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回乡(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回乡(小说)

精品 【看点】回乡(小说)


作者:王能伟 举人,5018.3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272发表时间:2019-10-30 09:49:40
摘要:年过半百的卢福财年轻时被抓了壮丁,大半辈子漂泊在外,月是故乡明,他时刻思念他的家乡。终于,他回到家乡,体验到了人间的冷暖、亲情及生活的甜酸苦辣。

【看点】回乡(小说)
   太阳还未探出山垭,卢秃子就起床了,去了垭口。他的心情异常兴奋,同时也很欣慰。今天,他作为六官垭的代表,不,他不是代表,是六官垭卢氏家族的族长,如今不兴族长这个说法了,古时族长的权利大着呢,能决定族内人的生死大权,而如今,法制健全,族长是决定不了族内人的命运,它只是一种称号,或者说代表着一种威望,在卢氏家族里,不管你的官做到多大,回乡后都得拜望族长,族长是联接内外的桥梁,是信息的纽带,也是风光体面的人物。更重要的是,对于族长这个有其名无其实的帽子,他不在乎。他更在乎的是那有名有实的帽子——秃村长。垭里人总结出一条经验,白头发不脱,脱头发不白。他刚刚年过半百,头发倒没有一根白毛,却也没剩下一根黑毛,整个头顶就是一秃瓢,更让他惊骇的是,胯下却葱郁得厉害,呈簇状,卷曲,却变白了,成了白毛屌,这也许是他的圆滑世故所招来的。白毛屌就白毛屌吧,婆娘喜凤与他干那事儿,灯下黑,板床的架子被他整得咯吱咯吱响,人虽老,但他还有着旺盛的精力。人生一世,不就是图个快乐逍遥,但这快活逍遥也要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穷得个叮当响,抠屁眼啜指头,能快活逍遥吗?这秃村长的帽子比族长的帽子实惠。
   今天这事儿,却与他这秃村长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古时官品有“七品芝麻官”之说。按此说法,如今的县长也就芝麻大的官儿,镇长也就菜籽大的官儿,他这个村长是六官垭的最大的官儿,在六官垭巴掌大个的地方跺跺脚,六官垭垭底的溪流可能要颤一颤,可到了垭外,他可能连根白屌毛都算不上一根,比菜籽更小的就是狗尾巴草籽,他难道就是狗尾巴草籽官儿。哎!干他这一行的,也就是个狗尾巴草上的籽官,最小最小的官儿,各路人马都得应对,上什么山唱什么歌,逢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否则,他这狗尾巴草籽官儿也会干不下去的,早就收拾被褥走了。他干了大半辈子,要不是脑壳子精明,可能早就下水了,哪有如今活得风光、体面?
   今个儿,他比不得官儿,他是最小的官儿,跟谁比去?六官垭巴掌大个地方,鸟不拉屎,鬼不下蛋,曾经有着显赫的地位,要不,咋叫“六官垭”?垭口是六条绵延而来的山脉,正中两座山脉高耸,形成巨大的垭口,其余四座山脉附庸中间两条山脉。古人云,龙脉,是指起伏的山脉,就是“觅龙、察砂、观水、点穴、立向”。龙就是地理脉络,土是龙的肉、石是龙的骨、草木是龙的毛发。而这六座山脉如六条游走在崇山峻岭中的祥龙,腾出了祥瑞之气。垭里人常以此自诩,他们是龙的传人。其实,并非如此,早些年代,垭里人勤奋好学,曾耕读出秀才、举人、进士共六名,且都成为朝野中的一品大员,正是这六条龙带来的祥脉。六官垭本名卢关垭,本以卢氏家族姓氏取名,又有一垭口,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理险要。可到了后来,垭里人更名为“六官垭”,正是因为垭里出了六名大官,有大官更能显出六官垭的荣耀。因此,秃村长要是在六官垭摆他的官谱儿,他就成了一只瞎眼狗,太自不量力,所以,他有时也很低调,低调得跟一般的垭里人一横一样,穿着粗布喝着粗茶吃着淡饭,这就是他的精明之处,垭里人也对他怀着敬畏之心,背地里在村长的位子上捞了不少油水。
