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暖】云莲投亲(戏曲)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淡雅晓荷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晓荷·暖】云莲投亲(戏曲)

编辑推荐 【晓荷·暖】云莲投亲(戏曲)


作者:李希华 白丁,59.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03发表时间:2020-05-06 14:50:41


   时间:现代
   地点:皖东农村
   人物:云莲,女,农村青年;
   李大海,男,农村青年;
   李大妈,女,农村妇女;
   王主任,男,乡干部。
  
   第一场:路口寻问
   七十年代初。这里是浩瀚的莲子湖岸。清晨,雾气很大,天连水水连天,茫茫一片。云莲上。她二十岁,身材苗条,眉清目秀。她的又黑又亮的长辫子从肩头弯过来搭拉在胸前,身背蓝底白花包袱儿。她匆匆走在雾气里,像是下凡天仙袅袅飘荡。
   云莲(唱)
   艰辛驱车三百里,
   颠得眼花头发昏。
   出站北走不拐弯,
   怀中书信交代清。
   这里是我爱人天?
   这里是我爱人地?
   可恨大雾弥双眼,
   欲看究竟看不清。
   想起儿时多有趣,
   纯洁烂熳又天真。
   我和他玩耍尽情乐,
   扮作“夫妻”配成“婚”。
   我摘朵南瓜花当“盖头”,
   他扯根瓜藤牵我“洞房”进。
   认真跪下拜天地,
   首次和男孩接了“吻”。
   成人虽然未见面,
   心中却刻下儿时影。
   大伯最知我的意,
   当家作主定终身。
  
   【李大海上。他二十八岁,五官端正,身体壮实,一副庄稼人打扮。正推着一辆独轮车儿。
   李大海(唱)
   小车推得吱吱响,
   赶集买点煤和粮。
   五黄六月断粮草,
   庄稼人越活越荒唐。
   【李大海和云莲相碰,彼此都觉得十分尴尬,都想说话,都不好张口。他们沉默老大一会儿。
   李大海(试探地)你是……
   云莲(鼓起勇气)请问大哥,莲子村怎么走?
   李大海(审视地)我就是莲子村的。你找哪一位?
   云莲:莲子村有个叫李板板的人吗?
   李大海(一惊,旁白)李板被逮到公安局里去了,怎么还不放过他呢?(警惕地问)你是内查外调材料的?
   云莲(不解地)你看我哪儿像内查外调材料的人?
   李大海:那么,你找李板板作什么?
   云莲(羞涩地)我是李板板的爱人嘛。
   李大海(旁白)咦!奇怪。李板板光棍一条!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哪儿跳出这么个美人儿?
  
   (旁唱)
   不可能呀不可能,
   莫非仙女下凡尘。
   农民娶妻比登天难,
   李板板境遇更伤心。
  
   云莲(旁唱)看他吞吐不说话,
   莫非疑我是歹人。
   越思越想越焦急,
   有口难言道不清。
  
   李大海:请问姑娘,你说你是李板板爱人,我怎么没有听他说过?
   云莲:那是他没有跟你说。
   李大海:我叫李大海,和李板如同手足兄弟。你跟我说清楚,我领你进莲子村!
   云莲(鼓起勇气)大海哥!我叫云莲。李板板有个舅舅在淮北农村。
   李大海(点头)听说过。
   云莲:他舅舅是我大伯。我父母早逝是他老人家把我拉扯大。他生前一直牵挂这里外甥李板板,意欲将我……不料夙愿未了,暴病而死。我就……(哭泣)
   李大海(同情地旁白)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怪不得李板板整天拼死拼活攒钱哩,他说他要造新房,大约就是给她造的。值得,不要说坐牢,就是杀头也值得!
   云莲(痛苦地)大海哥啊!
  
   (唱)你莫怪我轻浮女子少自重,
   你莫怪我缺乏教养不通情。
   云莲是逼上梁山无办法,
   云莲是四海无门走此门。
   李大海(感动地)云莲姑娘啊!
  
