了,老年人脸上写满悲伤。”不料,这首诗歌发表后,竟然引发一场不小的争议。县里有位领导说,这首诗写歪了,他质问道:“榕树是老百姓喜欢的树种,它是神树,护卫村庄,庇护村民,它的象征意义非常大,它怎么能倒下呢?”
   我们召开社员大会,就这一次争论发表看法,并商讨应对之策。我初生牛犊不怕虎,两肋插刀,站在文友一边,替他鸣不平,反驳说:“榕树怎么就不能倒下呢?世间万物,皆有生命,既然有生命,它们就有寿终正寝之时。我看,倒是这位领导的思想在作怪,动不动就给人扣帽子,不知他安什么心,这需要引起警惕!”
   中学时代,韶关市教育学院主办的《学生作文报》成为我发表作文的主要阵地,每发表一篇作文,可得一元稿费,但汇款单必须加盖学校公章。我有时嫌麻烦,懒得上邮局领取稿费,便把汇款单当作书签来用。学校有位主任叫谢义财,分管学校后勤工作,掌管公章,他每次为我的汇款单加盖公章。当他得知我嫌麻烦时,严正地批评我说:你有这种想法不对!虽然汇款单仅有一元,但它是稿费哟,它的实际意义与普通的一元根本不同啊!
  
   二
   提起《学生作文报》,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2015年,岁末,韶关市评论家协会一行领导专家前来始兴指导工作。韶关学院文学院罗俊华、温阜敏两们老教授在席上大声地问始兴文友:“在座哪位是李富根?”
   我觉得好生奇怪,两位老教授怎么会无缘无故提起我的小名呢?我当即忐忑不安地站起来应声道:“我就是李富根。”
   两位满头白发的老教授见了我,就像见了多年未曾谋面的老朋友,露出了笑容,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罗俊华教授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学生作文报》走出来的人才嘛。当年啊,我跟温教授都是《学生作文报》的编辑,编发过你不少作文呢。那时,学生们都在写记叙文啊,可你却写起了小小说!”
   我心下感动,如此久远的事情,老教授居然记忆犹新。我立即起身,再三向两位教授致谢,并执以师礼。晚上与文友们共进晚餐,我见罗俊华教授坐在下席,连忙起身,快步走到他跟前,执意把他扶到主位。那一晚,我与老教授非常投缘,提起三十年前的往事,不禁感慨万千。
   的确,正如罗俊华教授所说,我是从《学生作文报》走出来的,这话一点不假。我当年是一个青涩少年,热爱写作,与《学生作文报》结下了深厚的情缘。那一段难忘的岁月,一直萦绕于心,令我难忘。我参加工作后,还念念不忘《学生作文报》,并写下一篇回忆录,发表在该报上,再三感谢《学生作文报》对我的帮助和影响。
   高中毕业后,我考入韶关师专英语系。开学初,校方精心组织一次征文大赛。我构思了一篇浪漫的爱情小小说,悄悄地投稿参赛。喜讯传来,我的小小说竟然荣获一等奖!我的意外获奖令不少中文系的同学大跌眼镜,毕竟啊,我是英语系的!有人说,我是斜刺里杀出的一匹黑马,令人始料未及。在颁奖晚会上,在五彩灯光的映照下,在一片欢呼声中,有点胆小的我慌恐不安地走上领奖台,成为那夜耀眼的小明星。颁奖老师用狐疑的眼光问我:你就是英语系的李富根同学吗?
   我紧张地点点头。我手捧奖金和证书,慌张地走下领奖台,我瞥见台下是一大片黑压压的观众,我听见的是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
   女同学惊呼不已,纷纷抢着拜读我的小小说。她们围住我,叽叽喳喳地追问道:“读你写的小说,感觉你就是小说中的原型,是吗?”我笑笑反问道:“你们说呢?”
