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大义(传奇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看点文学 >> 短篇 >> 传奇小说 >> 【看点】大义(传奇小说)

绝品 【看点】大义(传奇小说)


作者:双双喜 秀才,2683.4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760发表时间:2019-01-22 20:15:00
摘要:在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向为民族大义而战的英雄们致敬。

【看点】大义(传奇小说)
   一九三六年仲春时节,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
   天空霏霙纷纷,斜斜剌剌地交织着这片空旷山野。今天与往日似乎有所不同,朝旭并未如期升出髻髻岭东峰。以往的这个时辰,太阳早就升出髻髻岭,沿着峰顶绵延的脉线游走一遍,最终沉落到岭西的山坳里去。
   仲春时节残存着丝丝冷意,然而这丝冷意并不能扼杀春天赋予山野的勃勃生机。桃树林的桃花开了,开得娇艳欲滴;石堰上的迎春花黄了,黄若挂满墙头的金子。强悍的春意根本不把二月飞雪放在眼里。果然,碎霙一沾上地面就融化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山坳村笼罩在霡霂菲菲之中,却丝毫不受冷意的影响,公鸡的打鸣依旧高亢,飘绕的早炊依旧升腾,山村的早晨依旧沸腾。
   喜路春起了个大早,和他的婆娘喜山氏在厨屋忙活了一阵子,随后来到院子,冲着北屋喊了一嗓子:“元郎,元达,起炕了!”
   少许,堂屋门被拉开了,门口站着一个身形高大伟岸的少年。少年于屋门口而立,脑袋几乎顶到上门框,这与他超乎常人的身高有关。这个少年便是喜路春的小儿子喜元达。喜元达只有十六岁,长得却是魁梧健壮,且浓眉大眼,面相俊朗。他双手系着长衫纽扣,瞅着院子里的喜路春问了一句:“爹!有啥事儿吗?”
   喜路春瞅了瞅他,回道:“去髻髻岭。”
   “去髻髻岭干吗?”
   “带你去认祖。你不是一直问你的亲生爹娘是谁吗?”
   喜元达听了爹的回话皱了皱眉头,没言语。此时,屋门口又塞进了一个少年的身影,看上去与喜元达年龄相仿,长相与他却是大相径庭,此人便是喜元达的哥哥喜元郎。喜元郎只比喜元达大了半岁,身形更像是一个没长开身量的霜打茄子。一米五左右的身高,狭长的脸型,黝黑的肤色。兄弟二人站在一起,远看上去不像是年龄相当的兄弟,更像是一个大人领着他的娃儿。
   爹刚才的回话让喜元达陷入了沉思,认祖?还要去髻髻岭?喜元达曾经问过娘好几次,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哥哥只比自己大了半岁,而且哥哥的长相与自己又有着天壤之别,这不得不让喜元达表示怀疑。可是喜元达问娘这件事儿的时候,娘只是含糊其辞,吞吞吐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喜元达瞅着娘的神情更是怀疑,亦愈发感到自己的身世绝非那么简单,他觉得娘应该知道一切,只是不想告诉他。刚才爹说要领着他上髻髻岭,看来爹是想把他的身世告诉他了。
   髻髻岭矗立于双庄村的正南方,那是一片逶迤连绵的大山脉,几乎遮挡了村南的大半个天空。每天的太阳从东山升起,贴着髻髻岭峰顶的脉线游走一圈儿之后,于西边的山顶沉落。喜元达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攀登过髻髻岭。不过他听娘讲过关于髻髻岭的故事,娘说髻髻岭上有坍塌的石堰墙,还有废弃的石屋,想当年,唐赛儿曾经占山为王,号令八方英雄抗击明军。
