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暖】消魂水庫纪(话剧)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淡雅晓荷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晓荷·暖】消魂水庫纪(话剧)

编辑推荐 【晓荷·暖】消魂水庫纪(话剧)


作者:李希华 白丁,33.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58发表时间:2020-03-18 15:11:33
摘要:提要:剧本展现的是农村当代生活,作者在社会动荡,贫富变异的浪涛的下面,捕捉家庭生活,爱情生活这个特殊领域中涡流,而且,他观照的重点并非是青年人初恋的激情,而是饱经沧桑的中年人在旋涡中心搏斗的情景,在他的意识中,不管生活是贫是富,不管文化层次是高是低,在这个特殊领域中,也潜藏着美好动人的东西。

时间:当代
   地点:皖东农村
   人物:吴花草―――深受精神折磨和苦难生活万峦疲倦熬煎的普通农村妇女
   孙大嘴―――吴花草之夫,一个长相丑陋没有能耐的窝囊农民
   郑山柳―――吴花草情人,下台的村干部,虽不得志,却精明过人
   楞头―――孙大嘴之子
   桃枝―――楞头之妻
   赵乡长―――农村基层干部,心地善良,文化素养不高
   瓜仔―――郑山柳和吴花草的私生子
  
   (一)
   [七十年代末,火热的盛夏,当午的骄阳,刺耳的蝉鸣使人想而生畏。
   [清澈透底的消魂水库散发出阵阵舒心的凉气;水库大坝下一片翠绿色瓜田飘溢醉人甜香。刚刚搭起的草棚屹立在瓜田一旁。
   [幕启时,场上静无一人。可听见水库内“扑通、扑通”的游泳声。接着,孙大嘴从水库大坝爬上。他四十多岁年纪,中等身材。他大嘴不停流出的清水不知是从水库带上来的还是体内固有的,一直往下淋,淋到两条害过小儿麻痹症的粗细不一的光腿上。
   孙大嘴(斜着眼睛大喊)柳哥!过来呀。过来吃袋烟歇息!日头烘烘的,狗都钻到床底下直伸舌头儿,你却不嫌热,老是在地里捣鼓。
   [郑山柳,四十七、八岁年纪,乡下庄稼汉里的精明人,身材高大魁梧。他一手掂小锄,一手用毛巾擦汗,上。
   郑山柳(自言自语)夏日锄破皮,强似冬日犁一犁。我看小草芽又露头了,就………(转身向孙大嘴)噢呀!你又下水打汪了。
   孙大嘴(边穿衣服边笑)嘿嘿。真热呵,刚刚从水里上来,头上又冒汗。我恨不得搬那里头去住。
   郑山柳:你要是王八,就可以住在水里了。
   孙大嘴:当王八我也愿意!你不知道钻到那里头多快活。不信你把衣服脱掉,下去试试看。
   郑山柳:我不,我不想洗凉水澡
   孙大嘴(歪头诡秘的)怎么?你不敢下水,八成昨晚干坏事了!
   郑山柳:去你的!
   孙大嘴(大笑)哈哈哈……嫂子死了十几年了,这么长日子,你怎么能熬得住?
   郑山柳:捆上经得打,没米能忍饿嘛。
   [他俩走进瓜棚蹲下抽烟。
   孙大嘴(一本正经)柳哥,快找个伴吧!
   郑山柳(摇头)算了。头些年,吃上顿没下顿。现在生活好转,我又到这年龄……(眼眶里溢出泪花)我可没你那福份哟!
   孙大嘴(怒气陡生)我有福份个球!好比驴屎蛋外面光,跟没女人一样。你我兄弟不外,说出也不怕你笑话,整年整月她大腿摸也不给摸。
   郑山柳(大震)为什么?她当初不是自情自愿嫁给你?
   孙大嘴:哪是自愿?是天意!是这消魂水库做的媒。
   郑山柳(不解地)这消魂水库……
   孙大嘴(突然来劲,神秘地)家丑不可外扬,柳哥,你可不要对外人说。
   郑山柳:大嘴,你跟我讲话,等于锁到箱子里,咱弟兄们相处,也不是一年半载,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
   孙大嘴:清楚,清楚。你像一盆水,我能看到底,(有些感动)你当干部年月,哪年救灾不是给我头份。我忘不掉村里吃食堂,你经常拿刚出锅的大馒头,让大伙打赌,看谁能一口吃下,我不费吹灰之力……
   郑山柳:看到馒头嚼到你嘴里翻不过身,我真担心弄出好坏。
   孙大嘴(越发感动)我心里有数,你是变着法儿让我吃饱肚子。
   郑山柳:别提那些寒酸事了。(提醒地)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来?
   孙大嘴:是的。看我扯到哪去了。(略顿)柳哥,你还记得修水库那会儿事吗?你那会儿是干部,我那会儿是民兵。身背大盖枪,晃来晃去,保卫人民果实嘛!我自个也得到实惠。是个月色头夜晚使我走红运的。我巡逻来这儿,朦朦胧胧看到土塘下睡着两个人。我拉动枪拴正要喝叫,其中一人像兔子似的逃跑了。可我抓到另外一个人,你猜谁?吴花草!
   郑山柳(战栗)吴花草……
   孙大嘴(津津乐道)我第一次开了眼界。大会小会做积极分子报告的是她;区、乡、县劳动模范是她;为父老乡亲扭秧歌的是她;在这儿干丑事怎么也是……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出名的美人,说话像唱歌似的妞儿,两眼长在头顶上的傲骨丫头……怎么突然跪到我面前求饶?我以为自己做梦,我叫她供出那个男的,她死活不说……
   郑山柳(入迷地)后来,她后来怎么就肯嫁给你呢?
   孙大嘴:我拿到脏证,就是垫在身下的一条花裤衩。我舅爷在县公安局干差事,我把它送上去,公家会化验得明明白白。说不定男女都进班房。让她知道厉害,这是硬的;接下我又软化,只要答应嫁给我,天大事一笔勾销。软硬一齐来,她搁不住攻,后来就……
   郑山柳(长叹)呵!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孙大嘴(奇怪)你明白什么?
   郑山柳(随机应变)明白了你大嘴也有两手,还有这么一段动人故事。
   孙大嘴:不瞒你说,她跟我成亲以后的老长日子,仍然“身在曹营心在汉”。哪有夫妻不吵架呢?可我们不同,稍稍搬弄两句嘴舌,她就跑了。老猫上锅台――老熟路,她哪儿也不去,只奔水库。你以为去寻死吗?(冷笑)嘿嘿,她没那骨气,她在水库边走来走去,一会儿哭,一会儿诉,像寻找她的魂。别人不知底细,我一本清册:她想她的野汉子。