   今天是个好日子,一大早,喜鹊在垭口的那棵高大的香椿树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使得整个垭里充满着喜气。卢氏家族要迎接两位重要的客人,这客人不是外人,是卢家族的族人,论官也有官衔,不过,那早已成为陈事旧事。俗话说,三穷三富过到老,十年兴败谁知晓。就如六官垭曾出过六位大员,但那是过去的事儿,无人知晓,也许根本就没有出过大官,是垭里人以“六官垭”的名字自欺欺人编出来的鬼话,哄哄垭外的人罢了。不管是野史还是正史,但他们坚信,六官垭就是出过大官,这一点是勿容置疑的,秃村长也坚信自己的祖宗是门庭若市、名扬四海的,是显赫的家族。只不过到了后来,也许家族败落,在他的印象里,几乎没有出过什么大官,除了这两位远归的族人,最大的官儿也就是他这个狗尾巴草籽的村长了。一个月前,他正用一把紫砂壶炆了一壶碧螺春。那把紫砂壶有些年代,底款是“大唐贞观”,这样说来,这把壶也有一两千年的历史了,他的文化有限,当然不知“大唐贞观”是何年,但看一次一代女皇武则天的电视剧后,他把他的那把壶瞅了个半宿,眼睛都瞅直了,瞅成了夜猫子,终于瞅出了底款的涵义。哎哟!俺的娘呀,这“大唐贞观”不就是武媚娘的年号吗?说不定这把紫砂壶武媚娘还用过呢?那就说明自己的先祖确实不简单,出过很多大员,也就更坚定了“六官垭”名字的由来。这紫砂壶炆出来的碧螺春就是不一般,口感鲜且香,喝下一口,心旷神怡,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他炆茶的地方在自己的后院,一般不为垭里人知道,也从未向垭里人道出自己有把先祖遗留下来的紫砂壶。正当他飘飘然的时候,电话响了。他一看,电话号码显示是外地,这年头,一些坑蒙拐骗的电话多了去了,摁下手机屏幕上的红色按键,把手机扔在椅子上,又闭上眼睛,专心地品着碧螺春。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他的手机在木椅上跳跃着,接着又传出了铃声:常回家看看,常回家看看……他不耐烦地接了手机,嘟咙了一句,有票子,你他妈的就尽管打——又把手机扔在木椅上,不理会。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像蜜蜂在嗡嗡,很小,叽哩呱啦的,听不清楚。他就知道,这又是一些骚货推销什么老年按摩裤,他尽管成了白屌毛,或许这白屌毛让他的精力更充沛,夜夜把喜凤伺候地舒舒服服,嗲嗲地叫着,要他妈的啥按摩裤,那都是哄人票子的。手机里叽哩呱啦了十来分钟,然后无声地停歇了,总算消停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又呷了一口碧螺春,为自己的法子嘚瑟着。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手机在木椅上打着旋儿,又传出了“常回家看看”的铃声。
   他妈的真见鬼了,像是今个儿他不说话对方誓不罢休。手机的振动和铃声破坏了他心底的那份宁静。他接过手机,吼骂了一句,去你妈的,再骚扰你老爷子,俺要报警。这一吼骂声还真管用,对方没挂手机,出没传来说话声,后院出现了片刻的宁静。
   卢秃子,俺是卢老二。
   对方正了正口音,虽然不再是叽哩呱啦,但也夹杂着南腔北调。他只听清楚了最后两字“老二”。
   老二个鸡巴,你胯下的老二没得个球用,割下来喂狗。他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手机又扔到椅子上。
   这次,手机却没有停歇半秒钟,刚着椅面儿,又嗡嗡地跳动起来。
   真是活见鬼了,世上还真有这种不要脸的主儿。他不再理睬那跳跃的手机,把紫砂壶里炆的碧螺春倒进钢化保温杯,去了垭口。近些年,村长的官儿很好当,很轻闲,不像生产队那会儿着急带领垭里人搞生产。如今垭里的土地种的少了,大部分年轻人都去垭外打工去了。他只管把公家给的各种补贴发到垭里人手里罢了。
