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画柜(中篇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画柜(中篇小说)

精品 【流年】画柜(中篇小说)


作者:翟妍 童生,573.7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005发表时间:2019-09-25 10:17:14
摘要:别人的故事是怎样开始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故事该从一个画柜子的张凤存讲起。

【流年】画柜(中篇小说)
   桃木板板红柜子
   桃木板板的柜子很旧,看上去至少二百年。深褐色的土漆斑驳,扣板式柜盖有裂痕,青铜锁还挂在锁鼻上。锁鼻呈云卷状,锁则是条小鲤鱼,钥匙插在鱼肚子上,轻轻一碰,鱼头和鱼身会咔哒一声弹开。
   这样的锁,一定配精致的柜子。桃木板板也算稀缺,每一块都不足半尺,拼凑成柜子,花的工夫不少,尤其是板子与板子的连接处,没一颗钉子,都是榫卯契合。
   柜面龙飞凤舞,祥云高照,当富贵家物。
  
   我叫卢草,生在榆村,长在榆村,六十年了,从未离开过。我舍不得离开,把岁月都撒种子样的种在榆村的泥土里了,到如今,我收获了皱纹,收获了白发,也收获了回忆。那些回忆里,随手抓一把,就是一串故事。我们那个年代的人,都有故事。别人的故事是怎样开始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故事该从一个画柜子的张凤存讲起。
   那时候我十七八岁,在村后的霍林河上划船,把榆村人捎到嘎罕诺尔镇去买些布料、火柴、针头线脑什么的,一个来回五分钱。这要是换成别人,生产队长早给扣上投机倒把的大帽子了,可我不一样。
   在榆村人的眼里,我是个可怜人。十来岁时发过一场高烧,把嗓子烧坏了,不会说话。爹是瘸子,娘精神不太好,生产队长为了照顾我们家的日子,才把划船的活儿给我,因为从榆村到嘎罕诺尔镇的路是一条河,而船就一只。
   那时候,经常坐船的是张凤存,他会画柜子,总往嘎罕诺尔镇跑。每次,他把画箱子一放,往船艄上一坐,也不和我打招呼,我轻轻一点竹竿,就出发了。到岸,张凤存会多给我一分钱,不算多,也不算少,能买盒火柴。我也不推脱,只是攥着那钱,脸上会有一缕羞,红粉粉的。张凤存总是多瞄几眼,大概是想以后娶个老婆回来,挣钱就往她手里塞,让她天天羞给自己看。
   张凤存能画柜子,多亏了二愣子小心眼,这事儿说来话长,等我慢慢写给你们看。怎么说呢,我不会说话,但认识字,书虽没念到小学毕业,可我爱看字典,照着字典学会很多,读书、写信都不成问题,无聊时,还会记日记,我特别喜欢我的日记,字迹板整不说,通篇读下来,竟有几分书本上的味道。虽然我听不见,但是,我却能从说话人嘴唇的动作上看见他们说的话,这样,我其实不聋也不哑,能听也能说,不过很多时候,我更愿意别人把我当成聋哑人。这,是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秘密。