   (唱)你一身正气为女杰,
   你超凡脱俗感悟人。
   “梁山”有你用武地,
   此门便是凯旋门。
   云莲:大海哥,你过讲了。
   李大海:我说的是实话。
   云莲:大海哥!你快告诉我该走哪条路?我想尽快见到李板板!
   李大海(一惊)你想尽快见到李板板?
   云莲:嗯。
   李大海(旁白)这会儿怎么能见到呢?李板板在牢里呢。她要是知道这底细可就……(焦急地)这,这……(略想)且慢!待我编造两句,先把她稳住。(转向云莲)云莲,算你碰巧了。李板板今日不在家,到县里参加劳模会去了。你不要急呀!
   云莲(一听便喜)我不急,我到他家等。
   李大海:不瞒你说,我是去赶集的。算了,算了,我改日再去吧。看你风尘仆仆,劳累不堪,莲子村还有一段路程。你坐我的小车,我送你进村!
   云莲(感激地)谢谢大海哥
   【云莲坐车,李大海推车,边舞边唱。
  
   李大海(唱)她询问问到知情人,
   知情人不敢说真情。
  
   云莲(唱)他相貌忠厚慈眉目,
   但愿他是板板的镜。
  
   李大海(唱)苦心编造荒诞剧,
   盼望云莲能当真。
  
   云莲(唱)他是否常常梦见我到来?
   他是否常常笑迎村口把我等?
   李大海、云莲(合唱)軲辘转,车儿奔,
   你说我笑好开心。
   时间过得就是快,
   不觉来到莲子村。
   【造型。
   【切光。
  
   第二场:真相大白
   【若干天以后。
   【一棵伞形大栁树占据舞台半拉,树阴下有几个不规则的石头敦子。树旁边立一座破旧的三角形茅草庵。这便是云莲的家。
   【幕启时,云莲有精有神地忙家务。远处阵阵歌声悠扬悦耳。
  
   幕后合唱:
   痴情人生来个个憨,
   走出迷宫难上难。
   台上分明一出戏
   看戏的却把戏儿扮。
   云莲(痴痴地掐指数着)一、二、三、四……
   【她五十多岁,苦难日子的煎熬使她比实际年龄苍老。她的头发有些花白,面容消廋,十分慈祥。给人可亲可信的感觉。她的衣着虽然破旧,但比较整洁,显得利利落落精明强干。她是李大海的母亲。此刻,她的手里拿些换洗衣裳什么的。
   李大妈(关切地)孩子!你傻愣愣地站在这儿,数什么呀?
   云莲:我在算呀!我来到莲子村的日子,前后半个多月罗。
   李大妈(附和地)不错,不错,是有半个多月了。
   云莲:大海哥跟我说,板板到县里参加劳模会。(遐想地)可能劳模会结束,他又到哪儿传经送宝去了,不然怎么会拖这么多日子不回来。
   李大妈(不会掩饰地你难堪)哎哎……大海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急忙岔开)我听大海说,你来到莲子村一天也没歇着,天天去出工。
   云莲:干活也不累,像是玩儿。这里同咱们老家一样,全队的男女老少都挤在一块田里,说说笑笑,可热闹啦。
   李大妈:你跟大伙混熟了吗?
   云莲(摇头)还没有,我不好意思跟人家说话。我觉乎他们在背后指指戳戳的……
   李大妈:他们有什么可指戳的!
   云莲(猜想地)他们是不是说,这个小大姐真不要脸!没人娶,没人接,自个儿找到汉子门上。
   李大妈(气愤地)看我撕碎他的嘴!
   云莲:我是在猜想呵,也许人家不是这个意思。要么……是讥笑我啦?
   李大妈:他们讥笑什么?
   云莲:你看呀,板板家里一根草棒也没有。我用什么烧火呢?急了,我就去捣树上的老鸹窝,到乱坟岗扒棺材板。我像野人似的,吓得他们直吐舌头不敢靠近我……
   李大妈(擦泪)可怜的孩子……
   云莲:大妈!你怎么啦?
   李大妈(掩饰地)我是风泪眼,见着风儿就好淌水。(捧上衣裳)孩子,这是我的汗褂儿,虽说样式老,可将就换换穿。
   云莲:(感动)大妈!看你的心多细。
   李大妈:我能看不见吗?孩子!你身上就一件衣服啊。
   云莲(神秘地)我有办法。天黑以后,趁人家看不见再脱下衣服洗,晾一夜就干了。等天亮,我穿上它,神不知鬼不觉!(得意大笑)嘿嘿嘿……
   李大妈(感叹)好心人有好报啊。我想起板板妈在世,一辈子帮人家做鞋做衣裳,熬五更睡半夜。村里人哪个找她做事,她扔下一切不嫌烦。要是没有她的好修行,哪能落得你这样式的好儿媳呢!
   云莲:有你这样好大妈,将来准会落得好儿媳哩。
   李大妈:不知我可有那份福气。
   云莲:大海哥订婚了没有?
   李大妈:订了。
   云莲:她哪里人?
   李大妈:河那边桥弯村有个叫金花的姑娘。
   云莲(欣喜)等有空儿,我一定去桥弯村看嫂子。
   李大妈:大海也不小了,我打算秋后把他们的事办了。
   云莲(激动)等板板回来,咱俩家一块儿办。
   李大妈:好,好,一块儿办……
   云莲(不好意思地)大妈,板板他们家过去情况你老……
   李大妈:我清楚,我清楚,前三代我都清楚。板板和大海呀!
  
