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中国故事】火烧云(征文·短篇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中国故事】火烧云(征文·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中国故事】火烧云(征文·短篇小说)


作者:五十玫瑰 举人,3301.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81发表时间:2019-09-26 21:38:50

【流年·中国故事】火烧云(征文·短篇小说)
   火烧云升起时,汪霞走出了父母家。
   汪霞喜欢黄昏,喜欢火烧云。一到黄昏的时候,她就站在窗口,仰起头来,露着一对虎牙,望着天边的一片片红云笑。妈妈说,她是傍晚出生的,就是火烧云升起的时候。
   可今天,汪霞没去看火烧云,她眉头拧成个疙瘩,弯着腰,像个大虾米似的,一歪一歪地向前走。
   中午的时候,汪霞把饭做好,先去喂老爸吃完,又去给老妈喂。老妈躺在床上,直挺挺的像根木头。汪霞爬到床上,弓腰将妈妈拽起,又扶她慢慢靠在床头上,才跳下床,端起饭碗喂饭。
   老爸像学步的孩童,扶着墙从客厅走到卧室,又从卧室走到厨房,不停地走,一遍一遍地走。
   哗哗哗!汪霞停下勺子侧耳细听,声响是从厨房传来的,像下雨。不好!汪霞赶紧放下饭碗,起身就向厨房走去。还没进门,就闻到一股尿骚味儿,进去一看,地上果然有滩冒着热气的尿液。
   爸爸,这不是厕所!汪霞跺着双脚大喊。
   父亲扭过头来说,还用你说?我早就知道这是厨房,不是厕所!
   知道还在这儿撒尿?
   父亲伸着脖子,瞪着血红的眼珠,像斗鸡似地说,谁尿了?谁尿了?谁尿谁是小狗!说完,一转身走了!
   汪霞苦笑一下,摇摇头,无力地靠在了墙上。唉!有啥办法,父亲患有脑梗,整天稀里糊涂,与他是说不清的。她拿来一截水管子,接上水龙头,哗哗哗地冲洗地面。
   来人啊!快来人啊!是老妈在喊。
   汪霞赶紧关上水龙头,快步向卧室走去。一进门,就看见妈妈头担在床头柜上,脚伸到了床下,身子正慢慢地向下滑去。她跑过去,抱住老妈的身子用力向上托起,忽然,腰部传来一阵剧痛,她腿一软,差点就要蹲下去。她咬着牙,用力把妈妈托起,放到床上,才慢慢转过身来,大口喘着粗气。
   下午,汪霞忍着腰痛做好稀饭,弟媳下班回来,她交代几句,就走出了父母家。
   火烧云走了,夜幕已经降临,寒冷也慢慢地逼近,汪霞却喘着粗气,大汗淋漓地走到了自家楼下。她抬头望望楼上,双腿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她一步也走不动了,就一屁股坐在楼洞口的石凳上。
   一阵凉风吹来,汪霞打了个寒颤,双手抱肩,缩着脖子站起身来。她拽着楼梯,一步一步上到四楼,走到家门口,喘口气,定定神,掏出了钥匙。
   门被打开了,一股方便味儿飘了出来。里面哇啦哇啦,电视画面上人影绰绰。陈潇坐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眼睛盯着手机屏幕,茶几上放着一个碗。汪霞没换拖鞋,径直走了进去。
   陈潇头也不抬问,回来了?嗯!汪霞穿过客厅,走进了卧室。她顾不上脱外套,鞋子也没脱,就慢慢地歪在了床上。
   陈潇跟进来问,你怎么了?
   汪霞小声说,腰闪了!
   陈潇瞪起眼珠,大声说,腰都闪了,还不早点回来?又压低声音,咬着牙说,你呀,你呀,让我咋说你呢?说完,他拿来红花油,涂到汪霞的腰部,轻轻按摩了一会儿,又帮她脱去外套,脱掉鞋子,把被子盖上说,早点睡吧!
