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人生百态】倾心(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暗香·人生百态】倾心(小说)

精品 【暗香·人生百态】倾心(小说)


作者:毛宝 布衣,183.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78发表时间:2019-11-01 00:11:29

【暗香·人生百态】倾心(小说) 后来的后来,欧阳斐才知道一见倾心是一种折磨。爱情的甜味,被生活的酸涩冲泡后,就变成了一杯浓郁的苦茶,个中滋味只有品茶人才能明了。
  
   一
   南塘的太阳总是很热烈,它的光芒伴随着大片的云朵,覆盖在这个隐藏于山区的小村落上空。如今正值旱季,什么都显得恹恹的,欧阳斐蹲在村口的溪水旁,拿柳枝逗鱼玩儿。
   突然,一阵似有若无的马铃声飘忽而来,欧阳斐抬起头看着不远处那座石桥,一对人马恍恍惚惚的身影,随着石桥拱起的形状,慢慢移行。
   她于是停下手中的动作,站起来,踮起脚奋力张望,当她看清楚来人后,欣喜若狂地往村里奔,边跑边大声喊:“娘,娘!爷爷和爹回来啦!”
   欧阳镜和欧阳唤玉的归来,使整个村的人都骚动起来,大家拥挤到村中心的四方街上,能歌善舞的男人女人登上四方街的戏台,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对于这个贫苦的地方来说,欧阳镜就像是他们生存的希望。
   欧阳家世代都是朝中宦臣,后来因朝内严重的派系纷争,欧阳镜辞了官,从江西沿途赶来,定居到了这片被人们称为南塘的小村落。
   南塘周边有很多盐井,欧阳镜便用留存的积蓄买了几匹马,平时运盐到南边一些较发达的地方换些钱和物品,在当地小有名望。
   南塘很小,整体的布局像一个五边形,周围都是山,将村落柔柔地裹在怀里。欧阳斐没事儿的时候,总是绕着最外延的路一圈圈地跑。
   也就是在这村落的外延,欧阳斐撞见了殷皓。
   第一次见殷皓的时候,欧阳斐才七岁。那是一个血色染天的黄昏,周围没有一丝风,她远远看见一个黑漆漆的身影蜷缩在土墙的角落里,起初她以为是一条野狗,慢慢走进后,才发现是个男孩儿。
   被救下来的殷皓,几年前没了爹娘,后来一路讨饭到了南塘。
   小时候殷皓又黑又瘦,一副发育不良的模样,加上不爱说话,总是被其他小孩儿欺负。欧阳斐就扛着一根棍子,整天跟在他后面保护他。
   直到有一天爷爷让殷皓随着马帮出门运货,欧阳斐才发现殷皓已经高出自己一个头,不需要自己保护了,这才把棍子收起来。
   于是,欧阳斐的生活除了在村口等爷爷和父亲外,还多了一个天天挂念的人。
   台上奇特的唱腔“咿咿呀呀”绵延不绝,台下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少年全神贯注地看着,丝毫未曾注意到身后的欧阳斐。待他发现的时候,这个小他两岁的姑娘,已经坐在了他的脖子上,两只手紧紧揪住他的耳朵。
   少年猛然一惊,站起身来想甩掉粘在身上这个人,奈何对方也用了极大的力气,这一纠缠,两人都摔在地上,引得周围人阵阵发笑。
   少年从地上爬起来,这才看清楚来人,他生气道:“小斐,你怎么这么闹!万一把你摔伤了,你爹爹要打我的!”
   穿着白衣蓝领褂的小姑娘笑作一团,躺在地上看着他,目光炯炯:“就是要打你,谁让你刚回来,一句话没和我说就盯着戏台上女人看,我不高兴了!”
   “胡闹!”欧阳镜双手背在身后,瞪着欧阳斐。
   这一声训斥,让欧阳斐收敛了许多,她从地上爬起来,低声唤了句“爷爷”,迅速低下了头,两只无处安放的小手绞来绞去。
   欧阳镜总是紧锁着眉头,背负着整个村庄的发展命运,让他无论何时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欧阳斐自小最怕他。
   欧阳镜的目光没有在孙女身上停留,而是对着旁边的少年说道:“殷皓,你跟我来,我有事情交代给你。”
   今晚不同于以往,欧阳镜似乎有着一个大计划。欧阳斐好奇心胜,偷偷跟着他们,想去探听一些消息。
   原来,欧阳镜听说很多马帮会把茶叶、盐、银等经十和运往吐蕃,往返一次赚的银子够一家老小舒舒服服过好长时间了,欧阳镜决定走一趟吐蕃,让殷皓做二锅头,帮他管理马帮。
   殷皓低头思索了片刻后,点了点头。
  