   每天,他捧着茶杯,呷着茶水,去垭口看看风景,重点还是看那六条龙脉造就了六官垭这块风水宝地。在这里呆了一辈子,对于垭里每一寸土地,每一棵树木都有着深厚的感情,族人很穷,穷则思变,都在为生活日夜奔波着。
   秃子叔,又在看日头,日头又不能变钱,有个鸡巴看头儿。说话的是卢冲子,鬼里鬼气的。
   冲子,好好把地种好,人哄地皮,地哄肚皮,哄来哄去哄自己,不要再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儿,攒些票子,再讨一个婆娘。
   种地挣个球钱,还不如俺捉条蛇,卖到垭外,把一地的粮食钱都赚回来了。他的脖子正缠着一条胳膊粗的菜花蛇,吐着猩红的蕊子,也怪,这蛇被他驯得服服贴贴。
   天天干那些歪马邪道的事儿,能当饭吃吗?能干一辈子吗?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种,婆娘是个鬼,又要柴禾又要米。说着,他凑近了卢秃子。嗯,秃叔,这茶蛮清香的,让俺也尝尝鲜儿,喝一口。
   喝个鸡巴毛,滚。卢秃子向后退了一步,那蛇昂起了头,怒睁着眼睛,正向他吐着蕊子,张开了嘴巴。
   卢冲子伸伸舌头。秃叔,亏你还是呷(吃)饭长大的,这蛇通人性,你摸摸它,它就不咬你了,很温顺,再说了,咬上一口,也无毒。说着,他便在菜花蛇张开的嘴巴上亲了一口,哈哈地笑着离开了。
   秃村长啜了一口浓痰,可能是刚才被蛇惊吓的。兔崽子,等哪天让俺逮着了机会,看俺怎么收拾你。他又燃着了一支烟,烟是好烟,满天星的黄鹤楼,在没人的时候,他会燃上一支,另外,衣兜里还装一盒十元钱的劣质烟,遇上垭里人,他会递上了一支,这就是他的为人之道。
   他习惯坐在垭口的一块大青石上,这一处是一个通风口,很凉爽。缭绕的烟雾从眼前飘过,垭外是迷离的世界,垭里是一片净土,这垭口是连接垭内、垭外的纽带。多年来,他习惯坐在垭口的大青石上,仰望着蓝天,奢望着一片祥云降临在六官垭顶头的那片天空。
  
   二
   喜凤是个勤劳、本分的女人,她是从垭北头桃花岭嫁过来的,每天除了干家务,还干地头里的活儿。她很勤俭,不像卢秃子那般铺张,品好茶、吃好烟,她恨不得一分掰成两半用。卢秃子说,喜凤,活着就要学会洒脱,俺们的贵娃前些天来电话了,要俺给你买一部手机,用着方便。她嘴巴一撅,手机有啥好的?又不能呷(吃)又不能喝的,天天还要烧电还呷(吃)钱,俺不要,有你一个手机不就行了?卢秃子心里乐滋滋的,婆娘节俭,兜里又多了一两千块票子。儿子卢德贵在城里,前些天给他转了两千块票子,让他自己留着一部分花,大头儿给阿娘买部手机,这下可好,婆娘不要手机,票子就进了他的腰包。俗话说得好,猫子把桌上整盘的肉绊到桌底,便宜了底下的狗子,得了好处还卖了乖。
   她每天早起,去田间地头寻得一篮子猪草,回来喂猪,畜牲长着嘴巴,到点要张嘴吃饭,像卢秃子一样,干着个破村长,把自个儿当成人物,家里的一切都甩给了她。喂罢猪,她便进了厨房,生火做饭。耳边一直有一种嗡嗡的声音,她以为是老鼠,这老鼠也喜欢撵人,人住的地方,它就出现,而人不住的地方,它也会销声匿迹。她把菜刀使劲地敲打着案板,想把老鼠给唬住,嗡嗡声没停没了,这老鼠胆也真够大的,要是往常,她的咚咚声一响起,老鼠吓得早就跑掉了,而今个儿,老鼠似乎专门与她做对,那种声音却不止。她竖起耳朵细听了一下,感觉不对,声音不像是厨房传过来的,像是透过后院的窗子传过来的,锅里已搅下了包谷糁,还需小火熳炆,盖上锅盖后,她去后院。哪儿来的老鼠?死老头子,天天死到垭口去,手机都忘带了,俺还以为是老鼠。她自言自语道。
   手机一直跳跃着。卢秃子临走时关了铃声。她走过去了拿起手机,邪了门,正当她拿起手机准备接时,手机却不跳跃了,拿起一看,没电了。她又折回堂屋的茶几上,找到充电器。充电线刚插到手机的屁股上,手机又开始跳跃起来。肯定是某人有急事儿,她不想染指六官垭村上的一些事务,但眼前手机叫得欢,她不得不接起手机。
   喂,有么事儿?