   陈潇一走出门,汪霞就哭了,她感觉没尽到妻子的责任。两年前,陈潇突发心梗,搭了两根支架,就再没去上班,一直病休在家。当时也凑巧,陈潇这边办完出院,妈妈那边就住院了。汪霞顾不了许多,就在医院陪着妈妈。等妈妈出院回家了,汪霞对陈潇说,去妈妈家吃饭吧?这样都好照顾。可陈潇却说,我不需要照顾,你去照顾他们吧,让我一个人在家清静清静。
   汪霞知道,陈潇那是借口,他压根就不想见父母。这也怪父母,谁让老丈人、丈母娘瞧不上女婿呢。
   汪霞年轻时,在车间做统计员,人长得好看,鹅蛋脸,小嘴巴,一双大眼睛,像林黛玉似的。小伙子都像蜜蜂一样, 整天围着她嗡嗡叫,她却无动于衷。
   好朋友周倩忍不住问她,汪大美女,看上哪个了?汪霞撇着嘴角说,哪个也没看上,都像太监似的。嘻嘻,那你就是慈禧了。周倩说完,捂着嘴直乐。你,汪霞红着脸,扬起胳膊要打周倩!
   周倩缩着脖子,双手抱住头说,哎,哎!还真打啊!说真的,你看上了哪个?我去给你牵线!
   汪霞放下手臂,低下头,脸却红了。她有意中人,小伙子叫陈潇,是个磨具钳工。陈潇英俊高大,整天闷着头干活,从不多说一句话,也从不扎女人堆。周倩一听,拍着手说,你眼光不错,陈潇老实帅气,干活也踏实,我给你们牵线,可是……可是什么?他是个工人,你父母能同意吗?汪霞皱起眉头说,我也担心这个,可我就是喜欢他,咋办呢?
   周倩歪着头说,既然喜欢,就顾不了许多了。
   听说汪霞找的对象是工人,父母都不同意。说凭汪霞的条件,找个知识分子没问题,有文化吃的香,工人没出息。
   汪霞嘴一撅说,反正我喜欢陈潇,不管那些,我就要嫁给他。说完一转身,走进了自己房间,还把门砰地一声关上。父母面面相觑,他们想不通,乖巧的女儿怎么变得不听话了?妈妈摇摇头,唉!真是儿大不由娘啊!爸爸说,还不是你惯的?行了行了,由她去,由她去吧!
   汪霞结婚后,每次回娘家时,父母一见女婿,总是仰着脸,耷拉着眼皮,也不吱声,趾高气扬的,就像财主看见了要饭的一样。陈潇低着头,一声不响地坐在凳子上,双手在膝盖上搓来搓去,一个大男人,像个认生的小孩儿。吃饭的时候,陈潇总是低着头,目不斜视,只吃面前的菜。汪霞给他夹菜,他也不抬头。等吃完饭,汪霞一洗完碗,他就拽着她的袖子,小声说,咱回家吧!去过几次后,汪霞再回娘家时,陈潇说啥都不去了。逢年过节,他也像例行公事一样,去丈母娘家转一圈,把礼品一放,饭也不吃,转身就走了。
   陈潇病休回家后,汪霞妈妈躺着床上还说,可真会享福,孩子还在上大学,家里正需要钱的时候,他却不去上班了。唉!我闺女真可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还要鲜花去呵护牛粪。
  
   二
   汪霞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她揭开被子,慌忙要坐起来,可腰部的疼痛,使她咧着嘴又倒在了床上。一看手机,马上就到七点,再不起来,真来不及了。汪霞咬着牙,扶着床头,一点点地坐起来,又慢慢地下床去。
   你要干什么?陈潇走进卧室,按住汪霞双肩问。
   哎呀!快让开,怕来不及了!汪霞掀开陈潇的手,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
   都疼成这样了,你真不要命了吗?今天,哪也不能去,一会儿我带你去看病。陈潇抱着双手,横在汪霞的面前。
   那不行,我如果不去,爸妈就没人管了呀!
   陈潇仰着头,一动不动,也不吭声。汪霞摇着他的胳膊,带着哭腔说,求求你,让我走吧!不然,他们咋办呢?
   陈潇叹口气,闪开了身子,靠在门框上气哼哼地说,你姊妹三个,他们怎么不管呢?
