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塔普伦的猫咪没有烦恼(散文)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塔普伦的猫咪没有烦恼(散文)

精品 【流年】塔普伦的猫咪没有烦恼(散文)


作者:桑子 秀才,2144.4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04发表时间:2019-09-27 11:21:59
摘要:“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刘慈欣《三体》

【流年】塔普伦的猫咪没有烦恼(散文)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这句话出自刘慈欣所著的经典科幻作品《三体》,可当徘徊在塔普伦寺的卡波克树与绞杀榕之间,你早已分不清究竟是谁给予了谁。若非500年的岁月遗忘,或许就不会有“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星霜荏苒;若非塔普伦寺的精雕细刻,这片热带雨林,便真就只是巨树丛生的热带雨林而已。
   和大吴哥城的入口一样,在塔普伦的入口处,一尊“高棉的微笑”四面佛在高处,嘴含浅笑,似乎在凝望着远方,又似乎在凝视着进进出出的游人。
   四面佛道身后,参天的卡波克树仿佛希腊神话中泰坦族的巨人,不留情面地踩着长长的石廊。近看,粗壮的藤蔓就是巨人最为有力的双足,顺着屋檐往下,牢牢踩在了地上。可远看,这藤蔓又似乎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在接触到大地的那个瞬间凝固为了枝干,不解风情地挡住了石墙上正在翩翩起舞的仙女,让人无法窥探到她的一颦一笑。
   巨树之间,石墙上精细的雕刻早已风化,无论是仙女、还是天神,早已是模糊了面貌;墙体上,青苔、小草、藤蔓无孔不入地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地盘;墙体前,人头攒动的游人们在巨大的藤蔓前竞相合影。不远处,参天的绞杀榕从一座石塔后探出了半个身子。一位扛着单反的歪果仁正蹲在回廊的石窗前,调整着相机角度,拍摄着踩在乱石堆之上的绞杀榕。
   残垣断壁之间,是自然与时间的斗兽场——这就是吴哥窟被法国人发现之前的模样,这就是吴哥窟的前世今生。在这片沉寂了五百年的残垣断壁之上,时间在巨树之间可视化了。
   放眼望去,塔普伦寺没有吴哥寺那般高耸入云的须弥塔,也没有“高棉的微笑”在高处仰望一切。不闻石匠悦耳的凿石声,也不闻祭司的祷告之声,唯有种子在地底之下破土而出,而后一点点生长的润物细无声。没有吴哥寺的恢弘壮丽,塔普伦寺在一片参天的巨树之中,颇像是天地之间的蜉蝣。参天的巨树,在遮天蔽日,只为这片遗迹留下了方寸之间的天空。
   石头只觉得自己坚不可摧,却难以想象一颗小小的种子可以是何等执着。500年的岁月,一点点让这些卑微到尘土里的种子生根发芽,一点点让看似柔弱的树枝突破岩石的封锁,撑开了石块、掀翻了看似密不透风的拱顶。粗壮的树枝在地上如同一条条凝固的河流般流动,最后与大地融为一体。树枝们从不顾虑这里是闍耶跋摩七世为祭祀母亲而修筑的神庙,就这么探进了幽暗的门窗,仿佛在试图窥探昔日的繁华与荣耀。
   在塔普伦寺的全盛时期,差不多有12000名僧侣在此常驻,其中约有18位大祭司,还有615名舞者。在供奉了王太后骨灰的主塔里,石壁上镶有上千颗宝石。在每一个夜晚,月光照亮宝石,将这宝石化作漫天的星海,守护着王太后。
   可奇妙的是,这些种子也不全然是无情的杀手。青苔丛生的石墙上,藤蔓如同女人的裙摆一般在围墙与屋檐之上优雅地四散开来,仿佛在为这片残垣断壁挡风遮雨。卡波克树四散开来的藤蔓,又仿佛是来自上天恩赐的乳汁,在屋檐之上流开,为这片遗迹带来了些许可能早已没有意义的养分。幽暗的石窗之上,绞杀榕错综交错的藤蔓扎进了乱石与土壤之中,编织成《哈利·波特》中的魔鬼网,牢牢罩住了这片石窗,让它化作了深不见底的树洞。而我站在这幽暗的树洞之外,无法知晓树洞之中隐藏的秘密。
   “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呀。”跨过在地上蜿蜒盘旋的粗壮藤蔓后,在前面的一位中国女游客不禁发出了一声感叹。
   粗壮的树枝紧紧缠绕着古寺,好似在紧紧抱住即将坠入深渊的爱人。你难以分清这些无情的巨人究竟是来自大自然的毁灭者,还是废墟之上的守护者。
   万木葱茏之中,是生死轮回。轮回之中,生与死的界限似乎都被碧绿的青苔一点点覆盖。开始的开始,在塔普伦拔地而起之前,这里的确是一片热带雨林。可是当今,你早已分不清究竟是塔普伦寺生于丛林之中,还是丛林生于塔普伦。
   在这片斗兽场上,石头在螳臂当车般地抵御树枝与种子的无孔不入,可所有的角力最终在岁月的流逝中尘归尘,土归土,最后只剩下树与寺在彼此相依共生。倘若巨树轰然倒塌,本就摇摇欲坠的塔普伦寺便将失去支柱,最后和崩密列一样,彻底沦为一地的乱石。
   原来,真正堙灭塔普伦,真正堙灭吴哥城的,并非来自泰国素可泰王朝的铁骑。小小的种子,就是传说中来自三体世界的“水滴”,它埋藏着所有成住坏空的力量,穿透看似坚不可摧的一切,穿透神庙里一道道来自印度教神灵的庇护。
   回廊的尽头,不似先前的熙熙攘攘,只看到几个中国妹子正围着窗边的石板,按着手机快门。
   一只淡色狸花猫躺在石板上睡着慵懒的午觉,小肚子有节奏地一鼓一鼓,丝毫不理会铲屎官低声的“喵喵喵”。它的身后,是三位翩翩起舞的仙女石雕,她们原本秀丽的容颜早已模糊。冥冥之中,仙女们是否在想着该如何“拐”走这只小猫咪呢?来暹粒三天了,这还是第一次在吴哥窟里偶遇喵星人。
   透过猫咪身后的那扇门,只能看到布满青苔的乱石,再无其它。
   “这懒猫真睡不醒。”眼见塔普伦的喧嚣声与快门声都吵不醒,那几个妹子便离开了。
   在吴哥窟里当一只懒猫,貌似除了得自己觅食,其实真的很享受呀。它不必像这些参天的巨树一样,去记住有些沉重的沧海桑田,也不必知道这里的成住坏空,也不必像来来去去的游客一样,在旅行即将结束时烦恼着即将回去搬砖。
   在吴哥窟当一只懒懒的猫,饿了就找吃的,起风了就奔跑,困了就在老榕树下尽情地睡到天荒地老。
   就在我找好角度,按下快门时,它醒了。不过,睁开惺忪的睡眼后没几秒,它又慵懒地躺下接着它的回笼觉了。