   事后,有位漂亮的中文系女生对我说:“读你的获奖小说,我以为你是一位来我们学校进修的在职语文老师。我猜,你的年龄应该在四十岁左右呢!”
   我闻言,不禁失声笑起来:“唉哟,我有这么老吗?”
   有一天傍晚,我与一位女同学站在教学大楼的走廊上,迎着凉爽的晚风,谈论起日后的工作,她对我说:“我发现,你的性格外表沉静,内心火热。其实,你将来当一位作家似乎更加合适。”
   中文系有位叫刘鹏的学长见我在比赛中获奖,他爱才心切,亲自跑到宿舍找我,劝我加入校园文学社,一起参与文学社的社团工作。我见他为人诚恳,立即点头答应。刘鹏见我爱好文学,再三劝我转入中文系就读。我被他说动心了。在某个夜晚,他领着我找中文系主任家里,替我说情。可中文系主任回答说,我是定向生,转系手续非常棘手。他婉拒了我的转系要求。我的愿望没能实现,心里有点失落,不过,刘鹏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心里一切感念这位好心的大哥。毕业分配后,我与刘鹏各奔东西,失去联系。直到去年,我才从一位文友那里打听到他的信息。我喜出望外,加了他的微信,再三向他表达感谢之情。原来,刘鹏师专毕业后,一直从事文化工作,当过记者,做过编辑。现在,他在广东从化从事文化工作,在文学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我在韶关师专读书时,受始兴县雏鸣文学社社长魏家坚的委托,在韶关市成立雏鸣文学社分社,并被任命为负责人。我在韶关市区开展工作,招募一批始兴籍文学爱好者。我在韶关师专的宣传栏贴出数期《始兴雏鸣文艺报》,引起许多学生的关注。不少学生纷纷跟我取得联系,强烈要求加入文学社。我们的宣传活动引起一位大学老师沈涌的注意,他亲自给我们的小报投寄小说稿件。魏家坚把他的小说发表在《始兴雏鸣文艺》报上。我打探清楚,沈涌当时是韶关学院中文系的一位年轻老师。后来,他调到顺德工作,成为一位知名作家和学者。
   2015年,是我生命中最悲伤的一年。那一年,八十二岁的母亲突患心肌梗塞,在某个午夜撒手人间,令我悲痛欲绝。料理完母亲的丧事,哥哥一家离开老家,远赴广州。临行前,我忽然悲上心来,不能自制,我赶紧掩面进了房间,躺在床上,眼泪像决堤的河水,哗哗啦啦地滚落。幸好妻子在场,她代我相送哥哥一家后,返身回房,百般安慰我,我才渐渐止住悲伤。母亲逝世后,我的胃病变得更加严重,夜不能寐,腹痛如绞。白天,我的脑袋晕乎乎的,走路踉踉跄跄,似乎一阵微风刮来,也会把我刮倒在地。我整个人消瘦得不成模样,抱病四处求医问药,可一点不见好转。每到夜晚,恶梦如影随形,我总是梦见令人恐怖的场景。我恐惧万分,暗自哀叹:如此下去,我命休矣!
   那一年,韶关市紧锣密鼓评选首届张九龄文学奖,动员市县作家积极参评。当始兴文友再三鼓动我填报志愿时,我心如槁木,懒得理会。一是我身患疾病,根本无心理会这些“闲”事;二是我考虑到韶关市拥有那么多的实力派作家,如此大奖,哪能轮到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呢?我一直按兵不动,这可急坏了始兴作协主席陈志强,他再三动员我赶紧申报,并派文友京平从旁督促。碍于情面,我只好抱病填写表格,递交了资料。没料到,年底却传来一个好消息,我居然榜上有名,荣获韶关市首届张九龄文学奖。
   也许是这个好消息振奋了我的精神,激发了我的斗志!也许是母亲在天有灵,她见我饱受病痛的折磨,于心不忍,终于出手,保我平安。我的胃病竟然慢慢地好转起来,令我喜出望外。
  
   三
   2016年,为进一步扩大始兴围楼文化的影响,实施全域旅游战略,始兴县举办“围来围来”征文比赛,我写下几篇诗歌和散文参加比赛。事后,时任县文联主席谭文周对我说,这次大赛评委、韶关大学文学院教授温阜敏非常看好你的作品,对你评价不错呢。
   我回答说:谢谢温教授的关心!
