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恋.四年庆】栗色马尾辫(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风恋碧潭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风恋.四年庆】栗色马尾辫(小说)

精品 【风恋.四年庆】栗色马尾辫(小说)


作者:江南小溪 举人,3472.9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43发表时间:2019-10-31 22:38:03
摘要:一个虽然简单,却又有点离奇的故事。

【风恋.四年庆】栗色马尾辫(小说)
   中午时分,他和另外一个男人从面包车下来后,慢悠悠地走进了“路客”面馆,朝里面环顾了一下后,又慢悠悠地坐在了靠通道的一张餐桌旁。
   两碗牛肉拉面,再加两只茶鸡蛋。他朝大堂服务员喊了一声,又将收银条往桌上一拍,然后俯下身,对一位正襟危坐的男子恭维地问,李经理,要不要再来点啥?
   够了。身材略显臃肿的李经理,微微摆了一下手。
   于是,他毕恭毕敬地坐了下来,等候着服务员送餐。不一会儿,两碗热气腾腾的牛肉拉面端上了桌,两个大男人,拿起筷子“滋溜滋溜”地吃了起来。吃着吃着,他突然停住了筷子,像发现了新大陆,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前面一位女服务员的后背,筷子上的面条滑落,他都没发觉。
   喂,你看啥呢?李经理盯了他一眼。
   栗色马尾辫……他自言自语着。
   你说啥呢?李经理纳闷。
   噢,没啥,没啥。他慌忙掩饰,又捧着碗“滋溜”起面来。
   没多时,那栗色马尾辫的女服务员,转过身收拾起另一张桌上的碗筷,慢慢地将脚步移到了他俩这一边,冷不丁和他打了个照面。
   你……他吃惊地看着她,呆若木鸡。
   你……她也惊讶地张着嘴,但霎时露出了惊喜,哎呀,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我……我不认识你呀!他脸色陡变,有些口吃起来。
   黄戈,别以为你长胖了点,我就认不出你来了?你就是变成猪八戒,我也认识你。她拿着抹布和盘子,朝他扑哧一笑。
   李经理听得如坠云雾,不解地问:你是怎么回事?你们之间认识?
   哦,不!不认识。现在这些服务小姐都这样,嘴上抹了蜜,见谁都喊哥啦姐的,没啥稀奇。他摇摇头。
   李经理一时无语,瞅了他一眼,又继续扒拉起面来。
   女服务员有些不悦,捋了一下栗色马尾辫,正欲反驳,没料到他站了起来,朝李经理一咧嘴:李经理,我去趟卫生间。
   没等李经理反应过来,他已经离开了桌子,朝卫生间走去。
  
