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恋·四年庆】养儿殇(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风恋碧潭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风恋·四年庆】养儿殇(小说)

精品 【风恋·四年庆】养儿殇(小说)


作者:乡村幽兰 秀才,2362.4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05发表时间:2019-10-29 13:30:32
摘要:张叔脸上洋溢着快乐幸福的深情,他使劲地把张婶楼在胸前,低头深情地深情地吻了吻她,热泪泛滥,然后一咬牙,伸手接通了两根铜线……

【风恋·四年庆】养儿殇(小说)
   乡旮旯镇,近几年发展很快,镇子周围的土地被地方实力派开发成了商品房,因此土地价格飞涨,一处不大的宅子就能卖二十万,如果是盖好的成品房,不问面积,每套也得卖到三十万元左右。
   张叔就住在西边的镇尾上,附近人家大都盖起了小洋楼和门面房,撑起了生意,可他家仍是十多年前的平顶房。不知最近是咋的啦,时常有人到家里来,想买他家的宅子开超市,出价已到二十三万。可张叔就是不为所动,说这是祖业,得留给儿子和孙子。
   仲夏,大自然就急不可待地张扬着威力,早晨的阳光就像火,热辣辣的难受,仿佛要把生之活力抽走似的,所有生命都半死不活地耷拉着脑袋。
   吃过早饭,张叔背着药桶要下地给五亩地的麦子打药,小麦生了红蜘蛛和枯死病,不打药会减产的。
   张婶把草帽头扣在张叔头上,拎着一水壶凉白开,正要出门,昨天上门买宅子的黑胖年轻人走进院子,热情地打招呼:“大叔,大婶,你们这要做啥呢?”
   “给麦子打药,生病了!”张婶招呼道。
   “老人家,你们想好了吗?这宅子卖不卖啊?”年轻人像孙子似的笑容可掬。
   老两口断然拒绝,异口同声:“不卖!这房子得留给俺儿子和孙子!”
   年轻人很失望,诚恳地说:“二十四万,咋样?这些钱就算你们再挣十年也挣不到的啊!”
   “你就是给三十万,俺也不卖!你就别缠着俺啦!”张叔已经背上了药桶要走。
   张婶一手拎着热水瓶,一手拎着水桶:“俺的宅子是祖业,不卖,你就别磨叽了!要不,你再看看人家有没有想卖的吧!”
   张叔背着药桶,把年轻人撵到院门外边,顺手把院门锁上,招呼张婶向田间走去。
   年轻人望着他们的背影,阴阴地笑道:“我就不信搞不倒你们两个快进棺材的人!”
   夏夜。明月朗照,凉风习习,蛙声偶起,间或一两声的犬吠,打破了乡村夜晚的宁静。
   张叔和张婶毫无睡意,斜躺在床头,凝眉,望着吊在空中的日光灯,呆呆地出神。
   大白猫从地上一跃而起,跳到床上,眯缝着眼睛,蜷缩在张婶的怀里,微微“呜呜”两声,舔了舔腿上的绒毛,把头伏在前腿腋下,酣然入眠了。
   “天生爹,你说天生明儿个能回来吗?”张婶愁眉紧蹙,一双苍老而疲倦的眼睛无力地望着老伴儿。
   “儿大不由爷啊!”张叔感叹,“上次打电话,俺说你病了,娘病了,工作再忙,也得回来不是?”
   “咱娃都二十五了,要是再不找媳妇,过两年就更难啦!”张婶叹着气,“他不愁,咱再不愁,可咋办啊!”
   “咱愁他不愁,有啥用?”张叔起来,走到床头一张破旧的柜子跟前,拎着一包劣质香烟,抽一颗放到嘴里,用火机点着了,坐在床跟前,默默地抽起来。也许因为年纪太大了,刚抽了两口,腰弯得像虾米,忍不住咳嗽起来。
   张婶望着他,埋怨道:“都这把年纪了,抽烟好咳嗽,还管不住!”