   二愣子小心眼,炒个鸡蛋,蛋壳上沾了蛋清,他也要用手指在壳里抿一圈,然后把手指伸进嘴里嘬得吱吱响。其实,光是这些事上小心眼还好,到了大事上,他还要掂来掂去。这不,要结婚了,他娘拿出棺材板给他打了口柜子,让他好好请个画匠给画画,他偏偏图省钱,自己用土漆刮了个大红,惹得新媳妇还没过门就跟他吊脸子,说,怎么看怎么像棺,要是不换口柜子,这婚就不结了。
   在我们榆村,结婚时的那口柜子是大事,新媳妇过门什么都可以马虎,唯独柜子不能马虎。图的是“夫贵妻荣”、“大富大贵”,享个“富贵寿考”,求个“贵子贵女”。二愣娘一听新媳妇要黄菜,见天端起饭碗就骂二愣子,弄得二愣子饭也吃不香,心里憋屈,在地里干活时就跟张凤存磨叨,说底漆没刮好,画匠都不愿接这个活儿。话是那样说,无非就是想多加钱,可又舍不得。张凤存逗二愣子,说,那我给你试试咋样?我不要钱。
   二愣子知道张凤存有画画的底子,念书那会儿,大白纸订成的本子,一个字都见不着,上面全是画。就为这,他爹没少打他,下手狠时,屁股三天都挨不了板凳。
   张凤存报复他爹,把挺长根木棍一头烧成炭,把花呀鸟呀猫呀狗呀都画到他家堂屋的最高处,他爹想擦又够不着,不擦那些画就像示威似的天天俯瞰着他爹他娘进进出出。气得他娘哭过一场又一场。后来,大些了,用他娘的话说是懂点人语了,不往墙上乱涂乱画了,四处捡牛皮纸,用水喷湿,铺在炕席底下压平,再裁成四四方方一块一块的,在那上头画。画一张往墙上贴一张,画一张往墙上贴一张,开门关门的时候,墙上的画就呼啦啦飘,弄得他们家天天跟开画展似的。
   所以,张凤存一吐口,二愣子就缠磨他,说,给咱画画嘛,画不好也不怪你,大不了我再刮一层漆。
   那时候,张凤存刚好想学画柜子,正愁没地方练手,晚上住工,背着画箱子就去了二愣子家。
   那天,有不少人去二愣子家看张凤存画柜子,我也去了。二愣子娘给大伙沏茶水,大伙边喝边唠,说不知道张劳改那小子能把这柜子画成个啥样儿,可别是闭着眼睛做油条——瞎咋呼。他们叫张凤存张劳改是因为他坐过牢,关了五年才出来。说榆村出过木匠瓦匠皮匠铁匠还真就缺个画匠,张劳改八成能补上这个缺儿。
   正唠得热火朝天,张凤存进门了,挨个招呼一圈,把画箱子放下,盯着柜子看,在行家的话里,那叫相,像给人相面似的。相好了,该上什么色,该画什么花,该题什么字,心里就有数了。
   张凤存相过之后,在柜面上用滑石笔勾出草图,用紫金灰画万字纹边框,边框里画喜鹊登梅。右边题:永远跟着共产党,左边题:幸福生活万年长。最后刷了两遍清漆,往墙边一立,满屋子顿时有了活气。二愣子满意,他娘也笑得合不上嘴。看热闹的人都说别人学个手艺,起码要拜个师傅,可张劳改还真是天才,自己琢磨琢磨就会了,平时看着蔫不拉叽的,还真有两把刷子呢!