   他们都上班,我不是退休了吗?汪霞边穿衣服边说。
   你最孝顺!大孝子,走吧!走吧!累死你活该!陈潇大喊着,推出汪霞,把门呯地一声关上了。
   汪霞低头站在门口,心上像压了块大石头,都喘不过气来。过了一会儿,她才转身扶着楼梯,斜着身子,一步步地向楼下走去。
   走到一楼,她腰疼的实在走不动了,就靠在墙上,拿出手机给妹妹打电话说,我腰闪了,疼得厉害,恐怕去不了妈妈家,你看咋办啊?
   为啥不早说呢?我现在请假也来不及了呀!姐,你坚持一下,我下午找个保姆过去。妹妹是小学语文老师,请假必须提前。
   坚持一下?汪霞感到一阵寒凉,泪水也流了出来。她慢慢走到路边,拦了一辆的士坐进去,向父母家疾驶而去。门一打开,汪霞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尿骚味。她皱着眉头,捂着鼻子走进卧室里。妈妈说,快去看你爸爸,别让他到处尿……
   爸爸面无表情,瞪着双眼,一手扶着墙,像学步的孩童,颤颤巍巍地向阳台走去。汪霞走过去,拽住他胳膊,走向了卫生间。
   中午,汪霞下了挂面,给父亲吃完,又给妈妈喂了一点,她就歪在了床边。刚躺下一会儿,她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外面站一个中年妇女。这个妇女扎着马尾辫,穿着大花毛衣,黑色打底裤,黑色超短裙。她自我介绍说,是家政公司派来的。然后,就像巡视员一样,背着双手,这间屋里看看,那间屋里瞧瞧,把房间都巡视了一遍,才对汪霞说,我做保姆两年了,都照管一个人,要照管两个的话,是要加工资的。汪霞问她要多少?她握住大拇指,伸出四个粗壮的手指说,不少于这些。
   汪霞一愣,你说啥?四,四千?那女人点点头。汪霞倒吸口气,我的妈呀!我退休金才两千,她竟敢要四千?父母退休金加一起不到五千,除吃饭、吃药,已所剩无几。这四千块,要儿女们平摊。我在这儿上白班,弟弟妹妹轮流值夜班。姐弟三个,谁都没闲着,还要再拿出一千多。这,这,这咋能受到了啊。她咬咬牙,对那女人说,我和你一起干,得多少钱?女人头一拧,把嘴一撇,你要是不干,这活我还不接呢!
   嘿!她还挺牛!汪霞不由打量起她来,虽打扮入时,脸上还擦了粉底,可那干枯的头发,眼角小扇子似的鱼尾纹,都无法掩饰她的年龄。她至少五十岁。就她这样,一个月也能挣四千?
   汪霞内心及不平衡,可有啥办法?她说,我和家人商量一下,再给你回话,便打发走了那个女人。
   弟弟妹妹下班回来,都说太贵了。弟弟说,我上班才拿两千多,再拿出一千多来,还咋过日子啊?这个不行。妹妹也说,是有点贵,这样吧?姐,你再坚持一下,我们再找找看,看有没有便宜的。
   我腰疼得厉害,什么都做不了,还怎么坚持?汪霞大声说着,眼泪也流了下来。她再也忍不住了,说来说去,都是咋样省钱,没人替她着想。见她发火,妹妹说,我明天请假,你歇一天吧。
   那晚回到家,汪霞简单地洗漱一下,就上床准备睡觉。陈潇走进来,坐在床边问,是不是又腰痛了?汪霞点点头。陈潇拿过红花油,一边给她抹上轻轻按摩,一边说,腰扭伤了,是要休息的,你不好好休息咋能好呢?
   汪霞抿着嘴,小声说,那不是没办法吗?
   啥叫没办法?你父母也不是只生了你一个。都是子女,都应该尽孝,凭啥死拽住你不放?
   他们不是上班吗?
   上班咋了?陈潇停下手,站起身大声喊道,你退休就该伺候?你病了,咋没人管你呢?从明天起,你歇几天,我倒要看看离开你行不行?