   二
   突然的邂逅,让他猝不及防,血压升高,心跳加速。去卫生间只是一个幌子,他真正目的,是要尽快避开那位女服务员。所以,他从卫生间旁的后门溜了出去,给李经理打了个电话,然后,忐忑不安地坐在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上。
   三年多了,整整40个月,他东躲西藏,最害怕见的人,竟然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眼前,而且是异地他乡。他不明白她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她一条腿不是严重受伤了吗?怎么就……他感到费解,但仔细一想又明白过来:她也许是装了假肢,一时还没露出端倪。他庆幸自己躲得快,没和她过多搭讪,否则真要惹麻烦。
   唉!这该死的女人,真是冤家路窄,人算不如天算。他坐在驾驶室里长吁短叹,情不自禁又想起以往的那次车祸。
   那年盛夏的一天下午,他在自己的老家,开着从别人那儿租借来的小车,打算去长途汽车站拉客。一路畅通无阻,却在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遇到了“肠梗阻”,大量汽车被堵在了滚烫的路面上,动弹不得。长时间的等待,让他口干舌焦,脾气暴怒。于是,他耍了一个小聪明,从路面的间隙里退出来,然后迅速将车拉起,开到了旁边的一条小岔路上。他自以为只要穿过这条小路,就可以绕弯到达目的地,却没料到这条路是单行道,只能出不能进。所以,当他看见那红色的禁令标志时,想刹车时已为晚,小车已经驶进了小路里。为了避免被交警逮个正着,他索性心一横,加大油门冲了过去。
   冲出这条小路时,他才发现这条小路不长,却紧挨着居民小区。或许是高温酷暑的缘故,这条马路,下午竟然见不到一个人,也不见有车进出,僻静得很。他顿时大喜过望,以为找到了捷径,便不顾一切地往前开。就在他提速时,蓦然,从右边一条小巷里驶出一辆自行车,与他的车来了个飞速接吻。虽然他已经踩了刹车,但已来不及,小车的右前轮,霎时从骑车者的一条小腿碾压了过去,一声惨叫,让他魂飞魄散。
   当他浑身筛糠似地下车,见倒地的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已经昏迷不醒,一条波浪似的栗色马尾辫散落开来,压在了自行车下。他想扶起那女孩,可一打量她那条被辗伤的小腿,脸色顿时陡变,因为女孩那条受伤的小腿,皮连着肌肉被硬生生地撕剥下来,耷拉在一边,露出里血淋淋的骨头,伤势非常严重。这怎么办?是报警,还是送女孩去医院?他紧张得嘴唇颤抖,脸色铁青,不知如何才好。犹豫了片刻,他再看看四下无人,侥幸心理霎时占了上风,于是放下受伤女孩,驾着车仓皇逃离了现场。
   起初,他本没打算远走高飞的,以为没人看见,躲过一阵就没事了。可他半个月后,特地到那儿探个虚实,却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虽然当时那里没有探头,但警方已经立案,在周围张贴着许多寻找车祸目击者的告示,他不得不离家出逃。
   父母至今对他的事一直蒙在鼓里,只知道他现在永昌市一家知名物流公司上班,并担任了业务主管,薪水不菲。他本人也并非独苗,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一个妹妹,都已经成家,唯独他还是“王老五”。其次,他已养成了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的习性,父母根本无法顾问他的事情。
   三年多的光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开始时,他还经常梦见那女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血淋淋的镜头淡化了,只剩下那漂亮的栗色马尾辫,偶尔在他脑海里摇晃。当他每每看见满大街的马尾辫,都会情不自禁地细细对比:还是那女孩的马尾辫好看,高高的像瀑布,更像傲视鸡群的凤凰……
   唉,马尾辫,栗色马尾辫,渐去渐远。他多么希望它永远停留在梦里,哪想到它竟活脱脱地飘到了面前,让他始料不及,陷入了极大的恐慌。
   没想到你会来这一手,哈哈,小黄……
   车外突然传来李经理的声音,折断了他的惊梦,他赶紧拉开车门,让顶头上司上了车。
   对不起,李经理,如果我不这样做,她会得寸进尺,纠缠不清。他心虚地作着解释。
   其实,我看你这位前女友,外貌还不错,跟某电影女演员有几分相像,就是腿好像有点毛病。你是不是就为这将人家甩了?李经理半真半假道.。
   他嘿嘿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油门一踩,面包车上了路。
  
   三
   从来不习惯戴口罩的他,居然这一天起戴起了口罩,同事调侃他,他振振有词:防雾霾。其实,他心里清楚,这是在防那栗色马尾辫的姑娘,她比那雾霾可怕多了。
   离那心惊肉跳的邂逅,已过去大半个月。这天下午,他刚从外面办事回单位,门卫告诉他,有一位客户,在他办公室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他赶紧过去一看,大惊失色,原来在椅子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千方百计躲避的那位栗色马尾辫姑娘。
   你好,黄戈,不对,应该叫黄主管。马尾辫姑娘闪着狡黠的眼光。
   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谁让你来的?你给我出去。他吼着下起了逐客令。
   黄戈,你怎么跟小孩似的?一点礼貌都不懂?马尾辫姑娘皱起眉。
   好男不跟女斗,我不跟你争辩,请你出去行吗?他阴沉着脸,把手一扬。
   不行,我等了你半天,就给我这么个脸色?你好意思吗?马尾辫姑娘有些愠怒。
   他顿时哑然,额头冒起了汗,结结巴巴道:那你说怎……怎么办?要我跪……跪下来求你?
   这倒没必要,只要你懂点礼貌就行。马尾辫姑娘正色道。她又沉吟了一下,这样,我也不多说了,你晚上6点,到德记茶楼来一趟,我有事找你,我想你不会不来吧?
   说完,她白了了他一眼,提着小包,一甩栗色马尾辫走了。
   他是个明白人,当然听得懂她的弦外之音,霎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软瘫在椅子里。
  