   “抽抽烟,心里好受些!你说,刘大嫂介绍的那闺女能成吗?”张叔咳嗽着,擦着眼泪。
   “咋不成?天生长得又不孬,大专毕业,城里还有工作……”张婶有些不服气地瞥了张叔一眼。
   张叔咳嗽着:“俺不是那意思,俺是说,咱天生会愿意吗?”
   “难说!娃大了,咱也管不了啊!”张婶擦了擦浑浊发涩的眼睛,“上次和他提找媳妇,一个劲儿地摇头……这次咱不能光听他的!”
   “嗯,咱俩都是七十多岁的人啦,不知道还能活几年!要是天生一个劲儿不找媳妇……说不定哪一天,咱眼一闭……”张叔叹着气,又猛抽一口烟,往地上吐了一口粘痰,用脚踩了踩。
   “是啊,没儿想儿,有了儿又愁儿!”张婶叹口气,望着老态龙钟的张叔,心酸地感叹着。
   是啊,张婶的话,把他们带进了那段没儿没女的灰色的日子里。
   张叔和张婶活到了四十岁,在乡旮旯镇上是被人瞧不起的对象,不是因为他们坏,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孩子。
   不能生育,在农村会被大家瞧不起的,会被大家嚼舌头,甚至翻找祖宗十八代,也要找到你不能生育的原因。张叔和张婶人前人后总是低着头,夹着尾巴过日子。张叔的爹死得早,是娘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养大成人,娶妻成家。可独苗单传的张叔竟然是个绝户,算命的说他,命中无儿无女,是受他祖上拖累的。
   张叔四十六岁那年,娘郁闷成疾,一病不起,死前拉着他和张婶,眼泪汪汪地叮嘱道:“娘这辈子没福分见到孙子了,但无论如何,要给老张家生一儿半女,传宗接代啊!……娘是死也不瞑目啊!”张叔和张婶跪在床前,热泪泉涌。
   张婶跪地磕头,哭道:“娘,都怨俺肚子不争气,俺愧对你老,愧对……”
   娘眼泪婆娑,温和地望着张婶,一口气没上来,撒手西去了。
   埋葬了娘,张叔和张婶整日闭门不出,唉声叹气,日子过得好不凄惨。
   镇上人只要聚堆,都会议论张叔家的事儿。有的人说:“张婶没有儿女命,生来就是个绝户女人!”
   张婶也想到死,只要她死了,张叔就可以再娶,就不会断子绝孙。一次张婶偷偷地喝了农药,要不是被张叔发现得早,恐怕她早就不在人世了。为此张婶还大病一场,差点就死了。
   好心人直接劝张叔把张婶给休了,再娶一个。
   张婶也对张叔说:“咱俩离婚吧,你再找个试试!要是能生育,张家也不至于绝了后!”
   “你没听算命的说,咱命中无儿无女,是受祖上拖累的吗?再娶就能生育啊?”张叔愁眉苦脸道,“俺都快五十了,再娶就容易啊?这样的疯话今后别再说了,要是命中真的没有儿女,咱也认了!”
   张叔的话句句在理,张婶低着头,不再说话。
   娘死后的第二年,张叔和张婶趁清明给爹娘添坟烧纸,张婶跪在坟前,痛哭忏悔,磕头如鸡啄米,张叔坐在坟前低头吸着闷烟。张婶的肚子突然疼痛难忍,忍不住哎吆哎吆地叫起来。
   张叔急忙站起来,抱住张婶紧张地问:“你咋啦?”
   “肚子疼!哎吆……”张婶不住地呻吟,疼得满头大汗。
   张叔急忙把张婶送到乡卫生院。医生检查后,责备张叔:“她怀孕了,作为丈夫怎么一点都不注意啊!这是累着了,动了胎气!”
   张叔震惊,猛地攥住医生的胳膊,浑身哆嗦着,结结巴巴地说:“医生,你说啥?再说一遍?”
   张婶也一下子从病床上坐起来,磕磕巴巴地问:“医生,刚才你说啥啊?俺怀孕啦?”
   医生好奇地笑道:“怀孕了,你们都不知道?”
   张婶激动得哭着说:“俺怀了孕咋没啥强的反应呢?”