   你是谁?对方操起了很蹩脚的普通话。
   俺是喜凤,说个话南腔北调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俺还有事儿。
   我电话打错了吧?这电话是一个男人的,咋成了女人?
   什么男人、女人?乱七八糟的,闲畜牲。她啪地一下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了茶几上。急忙跑到了厨房,揭开锅盖把包谷糁使劲地搅了几下,以免粘锅。手机在茶几上跳跃起来,她的耳旁又响起了嗡嗡声,不像是老鼠的咯吱咯吱声,倒像一只挥之不去的蜜蜂黏住了她的耳朵,挺厌人烦人的。哪个鬼男人?定是垭外的,操着不三不四的话,肯定又是勾魂鬼,想勾老头子去码“长城”,让老头子没少输钱。她不想再理会那跳跃的嗡嗡声,可心里似乎堵了一口气。她又折回堂屋,接了手机,不容对方说话。破口骂了起来。死不要脸的——挨千刀的——遭雷劈的勾魂鬼,再勾老头子的魂儿,俺可要报警了,让你蹲笼子。
   你是弟媳吗?
   弟你妈个头,老头子从没有大哥。她有些怒不可遏,看样子,还真是那些游手好闲的老头子在勾卢秃子的魂儿。
   对方似乎并没有生气,喜凤弟媳,你不要生气,我找卢福寿。
   哪个卢福寿?俺们垭里没有这个人。她似乎忘记了卢秃子的大名叫卢福寿,这么多年,垭里人都把老头子叫卢秃子。
   我找福寿老弟,我是他大哥福财。
   她听得事情有些不对,隐约想起了老头子的大名。俺家老头子就一根独苗,少跟俺们攀三扯四的,别老惦记着俺家老头子兜里那几个毛毛钱,俺可丑话说在前头,若再勾老头子,码长城,让俺给逮着了,俺会掀了你们的麻将桌。
   喜凤弟媳,你误会了,我真是福寿老弟的大哥,是大房的。
   俺说你神经了,是吧?谁是你弟媳?俺从没见过老头子的大哥,也从未听老头了提及过,你吃错药、走错了门儿、打错电话了吧。她一个妇道人家,不爱与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磨嘴皮子,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她挂了手机,去了厨房,锅里包谷糁已熬得干稀适当,散发一阵阵清香。老头子还没回来,她来到了房外的场子上,对着垭口的方向使劲地咳嗽了几声,这是她多年的习惯,那咳嗽声似一道无声的命令,会传到卢秃子的耳朵里,饭做好了,该回去呷(吃)饭了。

共 32335 字 7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34...7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讲述的是关于海峡两岸亲情的故事。我想大部分人都还记得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那段历史。当年,国民党军队为了补充抗战兵员,在全国各地强拉了不少壮丁补充到各部队。只可惜他们在赶走了日本侵略者之后又燃起了内战的烽火。最后因为国民党高层的腐败,导致国民党军一直跟着他们的主子蒋介石败退到台湾岛上。苦就苦了那些被拉壮丁强充到国民党军队的老兵们,他们在苦等苦盼了许多年后,终于盼来了海峡与内地的联通,于是纷纷回乡探亲。因为探亲便引发了许多悲欢离合的故事。小说真实地再现了海峡老兵回乡探亲的故事,读来让人唏嘘也让人感动不已。尤其是小说人物给以不易置疑的真实感,堪称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030001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30 09:55:21
  小说不仅简要地展现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也描摹了当今某些人对于回乡探亲的台湾老兵的各种心态。欣赏了,问候王能伟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王能伟        2019-10-30 10:31:46
  谢谢武戈老师的精彩点评。
3 楼        文友:若海若蓝        2019-10-30 19:08:31
  回乡,让我们回到过去的那个时代,悲莫悲兮!问好作者,秋安万福!
只码字,不管事,不问事,不惹事。
4 楼        文友:王能伟        2019-10-30 19:26:00
  谢谢若海若蓝老师。
5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31 07:33:08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王能伟老师再创辉煌佳绩!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6 楼        文友:陶桃        2019-11-04 21:25:15
  谢谢王老师支持看点,祝贺王老师连创辉煌佳绩!
共 6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直播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直播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