   喜山氏将一个盛了供品的竹筐递到喜路春手里,喜路春领着喜元达兄弟出了院门。爷仨刚刚踏出院门口,院子里的喜山氏喊了一嗓子:“等等!”随即追出了院门,怀里抱着一摞斗笠。她往喜路春和喜元郎手里各递了一个斗笠,将剩下的斗笠亲自戴到喜元达的头上,并认真给他系好了带扣儿。喜元达瞅着娘感激地笑笑,回了一句:“谢谢娘了!”这么多年了,喜元达能感觉得出来,娘对自己特别的好。
   爷仨到了髻髻岭山脚的时候雨雪已经停了,东岭顶的脉线上露出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山野顿时明亮了起来。喜路春双手拄着木棍,踩着零乱的碎石躬腰攀登,他的身后紧紧跟着喜元达兄弟。两个时辰的工夫,三人终于攀爬到了髻髻岭顶峰。喜元达生平第一次爬上髻髻岭顶峰,正如娘所说的那样,山顶果然有坍塌的石堰,废弃的石屋,石屋旁侧还有一棵茂盛生长的野漆树。喜元达生平第一次站在这么高的地方俯瞰风景,第一次眺望大山之外的世界,不免有些心旷神怡。他正专注欣赏风景的时候,站在野漆树下的喜路春朝着他轻喊了一声:“元达,到这里来。”
   喜元达走到爹的身边。爹指着野漆树底下的一块青石墓碑看着他神情庄重地说:“元达,这就是你爹娘的坟墓。”
   野漆树底下有一片茂密的荆棘棵子,其间隐隐露出一小堆黄土,黄土堆上立着一块斑驳的青石板,其上篆刻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石廷之夫妻之墓。喜元达盯着那块墓碑看了许久,又扭头盯着喜路春,没说一句话,似乎在用眼神相问:这是我爹娘的坟墓?
   喜路春了然他的心思,微微点了点头,语气恳切地说道:“元达,这就是你爹娘的坟墓。”
   喜元达不再怀疑,低头盯着墓碑,眼睛早就湿润了,不由得双腿一软,噗通跪地,冲着墓碑连磕了三个响头,口里喃喃嘟囔着:“爹,娘,孩儿给二老叩头了!”
   那天,喜元达才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世,喜路春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他才知道现在的爹不是自己的亲爹,娘也不是自己的亲娘,哥哥更不是自己的亲哥哥,他并不姓喜,而是姓石,他的生父叫石廷之。
   说起这档子事儿,还要追溯到十六年前。十六年前的一天夜里,石廷之的婆娘石孙氏即将分娩,石廷之请来了同村的喜山氏给自己的婆娘接生。喜山氏是喜路春的婆娘,也是双庄村唯一的接生婆。可是谁都没料到,石孙氏难产大出血,喜山氏从没见过这种阵势,当时就有些手足无措,催促石廷之抓紧去请北村的赤脚大仙。石廷之一时六神无主,跌跌撞撞地出了家门。石廷之或是走得匆忙,再加上天黑看不清路,结果摔落山坳丧命。而就在石廷之出门不到半个时辰,石孙氏就生下了婴儿,生下婴儿的那一刻,她也永远停止了呼吸。可怜这个刚刚降临到人世间的小生命,还没亮开人生中的第一声啼哭就成了孤儿。
   第二天一早,石廷之摔落山崖致死的噩耗传来,喜山氏瞅瞅躺在炕上的石孙氏的冷冰冰的尸体,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她裹了裹正在怀里嘬着奶水的婴儿,抬手拭了拭挂在眼角的泪水,扭头看着喜路春语音悲戚地说:“他爹,这个娃儿,咱们收养了吧?”
   喜路春并没急着回话,犹豫了好一阵子才说道:“咱们还有元郎呢!”
   “这两个娃儿咱们一起养!”喜山氏说着,使劲儿吸溜了一下鼻子,“咱若是不养,石家这个娃儿就活不成!”
