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丁永清老战士眼中的泰安战役(散文·旗帜)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八一】丁永清老战士眼中的泰安战役(散文·旗帜)

编辑推荐 【八一】丁永清老战士眼中的泰安战役(散文·旗帜)


作者:闲妹 举人,3639.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0发表时间:2019-10-15 13:55:28
摘要:受后代葛大庆之托,根据老战士丁永清回忆录整理。

【八一】丁永清老战士眼中的泰安战役(散文·旗帜) 泰安战役是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亲自指挥的一场大的战役。1946年6月6日,丁永清所在部队从尚家寨出发,此时已是傍晚太阳已经落山,部队大约走了4公里,来到泰安火车站东侧大河边,这里是敌我争夺阵地的交界处。部队接到命令暂时停留在沿河的砖墙旁。
   天完全黑了下来,丁永清与战友们在墙脚下集结待命,事后才知道他们待命的这个地方就是冲锋出发地,我军距敌人也就百余公尺。大白天因有砖墙挡着,敌人看不到隐蔽着的我军将土,而我们的战士却能从墙上的枪眼,看到对面敌人沿河的地堡群。可惜天黑之后再从枪眼往外看,却是黑茫茫的一片。丁永清与战友们在黑暗中待命,除了机枪手作好掩护的准备外,其余的都靠墙席地而坐。静悄悄的没人讲话,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天空仿佛知道一场大战来临连风都没有,好在还没进入夏季,毕竟是六月的天气,多少使人感觉不是太热。部队待命中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丁永清与战友们真希望战斗快些打响,这种沉寂紧张的气氛里,简直令人窒息,军人就应该拼杀在战场。在无声无息的等待之中,感觉时间过得特别长,两个多小时过去,就像已等候了半个世纪。夜已深十时左右,战斗终于打响了。我军掩护冲锋的机枪首先开火,以压制住敌人地堡里打出的火力。丁永清带着卫生员,紧紧跟随在全连的最后,担负战地抢救伤员工作。部队冲锋号响起,我军以排山倒海之势,把那座沿河筑的砖墙推倒了,打开了十几公尺的缺口,这墙是为阻挡我军进攻沿河建筑的,围墙所处的地势较高,破碎的砖头很快向河床倾泻而下。为跟上部队脚步丁永清带头跳过了砖墙的缺口,随即跳入河床,好在深度不是很深大约有四、五公尺左右。丁永清跳入河床着实被震了一下。幸运的是跳入的那条大河,基本上没有水,仅有一些干湿相间的小水滩,肉眼能见看到十公尺左右。丁永清与战友们到了河床,对面的敌人发现了我军行踪,于是敌军的机枪疯狂地像雨点般地扫来。丁永清清楚地看到了前面敌人地堡的火力点,像一条毒蛇喷出火口,冲锋的部队受阻向右侧靠去,因为那边有桥墩可作掩体,丁永清见状紧紧跟上,在阵地上寻找伤员,只见已倒下了好多战友,丁永清一一去检查,看有没有可以救回来的战友,可惜,这些战友已无生命反应全都牺牲了,没法抢救。而敌人的火力还在不断地扫射,让人根本没法直起身来。丁永清只能猫着腰跟着部队继续前进。突击的过程很短促,最多十多分钟时间,当丁永清到达桥墩处,敌人的火力已基本上被我军压了下去。我军的突击排开始突入地堡群,一阵手榴弹爆炸后,这时的丁永清放下心来,我军在战场已占领优势,短兵相接中前沿即将被突破。丁永清在桥墩旁再仔细搜索,对所有躺在地上的战友,一一推动他们,并呼唤他们,但遗憾的事这些战友全无反应,这时丁永清很快地醒悟过来,原来敌人早就估计到桥墩处是地堡的死角,也是我们可以利用的隐蔽地方,所以预先在左侧建了个暗堡,部署了火力。