   (唱)他兄弟俩爷爷是同胞兄弟,
   抗战时杀敌立功双牺牲。
   板板和大海为堂兄弟,
   灾荒年饥饿夺去性命。
  
   云莲(唱)老百姓命运这样苦,
   坎坷风雨多艰辛。
   同族同脉连得紧,
   板板和大海同根生。
  
   李大妈(唱)他兄弟从小一起长大,
   你帮我我帮你直到如今。
   他们勤劳发奋能吃苦,
   他们忠厚善良最本分。
   云莲(唱)听罢大妈一席话,
   我乐得心里直扑腾。
   虽说没见板板面,
   心里全是他的影。
  
   李大妈:云莲!大海正在家烧锅呢。走,咱娘仨一块吃午饭!
   云莲(动情地)大妈!你比我亲妈妈还亲。你和大海的心全放在我身上了!半个多月以来,你和大海不是给我送吃的就是给我送穿的。他走你来,你走他又来,像水车龙骨儿不断。可你们从来没有坐下来喝口水,我心里老觉乎过意不去。
   李大妈:你我是哪一个呢!可千万不能再讲外气话。
   云莲(为难)大妈!我这会儿实在没有能耐报答你们!(想像地)等板板开劳模会回来,我第一个事就叫他打酒买菜。把你娘俩请到家,我和板板一齐敬酒……
   李大妈(不忍再听)好孩子,我知道你的心意了。(拉她)走吧!
   云莲(固执地)我不去。我家午饭烧好了,我抓紧吃点还得上工。
   李大妈:我看你家烧的午饭!(揭开锅盖,不由惊讶)啊!你这是……
   云莲:这是我贴的粑粑呀。
   李大妈(辨不出)这是什么粑粑?
   云莲(边往碗里盛边解释)上次从队里称二十斤瘪稻,我连壳儿机成面。因为里头有草籽儿,不然也不会这么黑。(她大咬一口,有滋有味地嚼着)能吃!
   李大妈(心疼地)孩子,你别吃,等我去家把饭拿来。(叹气)唉!
  
   【李大妈匆匆下。
   云莲:大妈!你不要麻烦了。这饭,我能吃。(又猛吃几口,实难咽下,摇头,心潮起伏地)
  