   四
   德记茶楼在市中心,离这儿有一段路,他虽然没去过,但知道这地方。说心里话,他当然不想去,凭啥要听从这女人的摆布?可把柄捏在人家手里,他又不得不去。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很清楚这位马尾辫姑娘的目的,无非是经济赔偿,他心里像明镜似的。在他看来,或许私了能免除牢狱之苦,巨额赔偿却是少不了的,这也是他百般纠结的原因。所以,尽管恨得牙龈出血,但他权衡利弊,只能硬着头皮去赴约。
   一进门,他就瞥见大厅西南角,有一束高高的栗色马尾辫竖在椅子后背,格外惹人显眼,不用问就知道她是谁了。妈的,还真来了,他心里骂了一句,惴惴不安地走了过去。
   马尾辫姑娘正低头想着心思,冷不防有人在她面前“咚”地一坐,吓了她一跳。她看清是谁后,嘴角一撇:坐就好好坐,还弄出这么大响声干吗?
   别废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他冷冷道。
   马尾辫姑娘哭笑不得,摇摇头:没想到一个企业的业务主管,说话竟然这么粗鲁。
   这都是你给逼出来的。他瞪了她一眼。
   好好,广庭大众之下我不和你争辩,有话咱到上面去说好吗?
   我干嘛要听你的?
   如果你不想在这儿出丑,就随你的便。马尾辫姑娘生气地站起身,一瘸一拐地往楼上去。
   这下可将了他的军,他踌躇了片刻,最后还是无奈地起身上了楼。
   在楼上的拐角处,他看见她正和一位女服务员交谈着什么,然后女服务员领着她,打开了一间包间,并把一只热水瓶捧进包间。他嘴角抽搐了一下,极不情愿地跟了进去。令他诧异的是,他刚进门,马尾辫姑娘就立刻关了门。
   你这是干啥?有啥见不得人的事?他瞪了她一眼。
   马尾辫姑娘没吱声,坐稳当之后,从随身带的小包里取出一张七寸的彩照,摔在茶几上:你自已看,这是谁?
   他先是无动于衷,然后不屑地拿起了照片。当他看见照片上一男一女,竟然是他和她的合影时,不由得吃了一惊,因为这是他12年前在中学,获得学校自行车比赛冠军时,与学校车迷的合影。
   你这照片是从哪儿弄来的?怎么会是你?他疑惑地问。
   当然是我,这还用问吗?你会不会怀疑照片是PS过?有这必要吗?马尾辫姑娘冷笑了一声。
   他心里一阵悸动:怎么会是她?我怎么会和她合影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当年的情景,只记得当时要求与他合影的女同学太多,因为当年他可是学校的红人,不仅人长得帅,而且体育竞技成绩非常出色,很受女孩的青睐。
   你就明说吧!你出啥目的?他漠然地问。
   啥目的?帅哥,你好好想想,我是当年初三(3)班的周燕,经常给你洗运动服,你忘了?马尾辫姑娘杏眼怒睁。
   一听到周燕两字,他顿时眉宇舒展,露出了笑意:哦,原来是你,认识,太认识了。
   那你为啥见了我,一直对我凶巴巴的?还假装不认识我?周燕噘起了嘴。
   这不能怪我,怪就怪你完全变了样。我记得你过去是短头发,现在怎么换成了马尾辫,而且是栗色的?他呵呵一乐,脸色温和了许多。
   你不也一样吗?过去是小平头,现在呢,却理了个公鸡头。当然,不管你理啥头,我照样认得你。周燕扑哧一笑。
   他听了有些窘迫,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发。
   算了,别站着了,坐下吧!我估计你从来没喜欢过我,但并不妨碍我喜欢你,过去是,现在也是。周燕用火辣辣的眼光盯着他。
   他只得顺从地坐下。周燕趁机搬过椅子,坐在了他的身边,悄悄地对他耳语了几句,然后,一下子抱住了他……
  
   五
   犹如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躺在宿舍床上的他,此时还在黑夜里,甜蜜回味着与周燕的缠绵,如果当时不是服务员不合时宜地敲门,他与她也许会更进一步。不过,周燕的热吻,已经够他销魂的了,大学毕业至今,他还是头一回与女孩子亲热。但平心而论,他对周燕的印象是模糊的,谈不上爱,只是原始的本能,逢场作戏罢了。他本以为会来场暴风雨,却没料喜遇桃花运,虚惊一场。看来,这位马尾辫姑娘,确实没把他当作车祸的肇事者,只是巧遇自己当年的梦中情人,因此,他拍额庆幸,自以为虚惊一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然而,冷静下来,他又有些惴惴不安。难道这位马尾辫姑娘,真没认出自己来?还是另有目的?他有些茫然。虽然世上有“无巧不成书”这么一说,可他对周燕还是缺乏太多的了解,甚至连她住哪儿自己也不清楚。再者,她那条受伤的腿,是好了?还是装了假肢?外表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这一切还都是个迷,得想法弄个明白。最终,他思忖再三,决定约她出来一次,来个暗地里侦查。
   原本约在某著名酒吧,但周燕推托自己不会喝酒,他只好又改约在某歌城的KTV包房,这是她认可的。KTV包房有大有小,规格不一,他选了一间最小的。倒不是为了省钱,而是他觉得醉翁之意不在酒,便于察言观色才是最重要的。
   傍晚,他特地换了一身行头,西装革履,手捧一束红玫瑰,风流倜傥地来到了歌城KTV包房。没想到周燕比他早来了一步,正襟危坐地等着他。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他朝她微微一笑,很绅士地捧上了玫瑰。
   哪儿呀,是我早来了……呀,真没想到,你还买了红玫瑰?太好了,谢谢你!周燕白皙的脸上飞起红晕,很开心地从他手上接过花,吻了又吻,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了音响柜上。
   怎么样,先唱歌呢?还是先吃饭?他笑吟吟地问。