所以尽管天黑,侧射火力还是很有效的,给我军造成较大的伤亡,所以桥墩处是我军伤亡最多的地方,约有十几名我军战士牺牲在这里。而丁永清到达桥墩处时,因敌人火力基本上已被我军不怕牺牲前赴后继的战友压了下去,否则后面跟上的战友们也就非伤即亡。看到倒在地上的战友已全都牺牲,战友们心在滴血,为不耽误战机冲锋的战士顾不上牺牲的战友,丁永清必须跟上部队,丁永清所在连很快向地堡群敌人冲去,有几处地堡正在起火燃烧。待丁永清到达时,敌人已被我军击退,丁永清与战友们随着枪声越过火堆,穿过一些民房和小巷,来到了一条小路,丁永清所在的一个连中的一个排,正攻至一条很窄的小路上,路旁有一段很长的围墙,举头向天空上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在围墙里有一个高烟囱。据当地百姓向导说:“这是发电厂。”
   丁永清找到了一排长王雪生,他告诉丁永清:“指导员李洪汉已牺牲在桥墩处,连长也负伤下去了,我们连的连一级干部没有了。”丁永清这才想起来桥墩处牺牲的人中还有指导员,只因天黑没有看清,再加上战场上容不得你多停留,真发现了牺牲的指导员丁永清心情一定不好受,毕竟这是朝夕相处的战友啊!丁永清不敢往下想。他还听说连长是手和肚子负了伤自己能走,往另一条路下去了未下火线。丁永清听后很焦急,跟在部队后面却未遇到连长,不知道现在连长怎么样了?这时丁永清想:“连部没有带头人,我该怎么办?是否可做些部队的宣传鼓动工作?稳定战士情绪?”丁永清就去向战士们进行慰问鼓舞士气,战士们见丁永清还活着,也都为之庆幸。丁永清与战友们在这条小路上防御着,等待上级命令。没多久天放亮了,这才看清部队所处的位置,是在发电厂的围墙旁,发电厂另一边是民房。当地老百姓看到两军交火全逃走了。早晨炊事员送饭上来,丁永清与战友们吃过早饭,继续待命,除了放步哨的战友,战友们全都和衣坐在围墙脚下休息打瞌睡,因为打了一夜未休息精神高度紧张困倦极了。午后,接到营部命令,再次突击,战友们用炸药炸开发电厂的围墙,就冲了进去,一路我军火力开路进入巷战,这次敌人的火力,没有像昨晚冲过河床时那么猛烈,我军冲得很猛以势如破竹之势,敌人节节败退,但我军还是在敌人火力下,我们的战士破墙、跳窗,奔跑,丁永清也十分灵敏,随着部队前进,交火约个把小时,很快接近西关大街。敌人部署在城门口的火力比较密集,部队就停止前进,在沿路的民房中破墙打枪眼,以巩固阵地、站稳脚跟。这时已近傍晚,人实在倦极了,一夜未睡休息时间不多,加上两次突击,特别是冲锋突击,思想高度紧张,对于一个人的精神和体力的消耗,是非常巨大的,感觉口干得很,身处战场,枪炮之声,不绝于耳,还要防近在咫尺的敌人反扑,人已到崩溃边缘,为了胜利强打精神坚持着。
   1946年6月8日,部队凌晨又开始突击,丁永清所在部队任务是夺取西关大街,经过约两个多小时的巷战,边搜索,边冲锋,部队进入西关大街,丁永清到了一家临街的店铺,街对面是一家医院,邻近泰安城的西城门。这时有消息传来,说朱也伍班长牺牲了,丁永清十分震惊与惋惜。朱也伍是上海人,从小父母双亡,沦落到求乞的地步,后来遇到一个卖狗皮膏药的山东人,就跟着他并拜了师,练就一身好功夫,朱也伍可以用右手持刺刀的顶端,刀柄向外,往左臂打下去,左臂稍往上一抬,刺刀就弯成弧状。朱也伍拳也打得很好,有内功,有一次翻单杠,不慎身子倒地战友们为他担心,他却毫发无损。这次部队冲锋,他冲在最前面,一直冲到离城门不远的地方指挥战士前进,单膝跪地指挥,终因姿势高又未移动,不幸中了敌人从城门口地堡打来的子弹,倒下就牺牲了。