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祝福丁香】舅舅的病(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丁香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丁香•祝福丁香】舅舅的病(小说)

精品 【丁香•祝福丁香】舅舅的病(小说)


作者:青龙洞煮 童生,971.2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54发表时间:2019-09-04 07:44:09
摘要:星期天的早上,回老家,母亲流着泪告诉我,舅舅病得很重。

【丁香•祝福丁香】舅舅的病(小说)
   一
   星期天的早上,回老家,母亲流着泪告诉我,舅舅病得很重。
   舅舅的病是癌症,是上星期三在市里的大医院里查出来的。这事让母亲非常难过,在得到消息的当天晚上,她一夜未睡,躺在床上叹息了一夜。
   外公外婆很早就不在了,我打小就没见过他们。母亲说,她小时候和舅舅姐弟俩相依为命,直到自己出嫁时,姐弟俩才算真正分开过。舅舅在二十六岁那年成的家,婚后,生了三个孩子。因而,我便有了一个同岁的表姐,和两个表弟。
   上学那会儿,每逢暑假,我去得最多的亲戚家便是舅舅家,常常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后来,上了高中后,学习压力变大,也就渐渐去得少了。不过,逢年过节的照例还是会去他家,即便是后来上了大学也是如此。
   在参加工作后,舅舅年纪也大了,因为工作和性格的原因,和他之间的沟通也有了些莫名的障碍,因而,去得次数更少了些。母亲曾为此多次责备过我。
   舅舅的病其实在半年前就犯了,我是知道的。
   那是在年前冬天,舅舅干活时出了汗,脱了外衣,并因此而着了凉,接着就出现发烧、咳嗽的症状。他自以为不过是普通感冒引起的咳嗽,并没有太在意,只在村里的卫生室胡医生那儿配了些消炎药和止咳药回来口服。然而,一直吃着药,咳嗽却一直断断续续着,时好时坏的。他就这么一直在家扛着,直到有一天晚上出现了咳血的症状,才引起他和家人的重视。两个表弟很快便带他到市医院去做了检查。但一切都太晚了,市医院给出的诊断是“肺癌晚期”。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感到非常震惊,热天里全身冷得起了鸡皮疙瘩,汗毛也都竖了起来。吃罢早饭,我便立即驱车赶往舅舅家。
   在舅舅家的院外停车时,我就看到院子里站了十几个人,大多都认识,差不多都是舅舅家的亲戚或者邻居。天气还很热,他们都聚拢在日头下抽着烟,小心翼翼地低声说着话。看得出,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沉重。
   舅舅家和大表弟家住在一起,他家在西侧,大表弟家住在东侧,两家共用一个院子,只用一堵墙隔开了。进院子时,表姐和表姐夫见我的车来了,两人便立即迎了出来。
   他俩的表情都很严峻,表姐夫只是朝我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了招呼。我们双方都没有顾及到彼此的礼节,在这个时候,在意对方的礼节显然是不合适的。表姐夫拉着我来到水塘边的一颗老槐树底下,表姐也跟着走了过来。他朝院子努了努嘴,对我说道:“表弟,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
   我点了一下头,问道:“这是啥时候的事?”
   表姐夫把舅舅患病和在大医院检查的经过说了一遍,和母亲叙述的大致相同。他表情痛苦地摇着头说道:“真没想到,咋就得了这个病了!真没想到啊……”
   表姐一边用纸巾擦泪,一边叹息道:“说这些还有啥用啊?!”
   我透过远门,冷冷地看着院子里的人,轻声问道:“市医院的医生咋说的?”
   表姐抽泣着说道:“医生说,可能只有一个月了……”
   “那咋就这么回来了?”我有些不理解。
   “医生说,治也是白治,不如早点回来,想吃点啥就给他做点啥……”
   我听了,不觉一阵悲凉,眼圈也湿润了,用责备的口吻埋怨道:“这不治了……不就等于告诉他没治了吗?”