共 22839 字 5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34
转到
【编者按】小说以栗色马尾辫为线索,讲述主人公黄戈从肇事逃逸到良心发现主动赎罪蝶变过程的曲折故事。黄戈是一场车祸肇事逃逸司机,马尾辫是车祸中受伤女孩。却不想三年后的一天和上司在“路客”面馆用餐时,意外邂逅让他躲避不及的马尾辫。做贼心虚,看到栗色马尾辫就神经质地紧张和恐慌,三年前那场车祸又浮现在脑海。“马尾辫”神密出现在单位主动相约,加剧了黄戈的恐慌,两个完全不同心思的人想见,谈话风马牛不相及。“马尾辫”拿出的一张照片爆出同学关系,原来黄戈是学校运动员,马尾辫叫周燕,因喜欢黄戈曾常给他洗运动服。黄戈以为周燕是来找他麻烦的,但周燕举动令他困惑,遂决定继续约周燕探个究竟。黄戈散步被一个小男孩足球砸了要求赔钱,从小男孩赔偿事件中受到启发和教育,决定用行动向周燕赎罪,买iphone5手机,借钱给她治腿伤,去出租屋探望,去松明市的医院寻找等。在阴差阳错,辗转曲折中找到的却是周燕的同胞妹妹周芸,周燕因心梗已经去世。周芸尊姐姐遗嘱把iphone5手机退还黄戈。黄戈无意中从手机里解密真相,周芸才是车祸中的马尾辫女孩。文章末尾用周燕QQ日志对那场车祸的记载,回应前文戛然收笔,令人感慨万千,余韵悠长。小说构架和故事桥段设计精巧合理,过度自然,故事起伏跌宕,引人入胜,曲折感人,刻画人物形象清晰,个性鲜明。题材新颖典型,反应了前些年的一大社会现象,主题积极,具有积极的思想引领作用,文章富有正能量。拜读佳作!力荐共赏!感谢赐稿支持风恋征文!问好作者!【编辑:碧潭飘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102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9-10-31 22:39:43
  小说故事曲折,起伏跌宕,生动感人。感谢四哥赐稿支持风恋征文!辛苦了!问好四哥秋安吉祥,创作愉快!
碧潭飘雪
回复1 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01 10:34:14
  多谢飘雪社长的精确编辑,编按写得细腻翔实。
2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9-10-31 22:41:12
  小说以栗色马尾辫为线索,讲述主人公黄戈从肇事逃逸到良心发现主动赎罪蝶变过程的曲折故事。构架和故事桥段设计精巧合理,过度自然,引人入胜,曲折感人,刻画人物形象清晰,个性鲜明。主题积极,富有正能量。拜读欣赏!
碧潭飘雪
回复2 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01 10:38:19
  头一回触及这样的题材,经验不足,因此,前后修改了N遍,可能仍有不少毛病,只能作为一次尝试吧!
3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9-10-31 22:42:32
  欢迎四哥继续赐稿风恋碧潭,风恋有你更精彩!由于水平有限,编按若有理解不到之处,敬请海涵并提出,以便改进。遥祝四哥健康快乐每天,佳作丰硕!
碧潭飘雪
4 楼        文友:云舞蓝天        2019-11-01 13:17:16
  故事曲折,引人入胜,环环相扣,最终解开谜底。黄戈的不守规则抄近道和周芸的不走正道去碰瓷,是导致这场事故和故事的关键。所以,我们还是不能耍一时的小聪明,避免酿成大祸。问候小溪老师!
回复4 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01 16:59:15
  谢谢云舞蓝天的点评及鼓励!
5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9-11-02 14:54:37
  小说佳作已申报精品。
碧潭飘雪
6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9-11-03 00:02:02
  恭喜祝贺四哥小说佳作获得精品!感谢江山领导和精品评委组老师对作者和社团征文的支持!问好祝福四哥秋安文丰,创作愉快!
碧潭飘雪
7 楼        文友:项梅        2019-11-04 06:45:19
  祝贺四哥斩获精品,遥祝问安!
项梅
回复7 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04 14:08:29
  多谢项梅社长光临!
共 7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注册 奔驰彩票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注册 奔驰彩票网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