   在喜山氏的央求下,喜路春决定收养这个孤儿,两口子把婴儿抱回了家,喜路春给婴儿起名:喜元达。随了喜家的姓。
   喜山氏是双庄村唯一的一个接生婆,这么多年,她的双手接纳过很多小生命,从没出过意外,唯独当年没挽回石孙氏的生命。对于这件事儿她一直耿耿于怀,若不是自己催促石廷之去请大夫,他也不会失足跌落山崖摔死,她觉得自己真是对不起石家。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十六年来,她对喜元达特别的好,甚至比对自己亲生儿子喜元郎都好。
   双庄村的人都知道,喜山氏并不是中国人,而是一个日本人。想当年,喜路春能讨到一个日本女人做婆娘,应该是个有本事的能人。喜路春的确不同凡响,早些年经常跑到潍县县城贩驴,也赚了不少钱。也就是在那时候,喜路春从县城领回来了一个漂亮女人。这个女人长得白白净净,说起话来却是磕磕绊绊。后来村民们才知道,这个女子是个日本人。不久后,喜路春和这个日本女人举办了一场像模像样的成亲仪式,仪式全部按照山村的风俗礼仪操办。喜路春请了八抬大轿、鼓手喇叭,还专门请了李家坞的戏班子搭台唱戏,热热闹闹地唱了三天三夜。喜路春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他有钱,也不差这几个钱。看得出来,他很在乎他的日本婆娘。
   当年喜路春娶日本女人做媳妇的那档子事儿,对于一辈子没出过山村的村民们来说,无异于扔下了一枚巨型炸弹。谁都对这个从千里之外而来的女人感到好奇,也对喜路春如何得到这个女人感到疑惑。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儿在村子里还是逐渐冷却了下来。
   日本婆娘也是婆娘,也会种地,也能生孩子,喜山氏表现得比村里的那些中国婆娘都要好,她不但在操持家务上里里外外是把好手,而且转年就给喜路春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娃儿,也就是喜元达的哥哥喜元郎。
   喜元达跪在父母坟前哭了一阵子,随即站起身子,他抹了把眼泪,又朝着喜路春跪了下来,口中喃喃叫了一声:“爹——”连着磕了三个响头。喜路春双手将他搀扶了起来。在喜元达心里,喜路春比他的亲爹还要亲,喜家是他的救命恩人,十六年的养育之恩更是情深似海。
   中午时分,爷仨下了髻髻岭。刚刚拐上后山的土路,迎面走过来了一个中年男子。那人老远就和喜路春打招呼:“喜兄!”
   喜路春定睛打量,脸上立马浮现出欢喜之情,朝着来人摆摆手打了声招呼:“石兄!”他扭头看着两个儿子说道,“你俩先回家,我和你石叔说两句话。”说着,快步朝着那人走去。
   来的那人便是双庄村的村医赤脚大仙。
   赤脚大仙原名石不群,因为在双庄村开了一家诊所,得了个“赤脚大仙”的浑号。石不群在双庄村算得上是富户,与喜家并称为双庄村的两大家族。石家与喜家世代交好,石不群和喜路春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石不群绝对对得起他“赤脚大仙”的这个雅称,长了一副“大仙”的飘逸外形,花白的齐耳短发,花白的胡须,一身藏青色的缎衫,脑门儿上扣着一盏藏青色的礼帽,藏青色的礼帽下压着一张藏青色的脸膛。
  
   二
   喜家两兄弟性格迥异,大公子喜元郎从小就聪慧异常,甚得教书先生的赏识。去年秋天,喜元郎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入了潍县外语学府,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这一点儿与他有一个日本母亲不无关系。
   大公子如此,二公子喜元达却是截然不同,从小就不喜上学,他对坐在课堂里听私塾先生讲那些“之乎者也”毫无兴趣,他更愿意帮着父亲照料店铺生意。
   翌日,喜路春没有像往常那样和喜元达一起去车马小镇的店铺,他吩咐喜元达先去店铺帮着张掌柜照看生意,而他却领着喜元郎径直去了北村。喜元郎不知道爹要带他去哪儿,便扭头问了一句:“爹,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喜路春诡秘地笑笑,回道:“带你去相媳妇。”
   “相媳妇?哪家的媳妇?”喜元郎疑惑地问。
   “北村石家。”喜路春回道,“昨天我与石不群偶遇,他跟我说起了当年订娃娃亲的事儿,今天专程带你去相亲的!”