   “个中原因我也说不清,也许你的体质特殊吧!”医生感到很困惑。
   张婶哭着道:“老天爷啊,算命的和村里人都说俺命中无儿无女,没想到俺还能怀孕!近两月胃里是有些不得劲还以为是胃病呢,担心花钱没敢去看,也没往这地方想!老天爷啊,你终于还是睁开眼了啊!”
   “不过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了!这是动了胎气,需要静养,不能动气,不能受累,否则可就难保了!”医生叮嘱道。
   张叔噗通给医生跪下来,扯着医生的裤子,哀求道:“医生,俺求求你啦,不管咋样,可都得帮俺们保住孩子啊!”
   张婶也跪在床上,哭哭啼啼地说:“医生,俺们都快五十了,怀上孩子不容易,你可得帮帮俺们啊!就算来生给你做牛做马都不管啊!”
   医生急忙劝道:“你们都别激动,目前孩子还没事儿,要是你们再不注意,可就难说了!你快躺下,我先给你用些保胎药,再好好静养,应该没事儿的!”
   张婶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才在医生三番五次催促下,办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里,张叔买了一万头的鞭炮,十锭子火纸,置办了一桌子,鸡鸭鱼肉,应有尽有,来到爹娘坟前,摆好了,跪在坟前,哭一阵,笑一阵,连连磕头:“爹啊,娘啊——俺媳妇终于怀上了,二老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吧!爹,娘,二老安心吧,咱老张家有后了啊!呜呜——”
   第二年春天,张婶顺产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上秤一称,重十四斤,老两口为了给儿子取名字,费劲了心机,还请来算命先生,最后给儿子取名天生。
   老来得子,张叔和张婶把全部的心血都花费在天生身上。天生还不到一个月,张婶就把孩子抱在怀里,家里地里的活儿全靠张叔一个人支撑,只要天生哭一声,两人的心被剜割似的难受,就会慌忙抢过来,抱在怀里,哄他,逗他,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飞了。
   有了儿子,张叔更加卖命地挣钱,农闲时张婶在家里照顾土地和儿子,张叔和村中人走南闯北地打工,他光在常州建筑工地就干了二十多年的泥水工,风刮日晒,忍饥挨饿,备尝辛苦,两老口生活简朴,省吃俭用,一路提心吊胆,让儿子读完小学,中学,后来考取了省城一所专科学校学习财会专业,毕业后在县城打了一年工,竟考取了公务员,在县里某单位上班。也是在去年,张叔在建筑工地干活时,闪了腰,再也不能干重活儿了,就回到家里,靠土地养活。
   张叔想到养儿的一路艰辛万苦,又使劲儿咳嗽起来,声音惊天动地。
   张婶从回忆中惊醒,瞪着张叔,生气地埋怨道:“你啊你,能不能别抽这么多烟啊?都活到这份上了,烟瘾还这么大?看身体垮了,咱儿没结婚,你愁不愁?”
   “好了,好了,不抽了不抽了!”张叔苦涩地笑了笑,又狠劲地抽了一口,望着还长的烟头,没舍得扔,“老婆子,你说咱天生能回来吗?”
   张婶想了想,犹豫道:“咱得想个办法啊!这孩子犟!”
   张叔瞪着眼睛望着张婶,半晌没说话,连连叹气。
   “把烟扔了!十二点多钟了,咱睡吧!”张婶也没答案,伸了伸懒腰,瞧了瞧对面墙上的挂钟,干皱的脸上浮现着几丝的笑意。
   张叔掐灭了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灭了,连续打了几个哈欠,慵懒地上了床,拉灭了灯,钻进被窝了,一倒头,就酣然入睡,齁声大起了。
  
   二
   一天上午,天气大热,明晃晃的阳光就像熊熊燃烧的火焰,烤得人发疼发晕。张叔和张婶坐在堂屋里,那个破旧的吊扇吭吭哧哧地磨着洋工。张婶戴着花镜,缝补着她一件破旧的褂子,大白猫眯着眼慵懒地躺在她的脚边,张叔躺在木椅上,打着瞌睡。
   西边耳屋里,几只老山羊,咩咩地叫着,张叔睡不着,揉了揉发涩的眼睛,从院内草垛上,抱了些干草走了进去。
   “娘,爹,我回来了!”天生一脚迈进院门,大声叫道。
   “哎啊,俺的天生回来了!”喜从天降,张婶忙从屋内跑出来,还不忘回头向张叔喊道,“他爹,天生回来了,还不快出来!”