   郑山柳(不能自制地)啊……
   孙大嘴(庆幸地)后来,她总算给我生儿育女了。嘿,人家真有几份义气哩。直到这时也没忘那条花裤衩儿,她为保护野汉子名声嘛。我头脑一热还给她,想不到脏证销毁,她杂毛起来。哼,便宜没好货,老子有办法治她。
   郑山柳(五脏俱焚)我看得出,我看得出…………咱们两家田连边埂,我怎么看不出呢?怪不得你春耕时现成牯牛不使却让她用铁锹挖。
   孙大嘴(得意)是的,人挖和牛犁大不一样,你看我这二亩瓜长得多旺!
   郑山柳(不平地)你就知道你的瓜!一入夏,她就被你撵到荒郊野外。这座摇摇欲坠草棚是她的窝,她像狗一样为你看守这片瓜。
   孙大嘴:(讥讽地)她不是喜欢消魂水库吗?我让她住这儿,比家里自在。
   郑山柳(自言自语)也许是,也许是……(茫然地)我该耪地了。
   孙大嘴(扫兴地)怎么,你不歇了?
   [郑山柳没回头,一直走去,下。
   孙大嘴(狠捶脑袋)我真傻!跟郑山柳唠叨这些干啥?(无名火突然暴起)骚女人!要不是她做出丑事,我怎么会跟人家说这堆废话?
   [“楞头爸!”一句响亮的女声呼唤,使孙大嘴“腾”地站起。稍顿,他又赌气蹲下。片刻,走上一位女人,她就是孙大嘴的老婆吴花草。四十岁女人正是发胖年龄,她却特别消瘦。晒得又黑又红的瓜子脸挂满汗水。
   吴花草(手扶铁锹喘息)这儿有道坎,板车上不来,你快帮着推一把。
   [孙大嘴不动身。
   吴花草:(大吼)你聋了还是哑了?!
   孙大嘴(跳起)你个“扫帚星”!整天咒我。你巴望我聋,你巴望我哑,那样你就能……
   吴花草(气急地)你说,你来不来推?
   孙大嘴:你往日怎么拉的?今儿个骚劲跑到哪儿去了?
   吴花草(怒斥)狼心狗肺东西。你清晨还没起床,我就把瓜拉到集上。瓜刚卖完,我没有喘气,又拉一车土粪到这里。叫你过来推一把,你还放臭屁。是人能这样做吗?
   孙大嘴(恶毒影射)对对!不是人。不然怎么跟两个男人睡觉……
   吴花草(克制地)我知道你会说这话。当初,也没有遮着盖着,你是认瓜,摘瓜。后来成了你的话柄,二十多年来,你不断这么拾掇我、折磨我……
   孙大嘴:不这么做,你还要上天呢!
   [孙大嘴走出瓜棚,下。
   吴花草(哀诉)我那敢上天,我在地狱底层。我身上没有一件像样衣裳,夏天,我奶顶长疮无钱医治,痛得整夜整夜不能睡觉。我一边无法忍耐哭叫,一边还要不停地为熟睡的孩子赶蚊虫。为顶起门头过日子,重活脏活我都干。不落一声好,召来的是你百般羞辱……(长叹)天哪!我为什么要这样活着?
   [吴花草的一车土粪,被郑山柳默默拉来。他在吴花草面前,低低地勾着脑袋。
   郑山柳:花草,我来了。
   吴花草(冷冷地)你来干什么?
   郑山柳(尴尬地)我帮你把粪车拉来了。
   吴花草(平静地)好,我让大嘴谢谢你。
   郑山柳(满足地)二十多年,你总算跟我说句话了。
   吴花草(讥讽)你帮了我的忙,我能不领情吗?
   郑山柳(无限痛心地)花草,你过得太苦了……
   吴花草:哈哈哈!我不苦,我很幸福。我有丈夫,我有儿女,我有美满家庭………
   郑山柳:花草,你说的不是实话。你在骗你自己,你在骗我。你四十岁才过三个月,头上已经长出白发。不能忍受的苦难像虫子一样啃咬你的心,掏空你原有的美好。你脸上愁容长年不消,你两颊泪痕终日不干……
   吴花草(无力地低下头)这与你有什么相干?
   郑山柳: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讲这些。像一个醉酒的人不把脏物呕吐出不快,我还是要跟你说。先说孙大嘴,你把他当丈夫,可他没有把你当妻子。他把你当作………
   吴花草(气愤)这是我家庭的事。(警告地)你有什么资格评长论短?
   郑山柳(生气)好一个美满家庭!却没有你的位置。你是孙大嘴拾来的便宜货,他一点儿不心疼地把你丢在荒郊野外。你只是他家会出力的一头畜牲。
   吴花草(泄气地)我甘愿做他家畜牲。
   郑山柳(喃喃自语)甘愿,甘愿……我知道你甘愿做他家畜牲。(痛苦地)我也没有办法改变你。我只是想帮助你,减轻一些痛苦……可是,我的希望和努力都成为泡影。你无情地拒绝我的热心。你每次拉车从这儿过,我悄悄走在后边推一把。看到你轻松地爬上坡,我多么兴奋!可是,当你回过头看见我,你脸上陡然结冰……我知道你恨我。(回忆)那天晚上在水库和你欢遇,我确实答应过要娶你,回家同老婆离婚。可是得知她身患不治之症后,我张不开口。尽管从小包办婚姻,对她没有感情。她毕竟是人,危难时候,不能再伤她的心。她果然没过多少年……我没有娶你为妻,可我从那时决定终身不再娶。
   吴花草(茫然地)流走的水,还提它干什么呢?
   郑山柳(信心百倍)不!流走的水照样能回头。你看岗东回龙泉,转过九九八十一个弯,最后还不是又流到原处了吗?
   吴花草(害怕地)郑山柳!你……
   郑山柳(企盼地)花草,让我们也像回龙泉吧,转了这么多弯,就不能归原处吗?!
   吴花草(痛不欲生)郑山柳!你别说了……你走,你赶快走!
   郑山柳:我不走!你看,西边黑了天,暴风雨就要来了!
   吴花草:我一点也不怕。我盼望暴雨淹死我,雷电劈死我……你走吧!
   [郑山柳艰难地往后退,下。
   [静场。
   [吴花草哭泣。
   [低低乌云翻卷而来。隆隆雷声由远而近。天空越过越黑。霎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吴花草(悲哀地)风来了,雨来了!村上家家户户一定都在忙乎。散放在外头的衣物、柴草、农具、猪、鸡、牲口都能得到主人的关照。可我不如它们……(四处观看)只能遮点太阳的草棚,怎么抵挡强大的风雨?(冷雨淋在她身上,她四处躲藏)这儿,这儿……草棚内无处不漏雨。(她头上顶条化肥袋,缩在拐角,一道勾子闪,一声炸雷使她惊恐)难道雷电真要劈死我,暴雨真要淹死我?
   [灯光照亮另一个表演区。郑山柳怀抱白色塑料纸顶风冒雨,跌跌撞撞走上。
   郑山柳:我恨自己没有回天力量,眼睁睁地看着风雨肆虐苦命的花草。
  