   喜元郎闻言停下了脚步,此刻他才明白爹带他出来的用意,他也知道爹说的那个人是谁,便是双庄北村的赤脚大仙石不群。一个村住着,喜元郎对石不群的家况多少有些了解。石不群育有一儿一女,儿子石亚军在县城里当官差,女儿石亚荣和自己同岁,听说在县城里的女子学府上学,小的时候他们还在一起玩耍过。提起石亚荣这个名字,喜元郎的脑子里就充入了一个“小胖妞”的鲜活形象,小胖妞浑圆浑圆的脸蛋儿,脸蛋儿正中央安一头硕大的蒜头鼻子,鼻孔下还垂着两挂蜡黄蜡黄的浓鼻涕。那个小丫头的确说不上漂亮,而且还让人有些反感,这是八年前石亚荣留给喜元郎非常深刻的一个印象。喜元郎一想到这些,便再也迈不动脚下的步子了。
   喜路春早就看出了儿子的表情变化,沉沉问了一句:“元郎,你咋了?”
   喜元郎眉头紧蹙,回道:“爹!咱们还是不去了吧!我现在还上学,不想这么早成亲!”
   “上学咋了?石家丫头也上学,这次只是相亲,又没急着让你们两个成亲,你俩若是看好了,等你们都完成了学业再成亲也不迟。”
   喜元郎抄着手低着头不言不语,仍然呆在原处没迈步子。
   喜路春瞅了瞅她,又劝说道:“儿子,你好歹卖爹一个面子,跟我去一趟石家,与他家那个丫头见一面,相不相得中咱们再议,你若是不去,爹可没法向石家回话了,昨天我和石不群可是约好的。”
   喜元郎终于迈开脚步,跟在爹的屁股后面慢慢腾腾地向着石家走去。
   石不群的“石记药房”开在双庄村的村北,一栋青砖曲瓦的沿街大房。喜路春爷俩刚刚踏进药房大门,石不群就从柜台后面迎了出来,双手抱拳打着哈哈:“喜兄来了,快里面用茶。”石不群把喜路春迎进东厢房喝茶,喜元郎并没着急跟着爹进内屋,而是站在药房里四顾打量。
   药柜后面站了一个女子,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样子,正手握抹布擦着柜台上的尘土。女子上身穿一件雪白衬衫,衬衫的蝴蝶领口衬着一张雪白的瓜子脸,那张瓜子脸的造型可以说是巧夺天工,隆鼻杏目,弯眉秀口,齿白唇红,真可谓俏姿佳容,国色天香。喜元郎看得惊讶,心中暗忖,难道这位就是石亚荣?竟然全然没有了当年“小胖墩儿”的模样。正所谓“女大十八变”,喜元郎不仅为自己原来生出来的那些排斥的想法感到自责,同时他又感到庆幸,庆幸爹力主带他来到了石家,不然,他有可能错过这个绝佳女子。喜元郎动心了。
   喜元郎瞅石亚荣的时隙,石亚荣也抬眼瞟了他一眼,她看着眼前这个身形矮瘦、长相平平的少年神情淡然,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低下了头,继续忙着手里的活儿。
   喜元郎正瞅瞄石亚荣的当隙,由内屋传出一声喊:“元郎,在外面干吗?快进屋拜见你石叔。”这是爹的喊话声。喜元郎忙快步进了东厢房。

共 32261 字 7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34...7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大气磅礴的传奇小说。小说一开始就介绍了喜家的兄弟俩,大哥喜元朗,弟弟喜元达。兄弟俩年龄只相差了半岁,并不是亲兄弟。作为弟弟的喜元达其实本姓石,他的亲身母亲在生他的时候死于产后大出血,而他的亲身父亲则在他母亲临产的时候因为去请赤脚大仙而跌落山崖而亡,刚刚出生便遭遇了父母双亡的他,后来被好心的接产婆——喜元朗的父母收养了下来。在喜元达的成长过程中,他的养父母,尤其是养母——一位日本女人喜山氏,对他疼爱有加。十六岁的时候,喜元达在养父喜路春的带领下为亲身父母上了坟。此后不久,哥哥喜元朗订了婚,有了心仪的未婚妻石亚荣。其实,在石亚荣的心里,她对喜元朗并无好感,而对喜元达却心有所属。但后来,石亚荣还是嫁给了喜元朗。谁知道新婚之日却生变,婚礼现场来了一群土匪,他们不但要强抢新娘,还意欲打死为哥哥保护新娘的喜元达,关键时刻,多亏了母亲喜山氏拼死保护,喜元达才没有被打死,而母亲却一命呜呼……母亲死后,兄弟俩都想为母报仇,为此,喜元朗兜兜转转找到了日本人舅舅,而喜元达则在经历了曲折复杂的寻觅后投身到了革命队伍。漫长的八年里,兄弟俩就这样成了对立的敌我,哥哥喜元朗成了日本鬼子,弟弟喜元达成了八路军。这样的对立直到日本鬼子投降,喜元朗投诚才又有了变化。按说,兄弟俩这一回该是一个阵营里的人了,确实,此后的喜元朗参加了解放战争,而且在战争中表现英勇。但在面对昔日的爱人、如今的敌人——石亚荣的时候,兄弟俩再一次有了冲突,哥哥一心要打死对方,弟弟一心想保住对方。结果,在哥哥的枪打向对方的时候,弟弟的枪打向了自己的哥哥和如今的同志。最后,在民族大义面前,喜元达成了阶下囚……整篇小说以抗战为故事的大背景,以大义二字贯穿全文。其情节曲折离奇,人物个性特征描写生动贴切,故事跌宕起伏。欣赏拜读。倾情推荐。【编辑:兰花悠悠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250006】【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820第0087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1-22 20:21:50