   打那以后,榆村人就都知道张凤存能画柜子了。家里没有新柜子的,旧柜子也要搬出来让张凤存重新给刮个漆,画上画儿,图个鲜艳、亮堂。画得多,见得广,张凤存就能把柜子分出品来了。从用料到样式,都能拎得清。不论是大漆的、雕花的、圆角的、方角的、带被阁的、不带被阁的,都能按柜子的材质往上刷色,然后又根据柜子的款式描花、画鸟、涂山水。东北这地方,冬天没色调,除了风就是雪,光溜溜灰秃秃,所以张凤存画柜的时候,就一律用鲜艳的大红、大紫、大粉、大黄、大绿、色用得越俗越艳,就越招人稀罕。后来连嘎罕诺尔镇的人也找他画了,说他画的鸟像鸟花像花,涂出一幅青绿山水来,睡觉前瞄两眼,做梦都是山一程水一程的。
   张凤存去外乡给人画柜子,不白画,一口柜子能收个三两块钱,人家还能供顿饭,多是好酒好菜,特别赚面子。我爹说他要是个贫下中农,一准把我嫁给他,可惜他家是地主成分,还坐过牢。我爹还说,嫁了他会一辈子翻不了身。
   也有给张凤存提亲的,寡妇拖着几个孩子的,癞头疮一脑壳没头发的,人倒是不傻,就是一说话直淌哈喇子麻痹症的——张凤存见一个悔一个,见一个生一次气,久了,一瞅见媒婆进院子,就把屋门关死,任敲任骂就是不开门,不见人。这一弄,二十七八了,还是条光棍,为此他娘没少掴打他。
   张凤存坐我的船去嘎罕诺尔镇画柜,还得坐我的船回。第二天生产队的工又不能耽误,所以他一画就要画完,画完就要大半夜,我只好跟他一起去画柜子的主家等他。每次,张凤存敲门,人家出来,见后面还跟着个我,问,你妹子?张凤存说,是。主家觉得他有个哑巴妹子怪可怜,掏钱的时候会大方些。有一次,明明讲好了三块钱,临走时又多塞了两毛,说,回去给你妹买根头绳。虽然那两毛钱张凤存并不会给我,但我还是高兴。总想,我爹为啥觉不出张凤存的好呢?地主成分咋了?做过牢咋了?我还是个哑巴呢!其实我们蛮般配。
   我把这念头告诉了爹,爹当时没吱声,背地里却老是看着我。
  
   柳木板板黄柜子
   柜子长三米,花瓶式高脚,柜身高一米。柜门开于柜面,共四扇,每两扇对开。每扇门上都画富贵牡丹,花朵盛艳,雍容典雅,三叉九顶,合民间吉数。
   柜子整体为黄色,合页和拉手均为黄铜。柜底镶木刻镂空花边。
   据说用过了三代人。
  
   张凤存画柜子时,啥样的人都能碰到,明明画好了,主家偏要挑出点儿毛病,不是什么颜色不对了,花样不好了,就是留白多了,山高树矮了……倒不是他画得真不好,不过就是想克扣几毛钱。
   那天,张凤存在嘎罕诺尔镇画完柜子,让主家验活儿,主家一看,不乐意了,说让你画牡丹,你却画了荷,其实张凤存是根据柜子式样画的,但这事讲不清。俗话说做事不由东,累死也无功,钱一分没给。张凤存没搂住火,跟主家大吵一架。没挣到钱,船靠岸时,他还非要多给我一分,我不要,和他推来挡去撕扯了几下,被我爹看见了,上去就打他一拐棍。那还不算,还非拖着他去见生产队长。
   真见了队长,张凤存的柜子就再也画不成了。
   张凤存抱着我爹的胳膊,说,叔,我真的啥也没干,不过是想多给卢草一分钱。我爹也许就是不想让他画柜子,那样就不用老坐船了,说,你欺负我家黄花大姑娘,一分钱就想打发了?我拉着爹,让他别无事生非,可他不听。还连我一块打。
   就去见队长了。
