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风在原地(微型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逝水流年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流年】风在原地(微型小说)

精品 【流年】风在原地(微型小说)


作者:山魔 童生,683.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53发表时间:2019-09-29 17:10:58

黄土高原好久不下雨,干燥的天气,时而飘絮时而风起。麦子就在这阳光独霸的时节里,金黄变得花白。麦芒一个个像小刺猬,裹着焦干的颗粒,在风中摇曳。这里的麦收是一场全民皆兵的战役。麦子熟到这种程度,一阵风就能吹断干透的麦秸,一阵雨就能催芽熟透的麦子,甚至一支烟蒂就能毁灭所有的收成。虎口夺食。村民们站在田间地头,掂着脚,伸长脖子焦急地眺望着南边的路。收割机快点从南边回来吧!
   这个庞大的现代化机器一进村,立刻引发了全村的混乱。村名呼朋唤友腋下夹着一捆编织袋,手里提着一包秋种,带着水杯和馒头,开着三轮车守候在地头。这只巨大无比的蝗虫腾云驾雾地开始昼夜不歇的吞食,它的屁股后面,一块块的麦田瞬间变成了短茬子。趁着收割后的一点底墒,村民们急忙把秋种撒进田里。也许明天地面就被晒裂了。
   收购麦子的小贩也非常给力,开着大货车,一趟一趟地拉走余粮,全部地头交易。不到三天时间,在强大的现代化机器的辅助下,村子已经顺利完成了麦收到种秋的过渡。女人们用手指蘸着唾沫,把到手的钱数了几遍存进了银行,开始坐在路边带孩子,男人们则在田里溜达,时而手搭凉棚看看头顶灿烂的骄阳,期盼有一场雨。
   那天,村子边的柏油路上突然出现了麦秆,渐渐堆起了冰山一样的大坨,上面竟然带着麦穗。肉军,这个死聋子种在南坡的几亩麦子被收割机遗忘了。村子里炸了锅一样的战役没有影响到他,还有他那个八十岁的老爹。爷俩走出家门才知道收割机早已经开到北边的县里两天了。
   肉军,本来叫拥军。从小耳朵有毛病,智力也不正常,一个心眼地吃,邻居都叫他肉军。这个肉军找了个头脑有毛病的媳妇,离家出走就没有再回来。肉军平时顶着一颗肉脑袋很少说话,也不跟谁打交道,人家跟他说话也太费劲,所以一直跟老爹生活。他那个老爹,腰弯到地上,耳朵也背了好久了。
   自从有了收割机,原先的打麦场都被村民建了房子。太阳裸着身子,把光线全力以赴投下来,肉军和他爹把镰刀割下来的麦子摊在马路上,爷俩找了两把木杈,把麦秆抖落一番。父子俩光着黑帮子,穿着短裤,汽车鸣笛急忙闪在一边。过往的车辆碾了足足两天,已经差不多碾好了。
   “真是个死聋子,一点也听不到收割机来了吗?”
   “现在谁能干了这起场打麦的活儿?还不如一把火烧了。”
   “干不了了。长个次怂眉眼,净办球次怂事。”两个男人骑着电摩路过,扭着头看着肉军爷俩在路上挥汗如雨,翻着麦秆。
   等碾好了,第二天开始起场。肉军爹去找了村子里的同辈的弟弟五魁,他当年是起场的行家。肉军和五魁两个人把碾过的麦秆抖落干净,用木杈挑到路边。老爷子佝偻着腰,抱着抖好的麦秆往路边扔。一趟一趟,三个人躲避着来往的车辆,渴了就喝口水,饿了嚼口硬馒头。干到中午,已经没有力气了,还有一半的活儿摊在路上。肉军的爹倒在麦秸秆上,像个馊了的虾米睡着了。
   一觉醒来,太阳不那么明亮了,天上大朵的云变化着形状。五魁指着手里的木杈,告诉肉军:快点挑,一会晚上来了风,正好扬场。肉军脸上的灰尘已经被汗冲成黑道道,黑着两个鼻孔,脖子、脊背、小腿和脚腕两天就变成了非洲黑人的皮肤,他的五魁叔叔,他的爹,三个形象跟他一样。他们什么也顾不得,不停歇地在车辆中间穿梭,挑着麦秆的手臂慢慢往下沉,速度也变得越来越慢。
   村民吃过晚饭,抚摸着吃饱的肚子,他们穿着休闲的衣服,用推车推着孩子,沿着马路准备去远处的河边遛弯,或者去逛前面的购物超市。几个男人从三轮车上取出方桌,在路边的树荫下,摆开了龙门阵。
   挑掉麦秆的麦底子在柏油路上绵延了一百多米,有的村民路过不忍心,又无法下手。那些年起场扬场的农具早被劈成柴火烧光了。几个男人开始替换着五魁和肉军,用木板,纸箱子,忙活了半天总算把麦底子拢在一起,像一道白色的巨龙。五魁看着天空,揣摩着风的走向,指挥大家把麦底子拢成西南东北走向。
   一直没有风。空气异常的沉闷。法桐的树叶就像画上去一样纹丝不动,五魁抄起木铣使劲往上一撒,麦子呼啦落在原地。他又撮了一铣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上空一挥,麦子依旧落在原地。风好像捉迷藏一样,躲在黑漆漆的角落里看着他们偷偷地笑。