   (唱)云莲盼板板快回家,
   共同吞下糠粑粑。
   两人并肩上工去,
   绝不把你后腿拉。
   晚上宿在草庵里,
   一盏油灯亮花花。
   我给你补衣服,
   你教我新学化。
   恩爱夫妻不离伴,
   生上一双胖娃娃。
   孩子闹,大人乐,
   草庵成了神仙家。
   【云莲坐在石敦上,一边甜甜嚼着糠粑粑,一边神往地想着。
   【王主任上。他胳肢窝里夹着皮包,迈着四方步子。他四十多岁,浑身洋溢着乡干部那种固有的油气。他官不大,架子却不小。他没有多少文化,讲话却咬文嚼字。
   王主任:这里是李板板家吗?
   云莲(慌忙站起)是,就是。你是?
   王主任:我是上头,公社下来的,你就叫王主任吧。
   云莲(倍感亲切地)哦,王主任,你请坐。
   【王主任大大咧咧坐在石敦上,他拉开提包,翻开小本儿粗看两眼。
   王主任(突问)你就是云莲同志吧?
   云莲:(点头)嗯……
   【王主任从上到下审视云莲,好像看出什么不寻常的希奇。他莫名其妙地笑起来,笑得云莲十分尴尬。
   王主任(似乎不知说什么好)呵呵,你就是云莲。
   云莲(警惕地)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王主任:大队干部跟我回报的。当然,我们做领导的不能干涉这些事。但是——对于你的来龙去脉,组织上必须搞清楚!我今儿个就是……(拿起笔欲往小本上写)你是怎么的,就怎么说!
   云莲(恍然大悟)哦,是这样。对!我是怎么的,就怎么说。(旁白)奇怪呀,他这会儿来问这些做什么呢?哦,我想起来了!听说村里没有妇女队长,让我……(摇头)不对!我刚刚到这儿,功劳没有一点,怎么可能呢?(想了想)对呀!是不是因为板板是老模啦。听说部队人找对象,上头都要帮助打听打听女方。板板的对象,上头能不问事吗?
   王主任(催促)你快说呀,我还要赶回去开会。
   云莲(欣喜地)我说,我说!
  
   (唱)南瓜汤,瓠子汤,
   有缘同喝一锅汤。
   王主任(唱)南瓜汤,瓠子汤,
   一人做事一人当。
   云莲(唱):祖宗三代是贫农,
   爱党就像爱太阳,
   王主任(唱):出身本是人根本,
   千万不能把本忘。
  
   云莲(唱)我十六岁就是共青团,
   我十八岁参加共产党。
   王主任(唱)年小心大有志气,
   幼㜛禾苗分外壮。
  
   云莲(唱)鸟成对儿喜成双,
   我配板板可相当。
   王主任(唱)板板和你不一样,
   一个是乌鸦,一个是凤凰。

共 17700 字 5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34
转到
【编者按】这是发生在当代一个凄楚的爱情故事。70年代初,貌若天仙的云莲姑娘从遥远的外乡来莲子村投亲。对象是最贫穷的李板板。云莲并不认识他,只是儿时李板板去她那里串亲在一块儿玩耍过,当时长辈看他俩班配便约定婚姻。不料老人暴病而死,云莲尊属遗愿而至时,李板板却失踪了。云莲得知前因后果,决定等!人们不可思议。云莲在苦等十年中迎来改革开放。莲子村大变化以及大伙对云莲看法大变化非同凡响。云莲也彻底融人莲子村。在寻找李板板无望时突然喜从天降!原来李板板在异国发财了,并让她前往定居。可是,云莲与这里的一切难易割捨了。一出好的舞台剧总是让观众看到一些什么,这是已知的。留下一些观众看不到的未知,叫张力。未知的力度越大,戏的张力也就越大。舞台出现的云莲、李大海、李大妈等。李板板始终没有出场,却从头到尾牵扯着剧中的每一个人。如果说这个戏的特点,也在于此。另外,这个戏还告诉我们一个哲理:人的幸福生活往往就在自己身边,唾手可得。而空幻的想象不过是儿时游戏。精彩的作品,推荐赏阅!【编辑:叶华君】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华君        2020-05-06 15:30:25
  故事很精彩,可是排版很累人。仅仅是消除空格和加对话的冒号看了看就已经花费了小编四十分钟了,余下部分没有半个小时搞不定哟!提醒作者规范稿子的排版和标点符号运用很重要哟!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回复1 楼        文友:李希华        2020-05-07 14:10:14
  感谢编辑,问好。
2 楼        文友:双头狼        2020-05-07 14:03:26
  一篇很棒的影视佳作。李老师不愧是大师级老师。给赞!
回复2 楼        文友:李希华        2020-05-07 14:10:39
  问好老师,谢谢留评。
共 2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红光福彩 爱彩福彩 玖壹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彩城福彩 菲宇福彩 红光福彩 多宝福彩 多宝福彩 大亚福彩

红光福彩 爱彩福彩 玖壹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彩城福彩 菲宇福彩 红光福彩 多宝福彩 多宝福彩 大亚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