   “好了,好了,天生回来,看把你高兴的!像娶了儿媳妇似的!”张叔一边应着,一边忙着从屋内跑出来,两只手不住地拍打着身上的柴草。
   天生边走边使劲地吸了吸鼻子,忙捂着,埋怨道:“娘,爹,院内的羊骚味儿,这么重,让人怎么呆啊!”
   张叔拍了拍脏兮兮的两手,笑道:“咱家不是喂了几只老山羊吗?就这味!”
   “这么脏的畜生,还喂啊?”天生不满地望着张叔,埋怨道,“呆在这样不卫生的地方,长远会得病的!”
   张婶笑道:“你这孩子,喂几只羊还能喂出病来!在咱农村不都是这个样?你瞧瞧,哪家院子里没有鸡鸭,猪羊的,咱没生意没买卖的,不然凭啥花钱啊!”
   “不怨小雅说农村人不讲卫生,还真没冤枉!”天生皱着眉,捏着鼻子,向堂屋内走去。
   “小雅是谁?凭啥说咱农村人?没咱农村人,城里人吃啥?”张婶不满地瞪着儿子。
   “哪有说小雅,娘你听错了吧!”天生望着张婶。
   张婶怀疑地望着张叔,张叔的眼神告诉她,她没听错。
   天生忙对张叔说:“爹,你在电话里不是说俺娘病了吗?她这不是好好的吗?”
   张叔一愣,才想起前几天给天生打电话时确实说过那样的话,他摸着下巴上短短的胡须,有些难为情地说:“你娘得了想你的心病,你一回来,病也就好了!”
   天生明白被爹骗,心里有气:“我在城里上班,忙得连吃饭的空都没有,你们还哄我,真是……”说着话,他一跺脚,转身向屋内走去。
   老两口见儿子回家,高兴,也顾不得计较儿子的态度,忙跟进堂屋。张婶瞧着身体高大,相貌英俊的儿子,喜欢得合不拢嘴了,忙心疼地说:“天生,坐了恁么远的车,天恁么热,累了吧?渴了吧?先喝口茶……等会儿,娘给你包饺子,韭菜馅的,你小时最爱吃的。”
   天生瞅了瞅堂屋,拾掇得还算干净,桌子上,凳子上,擦得毫无灰尘,便坐下来,听到娘说包饺子,随意地说:“随便了,什么都行!”
   张婶急忙向张叔使个眼色,嗔怪道:“没听到儿子想吃饺子啊,还不到街上割肉去!”
   张叔急忙笑眯眯地向外边跑去,到了东厢房,推出破旧的电瓶车,还没出院子,张婶忙喊道:“咱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再买几个菜,买瓶好酒,你陪着儿子喝两盅!”