之前他曾对丁永清说过,他帮师父卖膏药,后来参加了浦东的汉奸部队和平军,不久就起义投诚新四军浦东支队,并被送到浙东纵队,后来到三支队二中队,当了班长。在泰安部队进驻百姓家,他帮房东老大娘打扫、挑水,干活十分勤快,那老太婆竟硬要收他当干儿子。当部队出发打泰安时,大娘竟认真为朱也伍烧香拜佛,希望他能安全回来,不料他牺牲了。丁永清和朱也伍都是上海人,在行军打仗时,他俩总是和战士们在一起,所以俩人很要好,经常在一起拉拉家常,对朱也伍的牺牲,竟使丁永清发了楞,脑子里不断地出现朱也伍的音容笑貌,心里一阵阵发痛,丁永清决定要到朱也伍牺牲的地方去凭吊,这须要穿过西关大街,大街向右直对城门,城门口有好几个地堡,火力交叉,丁永清看那城门已被砖头封死,谅敌人都是从地道出城去了,但要穿过大街得冒些风险,丁永清认为这并不会构成多大威胁,因为街道不宽,仅约十几公尺。丁永清决定就出其不意迅速横穿过去,他一定要见战友最后一面。老天为这战友情感动了,仅闻几发子弹打在丁永清身后的地上,丁永清安全到达朱也伍牺牲的地方,这是一个房屋的拐角,等丁永清赶到,朱也伍的尸体已被抬下去了。丁永清多少感到有些失望,心想既已穿过街道,也就到对面的医院去看看,进去后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丁永清直登四楼平台,只见有一具敌人的尸体,躺在地上,丁永清感到奇怪我军并未攻至楼顶,何来敌人尸体?平台有半人高的围墙,正对着城墙,其高度可以和城墙差不多高,敌人用火力封锁着。丁永清猫着腰,靠近围墙,窥视对面城墙上的佈局,可能敌人发现了在房屋楼顶的丁永清,一梭子子弹扫了过来。丁永清这才明白,他看到的敌人尸体,可能未来得及退入城内,被城墙上的自己人误伤了。丁永清换了几个位置观察城墙的情况,目的是为了在总攻时心中有数些。丁永清现在所处的位置,离城墙估计约一、二百公尺,在城墙顶上的转角处,也有一些地堡,心想我军如登上城墙后,得注意侧射火力。丁永清看完后下楼,又穿过大街,回到自己部队的位置,这时连部干部仅剩下丁永清、文书储雪彬和卫生员三人,部队正等待着最后一战的攻城命令。午饭前,营部派来了指导员叶时鸣同志,他是团政治处组织股长叶伯善同志的胞弟,据说他曾在师部当过司务长,后升任为直属队指导员,这次是任政治指导员,连里总算有一个领导成员了。他一到任,丁永清就向他回报了两天来的战况和战士们的情绪,我军虽遭到一些伤亡,但士气仍很高,之后丁永清又陪他到各班排去探望战士,由于那时正在各自的战斗位置上,部队不可能集合,也不可能召开什么会议。这样就算大家认识了,叶伯善政治指导员很快进入了角色,进行党内动员。
   西关大街的阵地上,枪炮声不绝于耳,但没有刚进城时猛烈,战事处于胶着状态。又到天黑丁永清与战友们仍在阵地上,丁永清心中明白,我军正在部署对泰安城发起总攻。西关大街,是东西向的,我军的阵地在城门西侧仅100公尺左右。城墙周围有护城河,宽约30公尺左右,河里有水,但并不太深,东河沿离城墙约20公尺,我军守在西河沿的民房里,离河沿大约也有20公尺左右。战士们在民房的砖墙上打枪眼警惕地瞭望着,以防敌人反扑。
   1946年6月9日,我军又整整准备了一天,研究了攻城的方案,除了营、团在医院等较高建筑上部署了轻重机枪作掩护外,丁永清他们连自己都很难掩护自己,因为民房低,城墙很高,火力难以发挥作用,连里能做的,就是以轻机枪封锁城门口敌人的几个地堡的侧射火力。攻城计划大体是这样的,总攻发动时,先要解决渡河问题,城河的水不深,不准备架桥,只征集了大量的棉被,打算填河而进,接着把登城墙的梯子,倚到城墙上,然后突击队发动冲锋,过河、登梯、上城墙,方案就那么定下了。紧张的一天又过去了,晚上待命,等待次日的总攻。