   二
   马帮动身这天,因都知道了此去与以往不同,少则半年、多则一两年,全村人都来送行。
   欧阳镜眼周的皱纹依旧掩饰不住他凌厉的目光,他坐在头马上,马身挂着红花,那绚丽的色彩和即将湮灭的星光辉映在一起。
   太阳刚露出一角的时候,欧阳镜扯了一下缰绳,那匹健硕的头马抬起前蹄长长一声嘶鸣,由二十几人组成的队伍就在这长啸声中出发了。
   殷皓回身望了望人群,他没有看到那个皮肤白皙,眼睛发亮的小姑娘。或许是睡过头了吧,他眯了一下眼睛,扶了扶右肩的包裹,融入长长的队伍中。
   当欧阳斐得知马帮要去吐蕃的消息后,突然变得沉默寡言,总是出神发愣,爹娘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
   欧阳唤玉知道女儿自小就和殷皓耍在一处,所以私下找殷皓,让他问问欧阳斐怎么了。
   结果殷皓一接近欧阳斐,欧阳斐就躲到一边去。有时候在村子里碰到,他刚张嘴想打招呼,欧阳斐白了他一眼,就迅速跑掉了。
   一直到马帮出行前,欧阳斐没有再和殷皓说过一句话。
   马帮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日落必息,绝不赶夜路。此时尚未出境,所以还算安全,每个人都一脸轻松。
   马帮内部为了方便管理,划分为几个小组,有些负责看马喂马,有些负责做饭,还有些负责抵御危险。
   做晚饭的时候,负责食物的一帮人出现了骚动,欧阳镜打发殷皓去看看闹什么。
   殷皓应了,片刻回来,答复到:“队伍多了一个人。”
   “哦?”欧阳镜皱了一下眉。众人已经把混入队伍的瘦小男子压了上来。
   有个彪形大汉按着那个男人,粗声说:“这小子一直跟在我们队伍后面,大伙都没注意。刚才我打发人去洗菜,才发现他躲在马后面,鬼鬼祟祟,我问他什么他也不答,不知道是不是想偷东西!”
   欧阳镜沉声问那个被彪形大汉压着的男人:“你到底是谁?”
   话音刚落,旁边的殷皓低低惊呼了一声。
   欧阳镜顺着殷皓的目光仔细看了看跪着的男人,呼吸急促了起来,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那人面前,一把抬起他的脸,怒喝道:“死丫头!找死是不是!”
   欧阳斐瑟缩着看着欧阳镜,咧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爷爷。”
   她把自己的脸抹的灰黑,裹了一件打满补丁的男式袍子,不仔细看还真以为是个刚成年的少年。
   晚饭的时候,气氛凝重。
   欧阳镜接过殷皓递过来的酒,一饮而尽。
   火焰烧灼着木柴,发出噼噼啪啪的细微声音。欧阳斐端着稀饭,乖巧地坐在殷皓旁边。
   突然,欧阳镜用一种压抑着怒火的声音说道:“明天天一亮,就让青宇送你回去。”
   名唤青宇的男人,正在给欧阳镜添饭,听闻此,立刻挺直腰板,恭恭敬敬地说道:“青宇一定将小姐安全送回南塘。”
   欧阳镜沉吟了片刻:“送回去就不用再回来了,耽误事儿,你留在村子里帮我儿子一起照顾好那些孤儿寡母。”
   青宇点了点头,应了,他瘦削的侧脸被火光升腾起来的烟雾遮住了大半,看不清眉眼。
   欧阳斐注视着爷爷的侧脸,刚想辩驳什么的时候,被殷皓捏了捏肩膀,硬生生把一堆话咽在肚子里。
   午夜的时候下了一场急雨,幸好帐篷搭的牢固,大伙都已经进入梦乡。
   乌云散开,莹白色的月光完全透了出来。
   月光落在地面上,反射出斑驳的痕迹,像人哭过后,留在脸颊上的泪痕。
   “东西收拾好了?”不用回头,殷皓也知道是谁。
   今晚他值夜,一个人坐在帐篷外面,不时翻一下火堆,防止熄灭。
   “没什么好收拾的。”欧阳斐踢了一下落在地上的叶子,坐了下来。
   “你怎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难道你不知道我混进马帮是因为你吗?当初你答应爷爷去吐蕃,我就不高兴,但是也没办法,如今想混进来和你一起,你连帮我说话都不肯!”欧阳斐抬起头,那是一双黑的发亮的眼睛,里面跳跃着簇簇火苗。
   “马帮怎么能有女人,还是个小姑娘。”殷皓避开她的目光,看向月亮。
   欧阳斐有些生气,往他的身边挪了挪,用手捏住殷皓的脸,用力掰向自己:“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我觉得不嫁给你我会死!”
   殷皓被她这么一捏,脸都鼓了起来,两人终于目光对视,殷皓嘟着嘴说:“小斐,女孩子这么主动不好的。”
   随即两人笑作一团。
   天似乎快亮了,殷皓推了推靠在自己肩膀上打盹儿的欧阳斐:“小斐,到帐篷里再睡会儿吧。”
   “我不要。除非,除非你答应回来就娶我。”
   殷皓有些怔怔,他低头看了看似乎在说梦话的女孩儿,终于小声说道:“小斐,一定要等我。”
  