   话一出口,我立即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表姐夫的嘴角微微跳动了一下,脸色也一阵发白,似乎也意识到了他们处事的草率,并因此而感到有些愧疚;似乎又有某些难言的困惑在他俩的内心里挣扎着……我一时也分辨不出。
   一时间,我们三人都低了头,沉默着,一个也说不出话来。只有槐树上的知了,还在不厌其烦地叫着,让我感觉十分厌烦……就这样,尴尬而难堪的气氛持续了好几分钟。
   我明显感到了自己的武断和无礼对他俩造成了影响,为了缓和气氛,忙轻声说道:“事已至此,难过也是没用的……我进去看看他。”
   进了院子,我和人们匆匆打了招呼,便进了堂屋。堂屋里,舅母还和以前一样的热情,只是眼圈红着。她给我倒了茶,和我拉起了家常,仿佛舅舅从来就不曾生病似的。
   舅母说道:“今天咋有空来的?请假了吧?”不等我回话,她却恍然领悟般地自言自语道:“哦!今天是礼拜天。”
   又问:“外甥媳妇咋没来?丫头上学好吧?”她不等我回答她,自己一个劲地絮絮叨叨地说着,感觉像是在有意回避着什么似的。看着她为我忙碌的身形,心里却像扎进了一根针般地疼着。
   我打断她道:“舅母,别忙了……”
   大表弟从里屋出来,脸色十分难看。他见了我,仅对我点了点头,便道:“刚才又咳了一大滩血。”舅母听了,立即掩脸别过头去擦眼泪。
   我忙起身跟着大表弟进里屋。
   一进里屋,一股夹杂着血腥、汗腥的复杂怪味扑面而来。我立即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闷热的房间里,也没开空调,瘦得已经脱了相的舅舅佝偻着身子半躺在床榻上,后背垫着厚厚的被子,蓝白条纹的睡衣几乎全湿了,贴着他的身子上,原就不算魁梧的他,此时显得更加瘦小。他双眼紧闭着,脸色晦暗,已没有一点血色,面部因痛苦而扭曲着,几缕灰白色的头发紧贴在湿润的额头上,胸脯在快速起伏着,瞧得出,他的呼吸也急促得很。
   表情麻木的小表弟正拿着纸巾帮他轻轻地擦去嘴角的血迹,床毯的边缘沾了血痕,床边的水泥地上,有几滴暗黑色的血印,还有一团团沾了血迹的废卷纸……
   想不到半年未见的舅舅已病成了这样!小表弟看见了站在屋门口的我,忙对舅舅轻声说道:“爸爸,表哥来了……”
   舅舅睁开了眼,先是向门口射出毫无神采的目光,当见了我,那眼神一下就亮堂了,像是一盏即将熄灭的油灯被重新注入了新燃料,像是在透露着一种渴望的神色……
   他朝我伸出了形如枯槁的惨白胳膊……
   我忙几步上前,什么也不顾,坐到床沿上,一把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那么细,那么粗糙,却又那么柔弱无力,他翕动着嘴唇,想说些什么,却啥也没说,我微微颤抖着,同样是啥也说不出来。
   从舅舅的眼睛里,我感觉他似乎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但对于一个即将面对死亡的人来说,求生才是他最原始的渴望……他显然想说些什么,却一句也没说出来。
  
  
   二
   中午,表姐、两个表弟三家六个和我共七个人,一起在隔壁的大表弟家吃饭,舅母在隔壁的里屋单独照顾舅舅。
   趁这个机会,我问他们几个道:“你们打算怎么办?”
   大家都不说话,只呆呆地看着桌上的菜发愣。
   因为年龄相仿,多年来,我和表姐夫算是有共同语言的,我一直对他很尊重。表姐夫看了看在场的人,却问我道:“你是干部,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我理了理自己杂乱的思绪,道:“这事还得你们自己拿主意。病是看不好了,但这样……在家等死怕是不行。”
   大表弟显然听出我的言外之意,摊着双手道:“这都看不好了,还能咋样嘛?!”
   我耐心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该做些适当的治疗才对……”
   小表弟媳妇道:“大医院的医生说了,怎么治疗都没用,没效果的!”
   我进一步解释道:“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看着他在家里一直咳血、喘不上气来吧?”
   表姐夫思忖了片刻,道:“我看……还是送到医院去再治治吧。”
   他的话立即引来一片质疑声。
   大表弟有些不耐烦地强调道:“关键是去了也没用啊!医生也没办法。”
   他媳妇也附和着道:“就是啊,花了钱也止不住咳血,这钱不是白花了嘛!”
   大表弟却转脸大声斥责自己老婆道:“这事不用你插嘴!”他的声音很大,显然躺在隔壁的舅舅、舅母都能听得到。
   小表弟朝他哥摆了摆手,示意他注意说话的声音,自己则轻声道:“花点钱倒也没什么,可……可这明明是无用功嘛!”