   到了队长家大门口,我爹使劲砸门,把屋子里的灯砸亮了,大门开了,队长打着哈欠,说,大半夜的折腾啥呢?我爹把张凤存往队长前面一推,说,给你抓个投机倒把的。队长看了我们一眼,进了屋,披件衣裳,端过烟笸箩,卷着烟,眯着眼,说,凤存啊,你都坐过一回牢了,我咋忍心让你二进宫?我爹拦住队长的话,说,偷偷摸摸瞒天过海地画也就画了,还打卢草的主意,不是人干的事儿嘛!旧社会咱受地主欺负,新中国了,讲王法了,咱坚决不受这窝囊气。
   张凤存低着头,咬着腮帮子,眼睛偷偷地瞟瞟我爹再瞟瞟队长,畏畏缩缩的样子像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句话也不敢多说。我觉得这世上有两个张凤存,一个是画柜子时的他,一个是在榆村的他。画柜子的张凤存神采飞扬,榆村的张凤存蔫头巴脑。
   队长没饶过张凤存,虽没给安个投机倒把罪,还是扣了工分。
   事儿是因我而起的,我心里过意不去,总想帮帮张凤存,便去嘎罕诺尔镇找张凤存画过柜子的主家,告诉他们,要是有谁想画柜子,可以写上地址来河边找我。当我真的接到画柜子的纸条时,却不敢直接给张凤存,怕他记恨我爹不搭理我,就托耿秀兰把纸条转给他。
   耿秀兰是省城来的知青,到榆村,还是张凤存去接的。那天耿秀兰拎着两个颜色发黑的杏木箱子,一上船,张凤存就盯着看,不是看耿秀兰,是看箱子。耿秀兰觉得奇怪,问他,我这箱子上有花儿?张凤存说,没花儿才看,我能给你画上花儿。耿秀兰撇撇嘴,以为他吹牛。
   榆村的知青就耿秀兰是女的,青年点里不好安顿,队长就把她安排在我家的隔壁,说挨着卢草放心,都是姑娘家,好照应。就这样,耿秀兰跟我熟了,而且关系还不错。晚上收工以后,不是她长在我家,就是我睡到她那里。我俩还定了一个联络暗号,我叫她开门时,敲窗,她叫我开门,用手电筒照我的窗。我们躺在一个被窝里,聊天,写字聊,她讲城里的事儿,我讲榆村的事儿。她讲学校里的事儿,我讲张凤存。
   张凤存讲多了,耿秀兰对他充满了好奇。有回,我俩路过张凤存家,耿秀兰非说渴了,要去人家喝水。他娘见知识青年登门,赶忙从井里打来新鲜的凉水给她喝,她却端着碗看贴在墙上的画直愣神,一碗凉水洒了满大襟儿。晚上我俩躺在被窝里时她说,原来张凤存要在她的杏木箱子上画花还真不是吹牛,她心里有几分崇拜他,说他是民间艺术家。第二天她便和我一起去嘎罕诺尔镇买了广告色,胶、朱硃、排刷、毛笔,用一个军用书包装着,回到榆村时追着张凤存要拜师学艺。
   拜不拜师张凤存好像不在乎,反正每次画柜能带着耿秀兰他挺高兴。坐在船上时,总是张凤存在不停地说,耿秀兰在不停地笑。我看着他俩说话,厌倦了,就不看,看蓝汪汪的天,看一荡一荡随风摆动的芦苇,看红嘴绿毛的水鸟来回盘旋,看得我眼里常常要涌出泪来。
   画柜时,张凤存围着柜子忙活,耿秀兰蹲在一旁调颜料,不时东问一句,西问一句,这回是她在不停地说而张凤存在不停地笑了。自从带上了耿秀兰,张凤存在柜子上就不只画大红大绿的花花草草了,还画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画戏曲人物唱念做打,画佛手仙桃文房四宝了。有一回,张凤存还画了两只一高一矮的土陶花瓶,两只瓶子你依着我,我靠着你,瓶里插了花,花是百合花。耿秀兰还说以后她回城了,要带着张凤存,两人开个画柜子的大店铺,张凤存负责画,她负责收钱。张凤存说开店铺不用去城里,在嘎罕诺尔镇就行,嘎罕诺尔镇他有熟人,房租还能便宜些。耿秀兰不干,张凤存嘿嘿笑,说耿秀兰傻,还开店铺呢,偷偷跑出来画个柜子挣三两块钱都算投机倒把,要是再弄个店铺,一天哗哗往家里进钱,那脑袋还不得搬家啊?