   三
   “小斐,你走慢一点,走那么快做什么。”青宇背着大包小包,气喘吁吁。
   欧阳斐在前面闷着头赶路,一边走一边甩着马鞭,嘴里小声嘟囔着:“真是废物。”
   欧阳斐从小就讨厌这个青宇,因为她记得,当殷皓第一次出现在青宇面前的时候,青宇昂着头,一脸不屑:“小斐,你怎么跟一个小叫花子混在一起,你看他脏兮兮的,还那么瘦,一定得了传染病。”
   欧阳斐上去直接把青宇踹进河里,周围一通哄笑。
   “小斐,前面有炊烟,应该有人家,天色这么晚了,还是赶快找个地方落脚吧。”
   欧阳斐答应了一句,又自顾自的走在前面。
   青宇擦了擦头上的汗,紧紧跟上去。
   夜已经很深了,寄宿的这户人家只有一对老夫妇,儿子前几年得了重病去世了。或许是很少见到生人的缘故,夫妻俩非常热情,不仅给两人做了饭,还帮他们准备了两间房。
   欧阳斐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这夜的风有些大,门窗幽然作响。
   外面似乎开始下雨了,雨夜总是带着一些不好的征兆。
   忽听得有人开门的声音,欧阳斐喝了一声:“谁?”却发觉自己的声音似蚊蝇一般,想伸手去拿枕旁的马鞭,可是浑身一点都动弹不得,心下慌了起来。
   那个人径直走到欧阳斐的床前,欧阳斐浑身无力,双眼勉强睁开一条缝,却怎么也看不清来人的脸,听呼吸声是个男人。
   男人在床边停留了片刻后,开始动手剥欧阳斐的衣服。
   欧阳斐这才醒悟应该是被人下了药,她只觉得羞愤难当,用力咬自己舌尖,想让自己摆脱这种束缚感,片刻后一股腥甜传入口腔,可是四肢还是不能动。
   欧阳斐的眼泪大片大片流了出来,她想起了殷皓,小时候殷皓教她骑马,不小心扯了她的衣服,露出半个肩膀,殷皓赶快脱下自己的衣服把她包裹起来,脸红的就像漫山遍野盛开的杜鹃。
   此时被这样一个男人轻浮,欧阳斐真想一死了之。
   窗户突然传来破裂声音,有个人跳了进来,一把剑舞得风生水起,不过两三招就把这个男人制服了。
   紧接着,迅速往欧阳斐嘴里塞了一丸药,欧阳斐咽下后才觉得四肢渐渐恢复了知觉。
   她睁开眼一看是殷皓,便再也抑制不住眼泪,扑到殷皓怀里大声哭起来。
   殷皓没有说话,一直拍着她的背,待情绪稍稍平复,欧阳斐一个转身拿过马鞭,朝被殷皓反捆双手,扔在屋角的人狠狠抽过去。
   男人被批头盖脸抽了一顿鞭子,不觉发出低吟,欧阳斐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收回鞭子,低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平日里唯唯诺诺只会拍爷爷马屁的青宇。
   青宇满脸血污,冲她道:“我青宇自是身端影正,日后一定娶你,还你清白!”
   欧阳斐听到这个家伙如今还能一脸正气说出这种话,忍不住咬紧牙又对着他抽了好几鞭。
   青宇被打的半死,仍然嘟囔:“殷皓这个小子有什么好,不过就是个有人生没人养的野人!”
   欧阳斐听他这样侮辱殷皓,转身从殷皓身上抽出剑来,用力朝青宇的心脏部位刺去。
   这一剑被殷皓拦了下来,擦过青宇的胳膊,掉在地上。青宇还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殷皓冲他道:“念在往日情谊,今日的事情只有我们三个知道,不会告诉南塘的其他人,你现在给我滚!”
   青宇抖落掉早已被欧阳斐打散的绳子,站了起来,他没有流露出怯懦的表情,而是昂着脸,冲着欧阳斐说:“小斐,日后我必有所作为,回来娶你。”
   欧阳斐气得大吼:“滚!”
   青宇咬了咬牙,抚着被打伤的胳膊,走出了房子,消失在茫茫的雨夜。
   两位老人被打斗的声音惊醒,这个时候才瑟瑟发抖地走出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斐赶快平息了一下情绪,轻声说:“阿婆,别怕,这是我哥哥。白天和我一起的男人有事儿先走了,我爹担心我,就让我哥哥来保护我。”
   老婆婆佝偻着腰,勉强直了身子看着站在逆光中的高大少年,油灯的光晃了两下后,她终于看清了这个人,总觉得眉眼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但外貌不像坏人,颇有些英雄虎胆的气魄。
   遂笑着说:“没事就好,这个地方时常有山贼,我以为山贼闯了进来,二位早些休息吧。”
   说完两位老人便双双回房间了。
  