  老师的这篇小说虽然洋洋洒洒三万多字,但读着一点都感觉不到长,简直像看一场电影,真是说不尽的精彩。尤其是这么长的小说,文中几乎看不到蚊子。学习拜读。编辑不到位处还请见谅。
回复1 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1-23 13:31:02
  感谢老师精彩的编者按。谢谢!
2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1-22 22:02:02
  欣赏好故事,为双双喜老师的大手笔点赞,为兰花老师的编按点赞。
只留阳光
3 楼        文友:小金子        2019-01-22 22:03:10
  真是好文章!赞一个!
高粱红了
4 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1-23 13:31:47
  感谢老师精彩的编者按,辛苦了。
热爱文学,所以创作文学;创作文学,所以玩味文学
5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1-25 08:15:48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双双喜(刘炳学)老师,看点有您精彩无限!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6 楼        文友:陶桃        2019-01-25 19:14:17
  祝贺老师佳作摘精,看点有您真精彩!
7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1-28 19:29:33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争取更多精彩辉煌!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8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9-07-19 06:43:10
  今天早上读了这篇作品,学习了一些写作方法,感觉自己以前写东西诶呦注意这写问题。感谢作者与我们分享,祝你写作愉快,佳作连连
太行飞剑
9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8-19 06:09:20
  重读此文,再发感慨。与其说这是抗战神剧,不如说是在抗战背景下展示了复杂的人性,思考了个人爱恨情仇与国家大义之间的选择,指引了正能方向。神剧,重在神,可能人物美化,情节夸张,然此文所写人物关系复杂,均真实自然,丰满不脸谱,这正是文学作品的方向。情节发展上流畅合理,主题表现上水到渠成,正因为前面多重铺垫叙述,最后爆发在喜元达的选择上,而这个选择其实也就是一瞬间而已,是喜元达对喜元朗不满的积聚,对石亚荣死去的伤痛,二者激撞,让喜元达冲昏了头脑。小说文笔成熟,堪称佳作。
只留阳光
回复9 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8-19 21:32:14
  感谢社长如此看重这篇作品,更感谢老师的精彩点评。真正读懂了这部作品的闪光点——人性。
10 楼        文友:花保        2019-08-19 14:39:28
  个人的爱恨情仇在民族大义面前不值一提。为文中主人公闪光的民族之魂点频!
梦有几许,路有多长;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共 14 条 2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投注网址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投注网址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