   [草棚内,屋漏渐止。
   吴花草(惊喜)呵,雨停了。(细听,奇怪)不对呀!外边风更大,雨更急,草棚内怎么会突然……(抬头看见郑山柳,猛省)是他!(感动地)山柳,您快进来吧……
   郑山柳(惊愕)你叫我吗?叫我进来吗?
   [郑山柳走进草棚,脸上泪水和着雨水不停地往下滴。
   吴花草(轻声)你冷吗?
   [吴花草伸出一只手,郑山柳紧紧攥住,舍不得松开。
   郑山柳(激动)花草,你摸摸我的心,它在为你跳动。二十多年来,它一时一刻也没停止。
   吴花草:山柳,你能想像我怎么想你吗?
   郑山柳:你是怎么想我?花草,你快告诉我。
   吴花草:你看我的手指!
   郑山柳(惊问)你的手指怎么短了一节?!
   吴花草:我自个咬掉的……
   郑山柳:你为什么要咬掉手指?
   吴花草(伤心、泣声)我恨,恨我自己……(回忆)我嫁给孙大嘴,心里还在想你,怎么过得好呢?后来生了孩子,我才觉得这辈子完了。要知今日,刀压脖子我也不愿意。你那时已成单身,无牵无挂。我想困在笼中的小鸟,希望你把我救出。夜晚,我一边忍受他的鼾声,一边想象怎么跟你远走高飞。哪怕过一天日子……我大睁双眼,从天黑盼到天明。当我看到眼前家庭、孩子,才意识到自己荒唐。抛夫弃子,天理不容,我会成为千古唾骂的坏女人。我跟自己发誓,从此安分守己过日子。可是一到夜晚,我的誓言无影无踪。我就是这么反复梦想,反复悔恨。为斩断邪念,我就把手指……(泣声)

