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谷婆婆与麦面粑粑(微电影剧本)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八一文学 >> 短篇 >> 影视戏曲 >> 【八一】谷婆婆与麦面粑粑(微电影剧本)

精品 【八一】谷婆婆与麦面粑粑(微电影剧本)


作者:懂得知足 白丁,17.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69发表时间:2020-04-25 12:52:48
摘要:爱惜粮食的谷婆婆已经病入骨髓,为了自己病故后与丈夫合墓,不糟蹋出穗麦子,更撑着等麦收后才病故。

【八一】谷婆婆与麦面粑粑(微电影剧本) 根据李尧隆同名小小说《谷婆婆与麦面粑粑》改编
   改编楼永治
  
   人物
   谷婆婆 女 76岁
   阿只 男 35岁
   沙玛依 女 33岁
   阿措 男 32岁
   队长 男 60岁
   老队长 男 72岁
  
   序幕
   镜头:层层叠叠山峰。
   音乐:彝族民歌《妈妈》
   镜头:山寨一幢幢杂乱无章的土墙屋。
   镜头:蜿蜒陡峭的羊肠路
   镜头:一群穿着光鲜亮丽彝族服装男女围着篝火唱歌跳舞
   镜头:一片片翠绿出穗的麦子在微微山风里荡漾。
   推出片名:谷婆婆与麦面粑粑
  
   场景1 医院病房/日/内
   谷婆婆头缠黑色头帕,病怏怏地躺在病床上。
   阿只:(穿黑色窄袖右斜襟上衣和多褶宽裤脚长裤。头部正中蓄小绺长发头帕,扎一钳形结。双手握住谷婆婆手)阿妈!(禁不住眼眶湿润)
   谷婆婆:阿只,娘的病没治啦,别花冤枉钱。
   阿只:阿妈。你会好的,阿妈,你能治好的。
   大夫:(进来对阿只):你来办公室一下。
  
   场景2 科室办公室/日/内
   大夫:你娘的病已经没治了,在医院也是白花钱,还是回家吧,好好孝敬她,想吃啥给她做啥?
   阿只(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哗哗”地流):医生,你救救我阿妈吧,阿妈一生劳累,没享过一天福,她是病倒在田地里。医生求求你,救救我阿妈。
   大夫(爱莫能助):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你阿妈年纪大了,每个人,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接受这个事实吧。
   阿只(伤心哭泣):阿妈……
  
   场景3 病房/日/内
   阿只擦干泪水进入。
   谷婆婆:阿只,把阿妈抬回家吧。
   阿只:阿妈,医生说,你的病会好的,请你相信科学。
   谷婆婆:阿只,你别宽慰阿妈了,阿妈已经病入骨髓。青笋脱壳,菜熟叶黄。阿只回家吧,阿妈死也要死在自家老屋里。阿妈16岁从山那边嫁过来,今年76岁了,在老屋生活了60年。
   阿只(潸然泪下):阿妈,阿只对不起你,辛苦一辈子,没让你享过一天福。
   谷婆婆:傻孩子,阿妈已经知足了。
  
   场景4 公路上/日/外
   曲折的泥土盘山公路。
   一辆客车停下,下来多位男女旅客。
   阿只把谷婆婆背下车,阿措与其他两位伙子衣着民族服装。将竹竿制的担架撑开,棉被铺在担架上。
   阿措扶着阿只背上的谷婆婆,将谷婆婆小心翼翼放置担架上。
   阿只:阿妈,咱们回家去。
   阿措:谷婆婆,还有一个小时就到家了。
   谷婆婆没有一点声音。
  
   场景5 山路上/日/外
   阿只、阿措还有两位伙子,抬着谷婆婆往高低不平的山路走去。
   阿只脸上泪水“吧嗒吧嗒”掉落。
   山路有陡峭,有平坦。道路两旁有树林,有花草。
  