   张叔喜笑颜开,忙连连答应,出了院门骑上电瓶车向镇里面飞奔而去。
   张婶到了厨房内,拎把韭菜出来,往地上一搁,一屁股坐在地上,正要择韭菜。
   “娘,地上多脏啊!”天生撇着嘴,忙把刚才张叔坐过的椅子拉过来,把韭菜放到椅子上。

共 51145 字 1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34...11
转到
【编者按】一篇具有震撼力的小说,把残酷的现实书写得淋漓尽致,小说讲述张叔,张婶五十多岁老来得子取名天生,老两口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大,儿子上了大专并在县城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老两口盼着儿子早些结婚生子,在农村给儿子物色对象,但是儿子看好了单位的小雅,小雅是县城民政局局长的千金,千方百计历尽周折要和小雅结婚,为了结婚在县城购买房子交首付,卖掉了家里的老宅,不想在拿到现金三十万的时候,半路上现金被人抢走,张叔知道后急火攻心住进医院,经过治疗落下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经过派出所精密侦查,终于破案让现金物归原主,拿到钱后买了房子就和小雅的父母商量结婚,小雅的父母不同意天生的父母去参加婚礼,在结婚后小雅利用各种理由不去看望天生的父母,还让天生也不回家去看望老人,张叔老两口天天盼望,张婶天天去公交站等候儿子,可是日复一日儿子也没回家,张婶神经呆滞嘴里总是喃喃自语,结果到了大年三十儿子、媳妇也没来看望,两个老人伤心至极,张叔在自己的床上用电线点燃火焰,最后两个老人葬身火海,小说画上句号。读完这篇小说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心潮起伏,像这样的例子在现实中的存在让人惊叹,不得不说现实残酷。整篇小说立题很好,小说过渡平铺直叙,语言穿透力强,小说铺垫得恰如其分,故事推进和小说中的主人公设置合理,书写得淋漓尽致,故事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欣赏拜读,感谢赐稿支持征文,力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碧潭飘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029001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成熟熟男        2019-10-29 14:09:51
  文笔自然流畅,内容隽永深刻,值得深度思考细读。
回复1 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9-10-29 17:54:10
  多谢老师厚爱留墨支持!祝老师创作快乐,硕果累累!
2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9-10-29 16:23:34
  感谢幽兰老师在万忙中创作支持征文,辛苦了!问好秋祺,文丰笔健!
碧潭飘雪
回复2 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9-10-29 17:54:37
  谢谢社长高赞,不胜惭愧!!
3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9-10-29 16:38:16
  小说构架合理,语言流畅,通过对话刻画人物性格,并推进故事发展。故事情节跌宕,曲折起伏,扣人心弦,读后令人陷入沉思。这是中国农村典型,现实的缩影。通过张叔张婶为儿子天生的婚事操心劳神,而儿子却不买账不领情,执意要在城里找,气得张叔中风成半身不遂;购房的钱给了,张叔张婶边都沾不到边,连儿子的婚礼都没资格参加。除夕盼儿不归的情况下张叔纵火自焚,与张婶同化灰烬的悲情故事。文章具有警示和教育的社会意义。
碧潭飘雪
回复3 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9-10-29 17:57:11
  社长留评,幽兰愧不敢当!小说中讲述的故事在我脑海中积累了很久,这篇小说也写了很长时间,不足之处,还请社长指教!再次感谢社长忘我的付出,祝您身体健康,笑口常开,创作快乐,成果丰硕!!
4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9-10-29 16:42:11
  小说还具有讽刺和揭示意义,令人反思。欢迎幽兰老师继续赐稿风恋碧潭,风恋有你更精彩!问好幽兰老师工作顺利,创作丰硕!
碧潭飘雪
回复4 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9-10-29 17:57:28
  多谢社长!!
5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9-10-29 16:42:34
  小说佳作已申报精品。
碧潭飘雪
回复5 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9-10-29 17:58:09
  社长辛苦!幽兰铭记于心!!
6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9-10-29 22:22:42
  恭喜祝贺乡村幽兰社长的小说佳作获得精品!期待更多佳作呈现!感谢江山领导和评委组对征文的支持!遥祝秋祺文安,创作丰硕!
碧潭飘雪
回复6 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9-10-30 13:58:47
  谢谢!!
7 楼        文友:云舞蓝天        2019-10-30 09:50:18
  一个很凄凉的故事,看了让人心痛。人老了,盼望儿子回家的心情,期待,孤寂,失望,伤心……还不如身边的一只大白猫。欣赏学习幽兰老师佳作,问好!
回复7 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9-10-30 13:59:48
  谢谢老师,多向您学习!!
8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9-10-30 12:45:18
  选材贴近现实,情节跌宕起伏,语言功底深厚,开卷欲罢不能。精彩!
回复8 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9-10-30 14:00:11
  多谢大姐关注好评!!
9 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0-31 08:53:52
  一篇语言质朴、又非常接地气的小说。虽然阅读有些沉重,但鲜明的主题,给予人的思索却是深刻的。欣赏学习幽兰老师的佳作!
共 9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app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