   1946年6月10日,是总攻的日子,上午没有动静,“激战”之前,心是悬着的,气氛比较紧张,因为我们的战士知道,仗一定要打,但不知什么时间打,究竟怎样开局打,难以预测。上午过去了,午后还无动静,至四时许,吃过晚饭,太阳还是高高的,总攻命令下达了,二连三个排分别进入选择好的出击口,丁永清跟着一个排,是第二梯队,准备抢救伤员。半个小时后,随着激烈的机枪和爆炸声,总攻就开始了。当时太阳还未西沉,晒在地上,有一股热浪,枪炮之声震耳欲聋,淹没了人的呼叫之声,其实大多是我们掩护的火力,封锁着敌人地面和城墙上的火力,我们的炮,据说是从火车站旁的一座小山叫蒿里山打过去的。就在这猛烈的枪炮声中,我军的一个排突然从民房破墙而出,抱着棉被,冲向河床,那时敌人地堡火力,大多已被我们封住,城墙上的敌人也被我们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只能往城墙下扔手榴弹,城墙脚下炸得硝烟弥漫,好在河床是死角,所以填河时我军没有伤亡,仅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棉被已被填得高出水面,接着驾梯的战士,就冲出民居过河而去。当时预计用三只长梯连起来,可及城墙顶部,因此几个人抬着梯子,迅速跳下河床,踏着填河的棉被,冲上对岸,在城墙脚下,把梯子靠上城墙并死死扶住,防止被敌人推倒,我们战士选择的这个地方,对城墙上的敌人来说是个死角,敌人只有使用手榴弹,其他的火力,只能依靠城门口的地堡了。此时我军的另一突击排冲锋了,敌人密集地往城墙下扔手榴弹,并从城墙上地堡,向我们的突破口扫射,那时我军掩护的火力,也就开始向城墙上左右两侧的敌人火力点扫过去。在城墙下,已被手榴弹炸得烟雾弥漫,有几个战士伤亡,躺在城墙旁,看见此景丁永清心急如焚,时间就是生命,丁永清只盼突击队快些登城,仅几分钟的时间,我军的战士就登上城墙,这时丁永清所跟随第二梯队冲锋了,敌人的火力更猛,因为突击开始时,敌人估计不到我们的突破口,待我们填河驾梯开始,敌人明确了我们的突破口,就调集了火力,向这个地方猛扫猛炸,对我军最大的威胁是手榴弹,其爆炸声已蓋过了机枪声,但当突击队登上城墙后,敌人手榴弹的落地点,也就慢慢地向梯子左右两侧分了开去。此时丁永清冲出民房,几步路就跳入河床,那棉被已被前面的战士踏入水中,不过只有十几公分深的水,丁永清顾不了这些踏水而过,脚下软绵绵的,虽步行不便,但对敌人火力而言,却是比较保险的“死角”,但当丁永清爬上对岸时,枪炮声震耳欲聋,手榴弹就在近旁爆炸,丁永清脑子里只想早点上前去救下战友,当丁永清接近城墙时见几个躺在地上的战士,丁永清和卫生员上前去包扎,他们说不碍事,催他们赶快登梯跟上部队,别在这个危险的地带停留,因为战士们明白,只有部队在城墙上站稳脚跟,他们才有可能安全地相互包扎并撤离。丁永清一听有道理,就带着卫生员去爬梯子,正当丁永清要跨上竹梯时,碰到何克希司令员,想不到在这激烈的战斗中,虽是第二梯队,处境也很危险,然而时任师长的何克希竟亲临火线,这只有在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队伍里,我们的高级军官才能做到与战士一起冲锋陷阵。后来何克希升任华东野战军一纵队副司令员。凡在浙东工作过的干部、战士遇到他,都叫他“何司令”,他一听到这个称呼,就知道是共过患难的老部下,他会十分亲切地问你原在哪一部门工作。如今泰山脚下红门附近,有一座烈士纪念碑,是何克希司令员填的字,碑上的烈士第一名就是指导员李洪汉,其次是班长朱也伍同志。