   场景6 山路夜晚/日(闪回)
   月光朦胧。
   谷婆婆黑色大圆盘帽,中襟上衣,排襟、后项圈和袖口用彩线挑有各色花纹图案。领口周围缀以金器、银器、珠宝和玉器百褶,下穿长白裙,背着十一岁阿只。
   谷婆婆(边走边喊,脸上挂满泪水):阿只,阿只,你要挺住,妈妈这就送你上医院,老天爷保佑,阿只平安无事。
   谷婆婆脚踩滑,滚下陡坡。
   谷婆婆鞋子掉落,脚手划破,脸上流着鲜血。
   谷婆婆(艰难起立):阿只,阿只,阿只你应一声呀,阿只,你有个三长两短,阿妈也不活了。(谷婆婆哭得揪心)
   谷婆婆心急,小跑起来。
   路上留下谷婆婆光脚踩出的一个个血印。
  
   场景7 路上/日/外
   山路崎岖,一路颠簸
   山路两边全是青油油地抽穗麦地。随着山势的起伏,错落有致的每块梯田。
   谷婆婆(声音低微):阿只啊,阿妈嗅到了麦子的清香,嗅到了山坡上的庄稼味。你们慢点走,莫把地里的麦子踩倒了。
   阿只(擦把泪水):嗯,阿妈。
  
   场景8 阿只家/日/外
   板顶、土墙民居。
   谷婆婆躺在床上。
   阿只:阿妈想吃点什么?
   谷婆婆(有气无力):水。
   沙玛依(端水进屋,她银光闪闪的大圆帽子。中襟上衣,排襟、前襟、后项圈和袖口用彩线挑有红红绿绿花纹图案,领口周围缀以金器、银器、珠宝和玉器百褶下穿粉红长裙。):阿妈,喝点蜂蜜水。
   谷婆婆摇摇头。
   沙玛依(用勺子将蜂蜜水喂到谷婆婆嘴边):阿妈,野生蜂蜜,营养好着哩。喝一口。
   谷婆婆慢慢地喝着水。
   阿只望望母亲,鼻子一算,流下泪,将头扭向一侧,生怕谷婆婆看见,他走出屋。
  
   场景9 队长家/夜晚/内
   队长身披蓝色流苏的察尔瓦,头上包着黑布包头。手握着旱烟杆,“吧嗒吧嗒”吸了两口,吐出浓浓地烟雾。
   阿只(递一支烟青蛙皮春城烟):队长,抽我的。
   队长(没接):你那烟没劲。你阿妈时辰不多啦?
   阿只(哽咽);是哩,队长,阿妈已经是今日不见明日的阳光。
   队长(叹息):你阿妈辛苦了一辈子,福还没享几天就要走了。哎!心酸呀!你两口子结婚这么多年,说啥也得生个孩子。她这一辈子冤呀!连孙子也没见着。
   阿只(眼泪掉落):队长,哦,不,幺叔,我们不是不想生,是沙玛依有病呀。吃了这么多年的药,还是白搭。哪里想到阿妈她,病来如山倒。
   队长(又往烟斗装满烟,划火柴点燃烟):你想阿妈与阿爸葬一起?
   阿只(点燃一直捏在手里支烟):就为这事与你商量,阿爸的坟地在麦地的窝棚里。若把阿妈的棺材也抬到阿爸的墓地一起合葬,那要经过十几块麦地,必须毁掉很多刚抽穗的小麦。
   队长:可惜呀,都已经抽穗的麦子。
   阿只:坏掉的麦子我赔。
   队长(吸了一口烟,在鞋帮磕了磕烟灰,吐出一大串烟雾,然后很坚毅地):阿只你放心,你娘是我嫂子,她帮衬了我一辈子,我无论如何也得帮她办好这最后一件事。
  
   场景10 野樱岭/日/外(闪回)
   谷婆婆背着几个月大的阿只与阿只爹举着锄头开荒。
   谷婆婆:他爹,要是咱们把这片山地全部开垦,种上麦子,往后咱们有了几个孩子也不会挨饿。
   阿只爹:这片山地开垦出来有十多亩,子子孙孙都受益。
   阿只哭泣。
   谷婆婆将阿只抱在怀里喂奶。
  