   可汪霞只休了一天,就又去了父母家,陈潇气得几天都不理她。
  
   三
   过了几天,像走马灯似的,又来了好几个保姆,要价都在四千以上,弟弟妹妹说无法接受,实在无法接受。汪霞低头不吱声,无法接受,我咋办呢?她最怕拽妈妈起来了。今天,她拽妈妈时,两次都没拽起来,又不敢用劲,怕再闪了腰,如有人搭把手,是最好不过的。
   吃中午饭时,汪霞拽不起妈妈,就弓着腰用力拽,妈妈坐了起来,她的腰又一阵疼痛。汪霞扶着腰,一点点挪到地上,端来饭碗,弯着腰给妈妈喂饭。妈妈吃完,她却直不腰了。咋办?打电话给妹妹,让她赶快回来了。妹妹说,姐,你别急啊!我再给家政打电话,四千就四千,你就答应吧!
   不到两点,来了个四十多岁打扮入时的女人。一进门,她到厨房看看,又到卫生间看看,然后走进卧室,问汪霞,是两个老人吧?汪霞点点头问她,你看得多少钱?
   那女人仰起头说,这是老楼房,卫生间又小,还没有热水,再照顾两个老人,这活是没法干的!大姐,我走了啊!说完,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
   哎,哎,哎!汪霞伸着脖子喊了半天,那女人头也不回地走了。汪霞愣怔着,一屁股坐在了床边,咋办?明天咋办呢?
   对不起,霞儿,都是爸妈拖累了你们,唉!我也不死!妈妈说完,眼泪滚落下来,就像拧不紧的水龙头,一滴接一滴地落到枕头上。不一会儿,枕头就湿了一片。
   汪霞内心一阵疼痛,眼泪也夺眶而出。她拿来纸巾,擦去妈妈的泪水,哽咽着说,妈,不许你这样说,你不能这样说。
   霞儿,妈想求你一件事。妈你说吧!我求求你们,千万别送我们去养老院,我们就是死,也要死在家里,决不去那个地方。
   去年,妈妈就曾对她说过,前楼的张阿姨,在家能说会道,就是有点老年痴呆,经常把燃气灶打开,忘记关掉。那天,燃气灶吐着火舌,燃着抹布后,在厨房里熊熊燃烧起来,幸亏邻居大爷发现及时,将火扑灭了。之后,张阿姨就被子女送进了养老院,谁知,三个月就死了。还有楼上王姨,活蹦乱跳地到处跑,可总忘记回家的路,丢过几次后,也被子女送进了养老院,不到半年,人就没了。妈妈说完,就对汪霞说她老了绝不去养老院。汪霞拍着妈妈的手说,妈你放心,有我在,是绝对不会的!
   那晚,姊妹几个商量说,父母是咱们的,别人不管,咱们不能不管,只有全力以赴,再苦再难也要坚持下去。妹妹说,姐,从明天开始,我每天中午都回来帮你。弟弟也说,姐,把要洗的衣物都留下,等我下班回来洗。还说汪霞是重中之重,一定要保存实力。
   汪霞心一热,眼眶湿润,她感到还是手足情深。
  
   四
   凌晨一点了,汪霞还站在窗口,望着黑夜出神。近一个月来,她常这样,八点睡,九点就醒,十点睡,十一点就醒。她醒来后,直愣愣地望着天花板,听着陈潇像拉风箱一样的鼾声,一动也不敢动,害怕影响他。一直挨到天亮,她也没睡着。过了两天,她对陈潇说,最近喜欢起夜,怕影响你睡觉,我去睡女儿房间了。女儿在外地读大学,放假才回来。

共 6937 字 2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
转到
【编者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汪霞家的经,难为人了。父亲患有脑梗,整天稀里糊涂,总是把厨房当厕所,生活不能自理,丈夫陈潇突发心梗,搭了两根支架,就在没去上班,一直病休在家。母亲大病,出了医院在家瘫在床上,而且决不肯去养老院。自己的兄弟姐妹都忙工作,父母、丈夫,都需要汪霞服侍,而保姆要价高,是这个家庭无法承受之重。长年劳累,汪霞失眠、抑郁症,自己又犯腰疼。这样的状况,搁在任何人的肩膀上,都难以负重。最后,陈潇摈弃前嫌,毅然和汪霞共同承担起照顾汪霞父母的重任。他们就像天边的火烧云一样,发挥出他们人生暮年的光和热。家庭题材,既现实,又沉重。就如小说所叙述,只有直面生活,才能勇敢地生活下去,那就有希望。佳作!倾情推荐阅读!感谢作者赐稿流年!【编辑:妖怪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927001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妖怪山        2019-09-26 21:40:03
  问好,欢迎继续出好作品,加油!