   饶远是我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我年少的时候,得到过他的指点。当年,饶远老师在韶关主办《薄公英》,我向该报投稿,并发表过《南郭先生新传》和《聪明果的传说》两篇故事。我有时写信给饶老师,把在写作中遇到的困惑向他请教。没想到,饶老师竟在百忙之中很快给我回信,令我深受鼓舞。饶老师一直是我崇拜的文学前辈,他一直不懈地追求文学,主要从事童话、散文和散文诗的创作。现在,他虽然年过八旬,可他身体硬朗,仍然勤奋笔耕,创作并出版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前年,始兴文友出版一套“九龄文丛”,其中包括一部我撰写的历史评论《历史的余音》,饶远老师不顾年事已高,欣然为这套丛书作序,字里行间,充满了殷切的期望,令人感动。
   韶关市作协副主席王心钢是位高产作家,他满腹才气,但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以高尚的人格魅力影响着我。这些年来,他迎来了创作的高峰期,长篇小说、长篇纪实如雨后春笋般问世,《薛岳传》《大唐名相》《锋面雨》《赤焰》等作品令人惊羡不已。我有幸得到过他的悉心指点,受益匪浅。大约在五六年前,我写下一首诗歌《梅关怀古》,参加一次征文比赛,王主席收到我的稿件后,亲自帮我修改润色。最后,这首诗歌顺利入围,获得奖金1500元,并发表在报刊上。当我的长篇小说《红土地之恋》获得广东省文艺精品创作扶持时,王主席向我提出修改意见。他说,你选择教育的题材很好,但你在塑造教师形象时,最好把一代人的形象表现出来,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你就算成功了一半。

共 8146 字 2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
转到
【编者按】《感恩,文学路上的美好遇见》这篇大散文,桃李人家老师首先讲述了自己的母亲。母亲身世悲苦,目不识丁,但她生性豁达,善良刚强,竭力支持我读书。家里生活拮据,母亲居然省吃俭用,帮我买连环画报。 那一本小小的连环画打开了我童年的心智,开阔了我的视野,令我爱上读书,迷上英雄好汉。跟村里的同龄人相比,我的见识自然比他们高出一截;接着讲述《学生作文报》的情缘。2015年,岁末,韶关市评论家协会一行领导专家前来始兴指导工作。遇到罗俊华,温阜敏两们老教授。他们讲述了他们在任《学生作文报》编辑时,编发我小说的事情。后来“我”考入韶关师专英语系。开学初,校方精心组织一次征文大赛。“我”悄悄地投稿参赛,我的小小说竟然荣获一等奖。并引起中文系学长刘鹏的关注,他爱才心切,亲自跑到宿舍找我,劝我加入校园文学社,一起参与文学社的社团工作。他领着我找中文系主任家里,替我说情。可中文系主任回答说,我是定向生,转系手续非常棘手。“我”在韶关师专读书时,受始兴县雏鸣文学社社长魏家坚的委托,在韶关市成立雏鸣文学社分社,并被任命为负责人。“我”在韶关师专的宣传栏贴出数期《始兴雏鸣文艺报》,引起许多学生的关注。2015年,是我生命中最悲伤的一年,母亲去世了。哥哥一家离开老家,远赴广州。母亲逝世后,“我”的胃病变得更加严重,夜不能寐,腹痛如绞。那一年,韶关市紧锣密鼓评选首届张九龄文学奖,动员市县作家积极参评。“我”居然榜上有名,荣获韶关市首届张九龄文学奖;2016年,为进一步扩大始兴围楼文化的影响,实施全域旅游战略,始兴县举办“围来围来”征文比赛,我写下几篇诗歌和散文参加比赛。 饶远是我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我年少的时候,得到过他的指点。当年,饶远老师在韶关主办《薄公英》,我向该报投稿,并发表过《南郭先生新传》和《聪明果的传说》两篇故事。