   场景11 野樱岭/日/外(闪回)
   一组空镜头
   一片金黄粒粒的麦穗
   阿只爹用木棍搭起一个草棚。
   谷婆婆(背着阿只,提着篮子来到):他爹,你看看被野猪啃了好几穴麦子,好可惜,该死的野猪。
   阿只爹:我不是在搭棚子了吗,今晚开始,我们就住在这里,追赶野猪。
   谷婆婆:好的,这麦穗糟蹋得我心痛死了。
   阿只爹:开垦了多年,这片山地一年可收一千斤麦子,吃不完还能出售。
   阿只爹拿起篮子里麦粑粑,倒出酒坛子白酒。
  
   场景12 野樱岭/日/外(闪回)
   一组空镜头。
   窝棚变成一冢新坟。
   一片绿油油的麦苗。
   谷婆婆领着六岁的阿只披白戴孝跪在坟前哭泣。
  
   场景13 房间/日/内
   阿措:谷婆婆这是野生天马炖老母鸡,你吃一点,把身子补好了,火把节你还要领咱们打歌。
   谷婆婆:我怕熬不到那天啦,我这身体吃啥都浪费,我要水。
   阿只:阿妈,你喝点鸡汤。
   谷婆婆:我就要喝水。
   沙玛依:阿措老弟,我来喂。
   队长(捏着旱烟筒):嫂子,沙玛依做啥你都要吃点,身体才是革命本钱。
   谷婆婆:老弟呀,到这份上吃啥都是浪费。
   队长:嫂子,儿女孝敬不到位,阎王爷要整罚后代的。阿只,跟我走一趟。
   阿只望望阿妈,依依不舍跟队长走了。
  
   场景14 生产队会议室/日/内
   会场坐了七个人
   队长;今天把几位找来目的,我不说大家心里也有数。谷婆婆时辰不多了,她想死后与丈夫合葬野樱岭,但要毁一大片青麦,让大家发表看法。
   大家看我,我看你没一个出声。
   老队长身披黑色流苏的察尔瓦,手握着长长旱烟杆,右手拿着一炷长香,吸烟时右手的香点燃烟斗烟丝。“吧嗒吧嗒”吸了两口,吐出浓浓地烟雾,感觉很舒坦样子。
   老队长:当年村里粮仓起火,谷老弟为抢救粮食烧死了,谷婆婆也把脸烧伤了……
   阿措:谷婆婆两口子对咱们村贡献不少,毁点麦子算啥。
   队长:现在刚过谷雨,麦子才抽穗,吃麦粑粑还要一个多月。最好能熬过麦收后,粮食是农民的宝,毁一棵麦子都心痛,全村粮食不充足。
   田山村民:对,这大的麦子是可惜。
  
   场景15 谷仓起火/日/外(闪回)
   一间浓烟滚滚房子。
   有村民喊:着火了!着火了!
   阿只爹冲进火海抱出一坛子种子
   火势越燃越大,阿只爹再要冲进火海,被村人拉住。
   阿只爹(心情急焦):我是粮食保管员,不抢出种子,明年拿什么种呀,让开!(甩开拉他的村民,再次冲进火海)。
   谷婆婆(见状):他爹!(追着阿只爹进入火海)
  
   冲进16 谷仓/日/外(闪回)
   火势扑灭。
   阿只爹直愣愣地躺在地上。
   谷婆婆脸部烧伤,她附在阿只爹尸体上万念俱灰哭泣。
   在场村民,个个泪水汪汪。
  