共 2146 字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编者按】“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这句极富哲理的话语,道出了岁月与文明的缠绕纠结。作者在本文中选取了独特的角度,写了塔普伦寺旁的两棵巨树“卡波克树与绞杀榕”。“参天的卡波克树仿佛希腊神话中泰坦族的巨人,不留情面地踩着长长的石廊”;“参天的绞杀榕从一座石塔后探出了半个身子”。而它们“难以想象一颗小小的种子可以是何等执着。500年的岁月,一点点让这些卑微到尘土里的种子生根发芽,一点点让看似柔弱的树枝突破岩石的封锁,撑开了石块、掀翻了看似密不透风的拱顶。粗壮的树枝在地上如同一条条凝固的河流般流动,最后与大地融为一体。”作者抓住了这两棵大树的历经沧桑,坚强不屈,屹立在这人类文明的寺庙里,给文明以岁月,守护着人类的文明。歌颂了自然万物的神奇魅力,和人类文明的相辅相成。全文描写细致,比喻生动。语言自然流畅,游踪清晰明了。编辑推荐阅读。谢谢赐稿流年!【流年编辑:嘉禾】【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928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嘉禾        2019-09-27 11:24:53
  角度比较独特的游记。最后点题,有自己的视角和想法
2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9-09-28 16:06:02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共 2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