共 8174 字 2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描写泰安战役中丁永清与战友们一起战斗的历程。1946年6月6日,丁永清所在部队从尚家寨出发,来到泰安火车站东侧大河边,等待着命令。在黑暗中待命,夜已深十时左右,战斗终于打响了。敌人地堡里打出的火力被我军压制,但是也牺牲了十余名,其中有官兵有战士。在缺少指挥员的短暂时刻,丁永清起到了带头作用,不怕牺牲,冲锋在前。战斗间隙大家都很疲倦。1946年6月8日,部队凌晨又开始突击,丁永清所在部队任务是夺取西关大街,丁永清听到他的好友朱也伍牺牲了,十分震惊与惋惜。将悲痛化为力量,随后在叶伯善政治指导员的带领下,坚守阵地。1946年6月9日,我军又整整准备了一天,研究了攻城的方案,除了营、团在医院等较高建筑上部署了轻重机枪作掩护外,丁永清他们连自己都很难掩护自己,因为民房低,城墙很高,火力难以发挥作用,连里能做的,就是以轻机枪封锁城门口敌人的几个地堡的侧射火力。紧张的一天,晚上待命,等待次日的总攻。1946年6月10日,是总攻的日子,到了晚上,总攻下达命令,在克希司令员的带领下成功地收复了城墙。胜利后原地宿营,丁永清睡了一个安稳觉。天刚破晓,部队奉命集合出城。6月13日,丁永清三人出发去医院慰问伤员。路上被敌机发现,与敌机周旋,到中午才到野战医院。1946年6月14日,敌机在火车站大肆轰炸,造成我军司令部伤亡十余人。丁永清在战斗中的精神,受到了表彰,评上英模……这是一篇英雄的战歌,英雄的光辉形象鼓舞着人们,那些事迹值得后来人好好学习。文章语言情感饱满,英雄形象雄伟高大,将战役的描写如同亲历一般,精彩无比。好文章,推荐共赏,感谢赐稿八一社团,期待更多佳作。问好老师,祝创作愉快。【编辑:黄金珊瑚】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19-10-15 13:57:47
  拜读闲妹老师的文章,丁永清的光辉形象鼓舞着我们,那些英雄人物的战斗故事激励着我们。向英雄学习,向英雄致敬。
   感谢老师分享佳作,欣赏学习了。老师创作辛苦了。下午好,遥祝秋祺。
黄金珊瑚
回复1 楼        文友:闲妹        2019-10-15 14:09:31
  感谢总编黄金珊瑚为我拙文编辑,八千多字让你受累了,精彩的编按让拙作增辉,辛苦了,谢谢你敬茶!
2 楼        文友:醉江南        2019-10-16 21:04:28
  拜读佳作,仿佛置身其中,感受军营生活,历经风雨!身经百战!精彩鲜活的画面,令人萧然起敬!在此,问候老师,向敬爱的军人致敬!
醉江南
回复2 楼        文友:闲妹        2019-10-16 22:21:27
  谢谢醉江南顶贴留言。这些老战土年事己高,有的已经去世,后代再不去宣传他们,红色传统教育就会慢慢流失,革命精神需要传承,否则对不起先烈们。谢谢你的支持,远握。
3 楼        文友:小小莲儿        2019-10-18 12:50:48
  老师作品,总让我们读来热血沸腾,弘扬正能量佳作,铭记英雄,珍惜当下。祝老师秋安快乐。敬茶。
回复3 楼        文友:闲妹        2019-10-18 12:57:49
  谢谢文友:小小莲儿顶贴留言,感谢你的一路支持。
4 楼        文友:怀念童心        2019-10-18 16:15:16
  老师军旅题材作品描绘有声有色,让人仿佛看到了一篇篇革命回忆录,满满的正能量啊,着实让人感动。
回复4 楼        文友:闲妹        2019-10-18 17:26:56
  感谢 文友:怀念童心 对我拙作的肯定,感谢你的留言支持。
共 4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