   四
   殷皓一直不太相信青宇的为人,趁着马帮赶到十和中转歇息的间隙,谎称自己落下一个要紧的东西,骑了一匹快马赶回来,碰巧遇到青宇轻薄欧阳斐,还好到的及时,事后想想,真是后怕。
   第二日,殷皓决定把欧阳斐送到官道上再回去同马帮汇合,他计算着时间,应该不会耽误太久。

共 9593 字 3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3
转到
【编者按】一篇以殷皓和欧阳斐的情感故事,殷皓从小是孤儿,从小和欧阳斐一块长大,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两人相互爱慕。直到殷皓和欧阳镜他们外出走马帮赚钱,由于欧阳斐也想跟着去,可是这一路也困难重重,被其父派青宁送了回来,在夜晚寄宿于一位老婆婆家里,可是这个青宁却起了歹心,还好殷皓及时赶到阻止了他。可殷皓再回马帮的时候,却被青宁诬陷,欧阳镜也相信了他,直到他们回到南塘后,欧阳斐却没见到殷皓,骑着小红马就去找殷皓了。而此时的殷皓也受了重伤,幸亏欧阳斐找到了他。直到殷皓醒了过来,无意间听到老婆婆说起殷皓的父母,原来他父母的意外,都是源于欧阳斐的父亲欧阳唤玉,当年要不是他把病重的殷耀楠扔下,或许才不会到如今的结果。最终的殷皓和欧阳斐,还是没能在一起,或许有些让人感到惋惜。小说流畅,文笔细腻,人物刻画鲜明,情节跌宕起伏,环境描写细致,或许就因为这个心里的隔阂,让他们始终无法在一起,那是他们相互的疼痛。或许一开始便要说开,这样一来也不会有情人不会眷属的。问好作者,感谢来稿暗香,祝创作愉快,期待再次来稿,力推佳作共赏!【编辑:易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1010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易辞        2019-11-01 00:43:36
  品读佳作,期待更多精彩,推荐文友共赏~~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1 楼        文友:毛宝        2019-11-01 21:52:42
  谢谢编辑大大辛苦点评~
2 楼        文友:圈圈是句号        2019-11-01 17:33:56
  很吸引人,期待更多佳作。
随性而活,性如流水
回复2 楼        文友:毛宝        2019-11-01 21:53:07
  谢谢谢谢。
3 楼        文友:易辞        2019-11-01 21:46:01
  祝贺老师,荣获精品文,期待更多精彩~~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3 楼        文友:毛宝        2019-11-01 21:53:33
  谢谢编辑推荐~
4 楼        文友:樱水寒        2019-11-01 23:13:51
  人物生动,刻画细腻。感谢对暗香的支持。问好,期待更多精彩。QQ445361779欢迎一起交流
樱水寒
5 楼        文友:阿陆        2019-11-02 08:31:35
  一曲爱情挽歌,荡气回肠,让人扼腕叹息又值得称颂的美
回复5 楼        文友:毛宝        2019-11-03 23:09:46
  谢谢点评,共同进步~
6 楼        文友:啸竹        2019-11-05 09:48:54
  祝贺毛毛加精。
( (
回复6 楼        文友:毛宝        2019-11-05 23:44:13
  多谢多谢,共同学习
共 6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奔驰彩票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