   肉军依着木铣无精打采,他爹靠在一棵法桐树上又开始了打盹。只有五魁睡不着。他一会撮上一铣扬撒一遍,试探着风。可是今晚这风就日乖了,平时飞沙走势的,不得安静一会。现在却突然闭嘴一样,哑口无言,安静得让五魁不踏实了。肉军和他爹耳朵不好,只有他竖起耳朵像个警觉的兔子,倾听树叶的舞动,或者来自肌肤的一点风吹的感觉。夜渐渐深了,那些遛弯的,赶超市的人们从这里路过。人们就要休息了。
   干了一天的肉军爷儿俩,早已经累得霜打了一样瘫坐在麦子上。他们已经和麦子混为一体,分不清那些是麦子,那个是穿着已经沾满灰尘的衣服的爷俩儿。
   风还是不肯来,偶尔有一股微风在原地打转,五魁赶紧扬了一把,麦子还是固执地落在原地。
   “真操蛋。他妈的,风呢?死哪儿去了?”五魁扬着脖子骂着。他伸出手臂,在头顶摆动,试探有没有风。
   “要是好风,这会早扬得差不多了。”他拖着木铣焦躁地来回走,不时地扬两下,骂上几句。“日他先人的,今天咋这么日怪呢?风死活都没有一点。”
   “这是下雨的天气。”五魁突然害怕起来。他用木铣捅了捅肉军,骂道:“快起来,别睡了,骑上电摩回家取个油布来。”
   肉军摇摇晃晃站起来,忍不住打了一个软腿子。他用乌黑的手揉了一下眼睛:“五叔,有风了?”
   “有个屁。你赶紧回取油布。我看天气不兆。”他比划着,可是肉军爹说:家里没有油布。
   这时候雨就像一个小偷一样,淅淅索索从黑暗处走出来,明目张胆打得树叶啪啦啪啦地响,铜钱一样的雨点从天空,从树梢,砸在麦子上就是一个坑,麦粒顿时惊得到处逃散。铜钱大的雨点落了没有几分钟,雨就像一群舀水的疯子一样,泼得地上已经一塌糊涂。麦子顺着水流四散游走,五魁让肉军赶紧拿着编织袋把路边的下水道堵上。
   “下雨了,下雨啦!”人们一边奔跑一边惊喜地喊着,传递着这个惊天的喜讯。
   “糟了,我家的被子忘记收了。快跑。”一个女人的声音。
   “真是及时雨,这下玉米种儿能发芽了。赶快去田里挖渠,走!”
   “赶快回家,给菜园里蓄水。”人们在雨中奔跑,呼喊,他们张开双臂,迎接亲人一样迎接久违的雨水,奔向田里,奔向村子。黄土高原好久不下雨了。
   雨,持续地下。迟到的风,在雨里挥舞。斜着身子的雨,直着腰板的雨,扫射着大地,冲毁了长龙一样的麦堆,麦粒就像芝麻一样漂的路上。肉军爹爬在雨里哇哇大哭。
   五魁挥着木铣把水里的麦粒往高处推,也无济于事。肉军把编织袋拧成条子,拦截顺水而流的麦子。
   这时候,一辆大货车“嘎”地停下了。司机从车里下来,拖着大包子东西喊:“快,给你们篷布。”
   五魁和肉军,还有他爹,抹着满脸的雨水,一人拽住一角把篷布展开。真是好大的一块篷布,红蓝相间,把麦堆全部罩在里面。他们在路边找了几块砖头,压住企图飞扬的篷布。
   衣服湿透了的司机跳上车,就把车开走了。
   五魁朝着车喊:“哎哎,你是哪里的?”
   “我是拉货的。”
   雨还在持续不歇,树叶在风中乱魔狂舞。肉军的爹冲着车去的方向一直磕头:“贵人那。”

共 2808 字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编者按】《风在原地》,单看小说题目,已勾起人的阅读欲望。在分秒必争的麦收季节,智力有缺陷听力也有问题的肉军错过了收割机,只好和年迈的父亲一起手工作业,割下的麦子晾晒到公路上,借助来往车辆碾压脱粒,并叫来五魁叔帮忙起场扬场。怎奈天公不作美,风左右等不来,没风便扬不了场,等到最后,风没等来,却等来了雨。肉军家没有遮雨的油布,只好任由雨水冲跑了麦子,正在心急如焚之际,一个过路司机送给了他们一块篷布,保住了他们的心血。小说虽短,但内容丰富,人物形象鲜明,情节详略得当,结尾峰回路转,给人温暖和感动。陌生人的热心相助和肉军的无助形成对比,弘扬了人间真情和友爱。一篇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的温情小说,流年倾情推荐共读!【编辑:闲云落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1006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9-09-29 17:13:32
  第一次编辑山魔的文章,深怕按不好,可要多担待哦。有哪里理解不到位的,告诉我,咱再改。
闲云落雪
2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9-09-29 17:14:46
  风在原地,这题目真好。读过你好几篇文了,对你的文字驾驭能力深感佩服,向你学习。
闲云落雪
共 2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