回复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9-29 14:51:25
  感谢妖怪的美按,祝国庆节快乐!
2 楼        文友:风逝        2019-09-27 16:05:02
  汪霞的孝心让人动容,她的无奈也紧紧拽住了读者的心。小说的结尾令人心中一暖,主人公的夫妻真情动人心弦。
   好小说,贴近生活,且充满了正能量。
   小说的题目设计颇具匠心,可谓一语双关,意味深长,值得品味。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2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9-29 14:50:42
  感谢风逝老师在百忙之中来访,并留下精彩评论!感谢鼓励,祝国庆节快乐!
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9-28 11:01:27
  老姐,小说越写越好了,善于描写画面了。
回复3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9-29 14:52:23
  谢谢山地鼓励,祝国庆节快乐!
4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9-09-28 14:44:5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4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9-29 14:54:01
  祝流年永固!
5 楼        文友:梅子青        2019-09-28 17:03:41
  玫瑰姐,真棒!
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
回复5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9-29 14:52:55
  谢谢鼓励,祝国庆节快乐!
6 楼        文友:江凤鸣        2019-10-01 14:57:04
  玫瑰老姐,读了你的小说,我非常感动。人生有很多无奈,这不是什么大道理就能说的通。几年前,我父母也都病重,我也是个多子女的家庭,但偏偏重担跟小说中的主人公一样落在我的身上。那几年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若真孝顺,你会没有任何理由,若是自私,你会有理由千条。原生家庭中也有人性的丑恶,一个尽孝,掩盖了不该有的牺牲。
江凤鸣
回复6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10-03 06:31:28
  二哥,因为我们有同样的经历,所以产生了共鸣。
   目前,我身边不少朋友也在以这种方式尽孝,每每看到他们的无奈与疲惫时,我很理解也很同情,却不知如何去安慰。二哥说得很对,我也有同感,原生家庭中,即使一奶同胞,也存在着人性的丑恶,尽孝没有理由,不尽孝有万般的理由。
   感谢二哥来访,并留下精彩评论,祝福节日快乐!
7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9-10-03 13:12:33
  又细读一遍,确实直面生活现实,揭示底层人生活的艰难,悲凉之余,却又看到人情的温暖,人性的善良。人物塑造立体化,而不是符号化。语言,质朴而又耐读。
回复7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10-03 14:50:15
  感谢轻舟大哥来访,并留下精彩的评论!
8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19-10-03 17:47:25
  似曾相识的场景,似曾相识的心境,读后眼眶湿润。
   老来难,难的是老人,更是儿女。小说的主旨,写出了人性的多面性,人性本善,人性本恶,跌入社会这个大染缸,能守住初心的,究竟有几人呢?
雪,本是人间清冷客
回复8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10-05 20:10:49
  老人难,难得是儿女,这话一点不错,感谢听雪的理解,祝福节日愉快!
9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9-10-08 22:54:17
  姐姐的小说写得真精彩!人物刻画好,情节设计好,题目起得好,语言表达好,很容易引起读者共鸣。
   汪霞这一人物形象可感可触,丰满鲜活,她的孝心和无奈,令人心疼。
闲云落雪
回复9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10-09 19:09:38
  感谢落雪来访,并留下精彩评论,感谢你的鼓励!
10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9-10-09 10:03:17
  有几个子女的老人尚且如此,我们这些独生子女的父母以后怎么办?
   在社会养老机制不健全的条件下,养儿防老似乎是天经地义的。可子女也有子女的难处啊!
   小说来自生活,直面一个尖锐的社会问题,启人思考。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10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10-09 19:12:46
  我们的养老都不敢想。不过,泱泱大国,养老的确是一个亟待政府解决的问题。
   感谢春光来访,祝开心快乐每一天。
共 10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幸运飞艇注册 幸运飞艇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开奖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注册 幸运飞艇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开奖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