共 24129 字 6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34...6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部在当代农村上演的“活剧”,真实地描写了吴花草和郑山柳在特殊背景下的爱情悲剧以及他们在生活的漩涡里搏斗、挣扎的情景。人物性格鲜明突出,具有典型性,戏剧冲突是在一定的社会背景下展现的,从故事情节和人物性格,我们可以了解一个时代农村人的家庭生活和扭曲的爱情婚姻。戏剧善于表现人物的内心活动,通过人物的动作、表情、独白等多种形式展示了出来。话剧是语言艺术,动作性强,其中就包含内心活动。从话剧里,我们看到了人性的真善和假丑之间的斗争,在关键时候,善良的人性在好人身上总会闪光的,像吴花草和郑山柳,曾经想为他们的爱情毒死孙大嘴,可在孙大嘴跌倒后,吴花草内心的善良本性就占了上分,不仅对自己的想法自责,而且,治疗及时护理精心。包括郑山柳,也算个“好人”,帮助吴花草,再次感动了吴花草,两个中年人是真心的相爱,可那是在道德上受到谴责的扭曲的爱情。他们还有了爱情的结晶“瓜仔”,瓜仔最后的死给了他们致命的一击,吴花草精神失常,后来跳进了“销魂水库”,这是一出人间悲剧。剧本有“戏”,人物性格丰富,主题具有时代性。话剧在舞台说明和场景交代上,干净利落,没有虚笔。人物安排合理,剧情剪裁得当,适合舞台演出。看完剧作,我很受感动和触动,对人物的不幸结局深表同情。李希华老师是我们安徽省著名作家,有多本小说和剧本问世,并且获得了很多奖项。他去年编写的剧本《抗大母亲》,在县、市以及北京演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为安徽省文艺界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今天再读李老师佳作,三生有幸,晚辈实在不敢对老师佳作妄评,还请李老海涵。感谢李老师支持晓荷,顺祝老师安康。佳作予以推荐。【编辑:高令亚】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高令亚        2020-03-18 15:15:27
  一篇很有实力的话剧作品,剧中戏剧冲突激烈,反映的是人与时代和命运的矛盾。一部反映当代农村生活缩影的好剧。荐读。再次感谢安徽省名作家李希华老师的艰辛创作。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淡泊名利,宁静致远。
2 楼        文友:何叶        2020-03-18 16:28:32
  欣赏李哥佳作,感谢支持社团。确实棒!学习了。期待更多精彩哈!
我是禾小妞,你是谁我不管。
共 2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恒发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唐龙福彩 乐尚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 百易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 5亿福彩 全能中福彩 小白福彩

恒发福彩 幸运飞艇官网 唐龙福彩 乐尚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 百易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 5亿福彩 全能中福彩 小白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