我有时写信给饶老师,把在写作中遇到的困惑向他请教。没想到,饶老师竟在百忙之中很快给我回信,令我深受鼓舞。饶老师一直是我崇拜的文学前辈,他一直不懈地追求文学,主要从事童话、散文和散文诗的创作。韶关市作协副主席王心钢是位高产作家,他满腹才气,但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以高尚的人格魅力影响着我。我有幸得到过他的悉心指点,受益匪浅。当我的长篇小说《红土地之恋》获得广东省文艺精品创作扶持时,王主席向我提出修改意见。去年,我跟王主席在广东省作协参加一次生态文学研讨会,夜晚跟他同宿一室。关于文学创作,他甚至谈起了作品对性的描写问题。他说,文学作品不是说不能进行性描写,但描写要掌握一定的尺度,要用文学的表现手法,情节设计要巧妙,要充分为作品服务。韶关文学前辈李迅文笔如风,文字功底深厚,我非常喜欢读他的作品。他向我提出修改意见说,你要增加岭南的元素,突出地方特色,增强小说的可读性。当我修改作品时,我时时把他的话记在心里。 我开始在《中国文艺创作网》发布作品,我写的三国历史小说和现代小说颇受读者欢迎;从《中国文艺创作网》抽身出来,我环顾各家大型网站,我选择了《江山文学网》,始兴文友见我重出江湖,舞文弄墨,便诚心邀请我加入始兴作协,为促进始兴文学事业的繁荣作出贡献。文友们又再三劝我申请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向文学更高层次迈进。每年春节将至,始兴作协都要举办迎春茶话会,回顾一年来取得的成绩,指出存在问题,并奖励一批优秀会员和先进会员。“我”的一篇采访始兴作协带头人陈志强的报告文学《文海筑梦》,竟获广东省残联三十周年成立征文比赛一等奖。始兴很多文友,对“我”帮助极大,我总是念念不忘,心存感激之情。历数文学路上遇到的良师益友,他们帮助提升了“我”,给“我”助力,让“我”腾飞。文字流畅,简洁,条理清晰,文学成就斐然。令人佩服!力荐赏读!【编辑:极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512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极冰        2020-05-11 09:17:23
  感谢老师赐稿山河如画!o(* ̄︶ ̄*)o
极冰
2 楼        文友:极冰        2020-05-11 09:18:59
  历数文学路上的遇见的良师益友,他们对您的帮助,提升,成就了今天的您!感恩他们,是一种美好的情怀!o(* ̄︶ ̄*)o
极冰
3 楼        文友:极冰        2020-05-11 09:20:23
  这么多老师提携您,说明桃李人家老师有才华!能坚持!o(* ̄︶ ̄*)o
极冰
4 楼        文友:极冰        2020-05-11 09:21:29
  祝您的明天更辉煌!获得更多的奖项!为您点赞!o(* ̄︶ ̄*)o
极冰
5 楼        文友:婉溪清扬        2020-05-11 11:16:59
  感恩,文学路上的美好遇见,今日在江山文学网遇见老师,实乃万幸!问好老师!祝写作愉快、生活幸福安康!
共 5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菲宇福彩 霁齐福彩 酷睿福彩 红中福彩 多赢福彩 九洲福彩 快乐投福彩 福盈福彩 博冠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菲宇福彩 霁齐福彩 酷睿福彩 红中福彩 多赢福彩 九洲福彩 快乐投福彩 福盈福彩 博冠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