   小表弟媳妇嘴巴动了动,没出声。
   表姐听了他们的话,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顾自抹眼泪。
   我毕竟是个外人,因而只能叹息道:“这咳血会一天天地严重下去,呼吸也会越来越困难……不采取任何措施,这么在家看着,让人受不了啊!”
   表姐夫和我一样,不能过于指责两个舅子,他见了两人的态度,便无奈地笑着道:“这样吧,下午我带老头子去医院,你们就都别管了。”
   大表弟却不高兴地责备道:“姐夫,你这叫啥话?啥叫我们都别管了?”他媳妇也跟着撇着嘴道:“就是!这算啥事?!”
   小表弟一边把玩着手机,一边慢悠悠地讥讽道:“姐夫,你这是在骂我们不管老头子的死活了?你带老头子去看病也不用我们掏钱了?”这时,他媳妇也轻蔑地笑望着表姐夫。
   表姐夫冷笑着道:“你们愿意出就出,不愿意出就不出。你们不出,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
   我知道两个表弟家庭条件很一般,表姐夫家有个大鱼塘,他一年能赚不少钱。
   只见大表弟冷笑道:“那行啊!你钱多……我就不管了!老头子随你怎么摆弄好了!”
   小表弟却反驳道:“哥,话可不能这么说,老头子可不是只有大姐一个,这让大姐一家出钱给老头子看病,你让村里人晓得了,咋看咱们俩?”小表弟媳妇听了,立即收敛了笑容。
   大表弟依旧冷笑着道:“村里人爱咋看咋看,谁让咱没钱给老头子治病呢!”
   见他满不在乎的样子,小表弟有些气愤,道:“那不行,我不同意。”
   大表弟的表情依然没变,微笑着道:“姐夫要自己一家出钱,谁也阻止不了啊!”
   小表弟把手机往桌上一丢,道:“要送医院咱一起送,要不送,大家都别送!”
   大表弟朝他白了一眼,道:“是姐夫一家偏要送,我能说什么?”
   小表弟道:“不就是钱嘛?像是我出不起似的!”
   见斗起嘴来,表姐擦完了泪,劝解道:“你也别说,你们俩也别争……”从她的眼睛里,我读出了无奈、困惑和痛苦的感觉。
   表姐夫歉意地解释道:“你们兄弟俩别多心,我只是看着老人这样难受,心里不忍……”
   表姐用纸巾擦着眼角,道:“这事,还是问问妈的意思吧。”
   见此情景,我心里不由得又一阵刺痛。
   小表弟媳妇抢先道:“对对对!大姐说得对!谁家出了这种事都不好受……”
   小表弟冲着她不耐烦地道:“去去去!就你话多!你去把妈叫过来。”
   小表弟媳妇立即快步出屋,到隔壁把婆母给请了过来。
  
   三
   舅母花白的头发凌乱着,一身旧衣服已经好几天没换了,袖口上沾了油泥。我让她坐了,轻声问道:“舅舅那边咋样?”
   舅母道:“他刚睡下,没事。”
   众人听了,皆放了心。
   大表弟清了清嗓子,道:“妈,爸的病你也清楚了……”
   没料到舅母却大声反问道:“你说啥呢?你爸啥病也没有!他没啥大不了的!”
   我不禁很惊愕,难道她还不知道舅舅的病是绝症?
   只听大表弟劝解她道:“妈!你别不信医生的话,那报告单上明明白白地写着的,你认得几个字,你可以自己再仔细地看看嘛!”