   耿秀兰去给张凤存送纸条时,张凤存正愁日子没法过,一看有柜子画,当然乐意。只是不愿意再坐我的船,怕我爹知道了,又闹出幺蛾子。于是,晚上我就早点收工,把船闲出来,让他俩自己划船过河。
   那段日子,耿秀兰特别兴奋,画完柜子回来,半夜还把我叫醒,和我挤进一个被窝里,给我讲画柜子的事,我在脑海里想象着复原着他们画柜子的情形,就像看电影似的。有一回,刮完了腻子,张凤存问主家婆子喜欢啥?主家婆子让他看着画,张凤存就画了垂柳,画了小桥、凉亭。画好了,耿秀兰觉得还缺了点啥,就让张凤存在柳梢上添两只鸟,张凤存就添了。上完清漆,主家婆子不干了,说鸟画得不好,张嘴了。张凤存问张嘴为啥不好,主家婆子说,当然不好,分明就是两口子吵架。张凤存一时没话了,一眼一眼地看耿秀兰。耿秀兰说,那哪是吵架,分明是在唱歌,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耿秀兰说她一边唱着,还一边比比画画着,一下子把主家婆子逗笑了,还以为她和张凤存是小两口,说这小媳妇嘴头子真厉害,把没的说成有的,死的说成活的了,乐滋滋掏出了两块钱。耿秀兰说完,把头蒙到被子里头笑,我的心里却酸酸的。

共 20872 字 5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34
转到
【编者按】以画柜为明线给我们娓娓道来的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让人心生感慨。实则挖掘了民间艺人手艺是如何传承的,艺人有什么经历,是一帆风顺还是万般磨难,光鲜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承载,小说中得以一一展现。小说用第一人称的叙事方式,以主人公卢草的口吻,从榆村的一个画柜子的张凤存讲起,说不尽的心酸,说不尽的磨难,也有说不尽的甜蜜,更是阐释了民间艺术的根本来源——艺术在生活中,艺术在人民中。画柜是一种古老的民间职业,画柜人,一代代相传,各有各的故事。画柜这门手艺,代代打磨与传承,成了闪闪发光的民间艺术瑰宝。作者把故事置放于两段时代背景里,即土地下户前和土地下户后。民间艺人的境遇是不一样的。之前是偷偷摸摸的,被视为毒草,投机倒把者;之后视为艺术的繁荣,民间艺术的传承人。小说成功地塑造了两个人物:哑巴卢草、张凤存。张凤存是一个自学成才的民间画师,对爱情的偏激渴望发展到“痴”,导致忘了初心和本真。卢草的单纯,执拗,有着对美好的向往和和对爱情的追求,最终她成了中国画柜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偶然与必然是相依存的,不会孤立存在。诗意的语言讲述着沧桑和厚重传说,中间插叙画柜的描述使得小说叙事转承富有特色,叙事始终充满了画面感,可以说是一个画面连接一个画面推进的,像看电影,栩栩如生。同时,小说通过讲故事的形式讴歌了民间艺人的不凡经历以及不为人知的酸甜苦辣人生。作者讲故事是自由的,有一股“狠”劲,同时又是柔软的,美好的,总是在黑暗的隧道里让读者看到远处那盏灯。小说是优秀的,可以说是用中国语言讲中国故事的范本。作家翟妍的小说创作更是验证了作家的词汇只能在生活里才有、作家的优秀作品只能来源于生活的道理。经典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31828829】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926001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9-25 10:27:41
  细腻生动的描写,跌宕起伏的人生,直达人心。
   厚重,大手笔,佳作!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9-25 10:30:40
  字里行间的灵动、灵气,扑面而来。
   读完,小哑巴卢草、张凤存存在记忆里了。
   一直喜欢读翟妍的作品,谢谢!
3 楼        文友:永远红梅        2019-09-25 23:46:46
  很吸引人的小说,读后感人至深!人物刻画栩栩如生,小说语言质朴、自然,小说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内心表现的淋漓尽致。如同看一部电影般精彩!欣赏佳作,赞!
永远红梅
4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9-09-28 14:45:43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5 楼        文友:菁茵        2019-09-29 11:07:20
  引人入胜,非常喜欢~~
沉积心灵的悸动~~
共 5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网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网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