   场景17 生产队会议室/日/内
   老队长:那年队里家家户户缺粮,是谷婆婆把家里的麦子给大家喂孩子,自己带着阿只到山坡上挖野菜,摘野果度日,我们不能忘了人家的恩德,就是那一片麦子全糟蹋也不为过!
   阿措:我同意!我同意!
   队长:谷婆婆一生行善积德,老天爷会成全她多活些时日的。
   田山村民:但愿如此,这大的麦子毁了真的可惜。
   阿只:我阿妈要是熬不过麦收,糟蹋的麦子由我家口粮补偿。
  
   场景18 娘房里/日/内
   沙玛依将一盆脏衣服放进盆子里
   阿只进来:阿……
   沙玛依:嘘——(拉阿只走出房)
   谷婆婆用微弱的声音:阿…….只。
   阿只转回:阿妈。
   沙玛依端着盆子走出房。
   谷婆婆:麦……子熟……了么
   阿只:阿妈,现在刚过谷雨,麦子才抽穗,吃麦粑粑还要一个多月。
   谷婆婆断断续续:我等……你,给我……舀一碗凉水……我能撑。
   阿只倒了一碗水,在里面加了勺蜂蜜,一勺一勺喂给谷婆婆。
   阿只眼泪像断了线一样往下掉。
  
   场景19 院子/日/内
   晒满谷婆婆换下的衣服裤子,床单被套。
   天下起阵雨。
   沙玛依在洗衣服,她立马收晒在晾衣杆上的衣物。
   阿只从屋里跑出来:沙玛依,我来。
   沙玛依:这鬼天气,晒不干又换下这么多。
   阿只:老婆辛苦你了。
   老队长拎一提水果进来:阿只。
   阿只:老爷爷。
   沙玛依:老爷爷屋里请。
   老队长:我来看看你阿妈,沙玛依,久病床前无孝子,村里都夸你是个好媳妇。
  
   场景20 房间里/日/内
   老队长:谷婆婆,你还认得我不。
   谷婆婆(睁着双眼):认……得。
   老队长:谷婆婆,你会好起来的。
   谷婆婆(声音微微):好不…..了啦……我…..不怕死,我要…..等收了….麦子才走。
   老队长:妹子,你为咱们村子功劳不少,乡亲们会记住你的。
  
   场景21 田野/日/外
   一片连着一片,层层叠叠金黄粒粒的麦穗,像火红的晚霞。
   阿措与一群男女青年收割麦子。
   阿措(唱):
   麦粒粒,金黄黄,
   手拿镰刀来收割。
   满仓麦粒送情妹,
   妹呀,是否想念你阿哥。
   沙玛依:阿措老弟,年年麦收唱,收了麦子送情妹,我看你呀,麦子都送进自己肚子,怪不得,情妹娶不进家来。
   阿措:嫂子,不是我不想娶,是丈母娘还没把女孩奶大。
   沙玛依:阿措,等丈母娘把女孩奶大,你都白头发白胡子了。
   另一位女子:阿措,你想老牛啃嫩草呀。
   众人哄笑。
  
   场景22 操场/夜晚/外
   操场立着一堆麦草,麦草上竖着一捆麦穗。
   火光冲天。
   几位男子弹三弦、吹笛子、吹芦笙……
   一群男男女女穿着节日的盛装,手牵手、肩并肩,围成一个个的大圆圈。欢跳左脚舞。伴着铮铮作响的弦音,和着高亢清脆的歌调,时而蹉脚闪腰,时而折步跌脚时而摆手转身,舞步整齐统一,舞姿轻盈健美。
   沙玛依,阿措,队长,也在其中。
   (唱)月亮出来圆又圆,
   月琴芦笙声声响。
   又弹弦子又跳脚,
   欢天喜地把歌唱。
   ……
  
   场景辈3 房间里/夜晚/内
   谷婆婆回光返照,精神特爽。
   谷婆婆:阿只,阿只!
   谷婆婆:立夏天气凉,麦子收得强,阿只我听到阿措的歌声,我听到操场谢天神打歌声。
   阿只:阿妈,今年麦子大丰收。
   谷婆婆:丰收就好。
   沙玛依(端着冒热气麦面粑粑)妈,麦子熟了,这是你爱吃的麦面耙耙。
   谷婆婆(看着沙玛依端着新麦面粑粑,脸上溢出了开心的笑,用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我可以……安心地……去见你爹了。(头一歪去死了)
   阿只:阿妈!阿妈!(悲伤附在谷婆婆身上恸哭)
   沙玛依伤心哀哭。
  