   舅母却坚持自己的观点她厉声喝道:“我不信!我就是不信!你爸的病就是肺上发了炎,咱该给他看……该给他看的……”。她的固执,近乎有些偏执,眼里却溢出了泪水。
   小表弟听了,无奈地对我道:“你看看!老太太的脑子又犯糊涂了!老是不信大医院的诊断!偏说胡医生的诊断才是对的……”
   我更发懵了,一时回不过味来。
   表姐夫附耳对我小声说道:“从你舅舅生病以后,你舅母就老这样,一时清醒楚一时糊涂的,在外头说你舅舅的病能好,根本不晓得你舅舅的病有多严重。”
   小表弟从供桌的抽屉里把舅舅的病历资料一股脑地拿了出来,并放到我的手里。我从资料袋里拿出资料仔细看了,看到诊断书和报告单里的确写着“肺癌晚期”的诊断意见。
   看着舅母,我明白了她一直不肯接受这个诊断结果的原因。在她的心里,这个家,是她一辈子的守候,舅舅是她一辈子的爱!她期望他永远不会先自己而离开这个家!而这个病,会把他从自己身边夺走。对这个突发而来的噩耗,让她感到痛苦而难以接受!对这个结果,她还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从内心深处产生了一些本能的抵触和排斥,并选择逃避。
   想到这,我虽然很想去纠正她的错误观点,却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我私下以为,让她抱有希望,也许更合适一些。因为有了一丝希望,就能减少一些她内心的苦痛。
   为了能让她面对现实,大表弟又道:“妈!不管你信不信,医生当时说的话你也听到了……”
   舅母却道:“我啥也没听到,我当时不在。”
   她大儿媳妇道:“怎么可能?医生说这话的时候,你就在我旁边……”
   舅母愤怒地冲着她吼道:“你说啥呢!我就是没听到!”说完,流着泪,失魂落魄般地起身离开了大表弟家。
   大表弟媳妇愣在了那里,一肚子委屈地对众人道:“我怎么了?我怎么了?我明明看到妈就站在我旁边的……”
   我忙对她摆了摆手,道:“不怪你!这是……这是舅母还没接受这个现实……”众人听了,都沉默了。
   表姐夫动情道:“这事对妈的打击太大了……她这么一大把年纪,从来就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这事太突然了,不管是谁,一时都接受不了!刚才妈说应该继续给爸看病的话,你们都听到了,这就表示她老人家还是不死心啊!我想,咱该继续给爸他老人家看病……不管结果咋样。要是就这么在家等着他咽气,不光是他老人家忍受折磨痛苦,咱看着也不好受啊,更何况咱妈呢!再则,这事还会让村里人给说三道四的,怕是以后都要被人戳脊梁骨!咱这心里头能安吗!”
   我听了他的话,点头道:“人都有求生的本能,生命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会死心。舅母心里也是如此,更别说舅舅自己了。我觉得姐夫的话有道理,这人在屋里,咱就这么看着肯定不行的。”
   大表弟忽然流了泪,后悔着道:“姐夫,你别怪我……你说得对,咱是该做点什么。”
   小表弟也红了眼圈,道:“哥,你说,咱咋办?”
   表姐夫道:“你们别操心了,下午我送老人去医院。”
   大表弟道:“姐夫,这不行,爸是咱姊妹三个的爸,不能让你一人……”
   表姐夫十分真诚地阻止他道:“你也别多心,经济上我比你们宽裕些。你这几年也不容易,为了孩子的婚事,在城里买了房子,还欠着好几十万的债;小弟媳妇这几年看病也花了不少钱,孩子还在上学……钱的事,你们别管了,我来!”
   小表弟把手机往桌上一丢,道:“大姐夫,出钱给老人看病,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不管多少钱,再困难我也出!”
   我忽然有些感动。
   草草吃罢了饭,我和他们姐弟几个帮忙把舅舅送进了镇卫生院。
   卫生院的方大夫把舅舅的病情向我们几个做了交代。舅母却一直呆在病房里,始终没离开过舅舅,似乎对医生的话没有任何兴趣。
   回到病房时,看到舅母一边给舅舅削梨,一边开心地笑着说着话,我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共 5415 字 2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
转到
【编者按】在舅舅得了“肺癌晚期”,面临死亡的紧急关头,舅舅一家人的情感表现各有不同:舅舅有对求生最原始的渴望;舅母坚信:“啥病也没有!他没啥大不了的!就是肺上发了炎,咱该给他看……该给他看的……”;大表弟说:“这都看不好了,还能咋样嘛?!”;他媳妇也附和着道:“就是啊,花了钱也止不住咳血,这钱不是白花了嘛!”;小表弟说:“花点钱倒也没什么,可……可这明明是无用功嘛!”;小表弟媳妇道:“大医院的医生说了,怎么治疗都没用,没效果的!”;表姐夫无奈地笑着道:“这样吧,下午我带老头子去医院,你们就都别管了。”接着,对于表姐夫的话有人表示反感,小表弟把手机往桌上一丢,道:“大姐夫,出钱给老人看病,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不管多少钱,再困难我也出!”舅母却一直呆在病房里,始终没离开过舅舅,似乎对医生的话没有任何兴趣,一边给舅舅削梨,一边开心地笑着说着话。 这篇情感小说乡土气息浓郁,人间烟火味道强烈,画面感极强,丰足的细节,推动着小说情节不断向前发展。小说在结构和表达上体现出一种完美的艺术特色,作者简洁逼真的写实主义笔调,借以朴实无华的语言,带给了读者心灵的强烈震撼。通篇充满着浓郁的地域文化气息、生存方式和生活习俗,营造出作品独特而鲜明的环境气象。小说生动的叙述、极富生活化的语感,艺术地再现了对于危重病人态度的典型场景。文中的语言朴素凝练而富有立体感,人物的刻画、环境的描写、事情的叙述,如同一幅鲜活生动的画面,使人读后有一种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的感觉。佳作,编者推荐阅读。【丁香编辑:孙巨才】【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912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09-04 07:49:09
  感谢青龙洞煮老师赐稿丁香,祝青龙洞煮老师佳作连篇,创作辉煌!