   场景24 院子/夜晚/内
   阿只举起猎枪,朝天一声响。
   老队长、队长、阿措还有一些男女村民赶来。
  
   场景25 操场/日/外
   镜头:几位男子把一头大水牛宰杀倒地
   镜头:几只褪了毛羊、猪。
   镜头:成堆的鸡鸭,一群妇女在清洗。
   镜头:六口驾着旺火的大锅煮着猪、羊、牛。
  
   场景27 路上/日/内
   数百人的出殡,场面壮观。
   哀乐声,锣鼓声,唢呐声,笛子声,声声悲哀,忧伤,催人泪下。
   送殡人群,都哭得声泪俱下。
   远镜:出殡队伍犹如一条五颜六色的蛇弯曲身子慢慢爬行。
  
   场景27 坟地/日/外
   棺材安置土坑。
   祭师毕摩念念有词,似乎只有他自己才听得懂。做着一个个神神秘秘驱鬼动作。
   送殡队伍围着棺材绕圈,哭声撕心裂肺。
  
   场景28 坟地/日/外
   一组山林镜头。
   阿只与沙玛依披白戴孝跪在坟前哭泣。
   推出剧终
   2020年4月25日
  

共 4747 字 2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
转到
【编者按】一个感人又心酸的故事,谷婆婆一生辛苦操劳,年老时病入膏肓,临终前她想和老伴葬在一起。可与老伴葬在一起要损坏一大片麦田,于是谷婆婆强撑着虚弱的身体,期待着秋收。队长得知谷婆婆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开会商议谷婆婆夫妻合葬的事情,有的村民认为谷婆婆善良勤劳,年轻时还帮衬村民,即使合葬损坏麦子也情有可原;有的村民觉得损失粮食有点可惜。时光倒退到多年前,谷婆婆背着年幼的儿子阿只去看病,山路上留下了她一排排带血的脚印;谷婆婆和她的丈夫在山地上种麦子,赶野猪;谷婆婆的丈夫为救村里的粮食在火灾中丧生,谷婆婆也因此烧坏了脸。长大的阿只和妻子沙玛依守在谷婆婆床边,麦子大丰收,谷婆婆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麦面粑粑就过世了......故事采用倒叙的手法,将一个辛劳、朴实的劳动人民形象跃然纸上,读来催人泪下,好剧本,推荐阅读,感谢赐稿八一!【编辑:紫凝雪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429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紫凝雪芙        2020-04-25 12:59:21
  一个感人又心酸的故事,谷婆婆一生善良勤劳,却被病痛折磨着身躯,她一直支撑到麦子丰收才离世,读来催人泪下。感谢赐稿八一,遥祝春祺!
2 楼        文友:懂得知足        2020-04-25 13:31:53
  感谢紫凝雪芙老师的推介和精彩点评
3 楼        文友:墨林        2020-04-25 20:24:07
  为了这片土地,为了这点粮食,人需要多大的精神力量?看着心酸,催人泪下!感谢赐稿八一文学,期待新的精彩!
墨林
4 楼        文友:淡淡的云彩        2020-04-26 15:53:51
  感人而又心酸的故事,谷婆婆一生勤劳善良,为了填饱肚子,为了保护粮食,付出了很多。等到麦子成熟,却没有吃上一口麦面粑粑。让人泪目的好小说!
淡淡的云彩
共 4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小熊福彩 牛蛙福彩 福赢福彩 鑫源福彩 多宝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博易福彩 人人发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开奖

小熊福彩 牛蛙福彩 福赢福彩 鑫源福彩 多宝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博易福彩 人人发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