回复1 楼        文友:青龙洞煮        2019-09-04 09:38:53
  感谢孙老师的夸奖和推荐。小说试图通过表姐弟对待“舅舅的病”的态度前后变化这件事来分析现实社会,揭示人性在利益和现实面前所暴露出的弱点,试图把夫妻之间、父女之间、兄弟之间的情感客观而真实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在一定的条件下,自私和漠视的习惯会发生彻底的转变,善良、宽容和“爱”会重新被激发,而这个条件就是人们在困难面前能做到彼此理解、体谅、信任。向孙老师及所有的老师们表示感谢。
2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09-04 07:52:36
  久病床前少孝子,儿媳与女儿是有区别的,表姐夫的积极表现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3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09-04 07:56:36
  少年夫妻老来伴,知冷知热结发妻,满堂儿女赶不上恩爱夫妻。小说中舅母的一系列表现就充分诠释了以上的至理名言。
4 楼        文友:青龙洞煮        2019-09-04 08:52:35
  感谢孙老师的褒奖和编按。
5 楼        文友:峥嵘岁月        2019-09-04 09:55:25
  人都有生病的时候,得了病不看说不过去,就是癌症晚期也不能在家等死,一家人兄弟姐妹尽了心就不会留下遗憾。舅舅的病虽然治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让他去医院这是唯一的办法,毕竟医院医疗设备比家里好,治不了病也让老人少受点罪!人生苦短,平时就要珍惜身体,照顾好老人,别到了老人生病才急着上医院。希望老人的病能够好转,能够少受点病痛的折磨!
峥嵘岁月
6 楼        文友:峥嵘岁月        2019-09-04 09:58:46
  感谢老师一直以来投稿对丁香的支持!期待老师再创佳作展现丁香分享读者!问候老师!希望老师开心创作!佳作连连!
峥嵘岁月
7 楼        文友:秦雨阳        2019-09-04 22:48:10
  一篇小说《舅舅病了》,看起来非常普通,却揭示了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未富先老的社会和尴尬的病有所医”。这些年来党和政府一直在强调,脱贫致富,共同富裕,一个不能少,城镇化建设,让更多的农民转变为市民,精准扶贫……中国面临的是一个已经到来的老年化社会,儿女欲尽孝道,而经济不给力,有病看不起,不给老人看病,又被村里人瞧不起,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况……愿党和政府提出的脱贫致富攻坚战早点告捷。小说语言朴实,人物言谈举止形象生动,心理描写细腻,环境描写非常生活化,既鲜活而又感染人。感谢老师赐稿丁香,祝老师佳作连篇。赞!
一个脑筋不会转弯的人,身患文字洁癖症,尚在治疗康复中。
8 楼        文友:温静若        2019-09-05 07:57:05
  人间疾苦,最是亲人病重最锥心。现实的问题,纯粹到无能为力。默默祝福舅舅少些痛苦,少些折磨!普遍的社会问题,勿怪无怪乎~~
“空如此生,静若繁花, 虚幻缥缈 ,心如明镜”!
回复8 楼        文友:青龙洞煮        2019-09-06 07:29:55
  感谢老师的支持和鼓励。
9 楼        文友:苦荞花        2019-09-05 11:06:20
  小说源于生活,不难看出作者是个既有亲情,又有孝心还有文采的人。感谢遇见!
回复9 楼        文友:青龙洞煮        2019-09-06 07:30:57
  小说属于虚构,谢老师的鼓励和支持。
10 楼        文友:闰土        2019-09-13 00:39:19
  文笔朴实,情感真挚,全文紧扣主题,围绕舅病而展开叙述。小说虽长而扣人心弦,画面感极强,读后感人肺腑,好文,点赞学习了。
回复10 楼        文友:青龙洞煮        2019-09-16 08:48:06
  谢谢老师的支持!
共 10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幸运飞艇官网 奔驰彩票app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奔驰彩票app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