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韵】圈套(剧本)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幸运飞艇注册 >> 项梅清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清韵】圈套(剧本)

编辑推荐 【清韵】圈套(剧本) ——害人先害己


作者:泽润荷兰 童生,834.4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18发表时间:2018-12-12 18:57:12
摘要:刘厂长怀疑自己做的坏事是司机泄露,顾人陷害司机,司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最终刘厂长被纪委查获

一:某领导办公室
   刘厂长象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乖乖地站在办公室地上,双手垂立。恭恭敬敬地听候一个上了年纪的上司的训斥:“你像话吗?你别以为你干的事情我不知道。如若不即早改正。怕是要离进去的日子不远了。你白白辜负了我的培养。”
   刘厂长中等个子,紫红面皮。满脸胳腮胡子。人显得很精壮。加上近年在外应酬,皮酒肚巳露了出来。年纪约四十岁左右,他听了上司的话,正想辨解:“我,我……”
   上司的声音:“别我,我了,以后行动再不检点一些,做了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的事。不要别人说,我第一个举报你。听清了没有?”
   刘厂长擦了擦头上的汗,只好低声说:“听清了。”
  
   二:前进电子厂刘厂长办公室
   刘厂长绻缩在办公室里,电话响了,刘厂长也不愿去接电话。只顾在沙发上吞云吐雾地抽着烟。
   电话“叮铃铃”一个劲地响着。
   刘厂长好象没听到一样,还是抽他的烟。
   他的司机小乔跑进来接电话,一看厂长在办公室,样子很是沮丧。小乔知趣地也不接电话,悄悄退了出去。
   刘厂长心声:“我在外面干的事,没有几个人晓得。为么事到了老爷子耳里。这个消息是谁泄露出去的呢?”
   他抬头看了看小乔跑出去的身影:“我的事,就他知道的最多,是他在外面乱说吗?哼!知人知面难知心。说不定是他上次求我办的事情,我没给他办,他就怀恨在心。现在,他知道了我的秘密,是打匿名电话?还是写捡举信?要是那样一来,我可就是‘瞎子闻见臭——离屎(死)不远了。’不行,我得想法子将他拿掉。要不然,身边埋个定时炸弹,被炸死了还糊里糊涂呢。”
   刘厂长想出了主意,起身到桌旁打电话:“喂!是三宝吗,你今天中午有空吗?”
   电话里声音:“刘厂长,你有事吗?”
   刘厂长:“对!我有事找你。”
   电话里声音:“你厂长大人呼唤小弟,小弟再没空,也得奉陪呀。”
   刘厂长严肃地:“别耍贫嘴了,中午在迎宾饭店见。不见不散。”
   电话里声音:“不见不散。”
  
   1
   三:迎宾饭店
   三宝和刘厂长坐在饭桌边,桌上几瓶碑酒巳空了。刘厂长也许是喝了酒,也许是激动,脸色通红。说话也有点不大自然:“小乔最近很傲,好多事竟瞒着我在外面瞎搞。我对他说过几次,他根本就不买我的帐。我担心将来他在外面闯了祸,不知道的人还说是我纵容的。再说,还有一惯反对我的人,在等着看我们的笑话呢。现在,就拜托你给你的朋友制造点乱子。那样,我将他调走或辞退他,就有理由了。”
   三宝:“您刘厂长说的事,我不敢不听。只是,小乔与我平时玩得那么好,这次我帮你来整他,有点说不过去,不够朋友义气。但是您刘厂长从来没叫过我做事,不做又不好,真叫我两头为难。加上这事我一个人办不成,我得请几个兄弟姐妹来帮忙。你看……?”
   刘厂长酒醉心明:“我知道,无非就是钱的事。”从怀里掏出一大把一百元的钞票来,数了二十张丢在三宝面前:“这是两千元。事情办好以后,我还有重谢。”
   三宝拿了钱,点头哈腰地说:“刘厂长,谢谢你。你放心,兄弟们一定将事情办好。”
  
   四:刘厂长办公室
   刘厂长在和小乔说话:“小乔,我接到上级通知,要到泰国去考察一个项目,可能要一个月左右。在我离开这段时间,你就听办公室安排。明天,你五点半到我家来,开车将我送到火车站,我们到省工业厅集合。啊,你的朋友三宝说,找了你好几次,打你电话没人接。问到我这里来了。”
  
   五:厂区外
   小乔在打电话:“喂!三宝。你找我有什么事?”
   三宝在电话里笑着说:“喂!哥儿们,我打了几次电话你都没接。所以打到刘厂长那里问你去了。我还以为你在地球上消失了呢?哈哈!星期天你来,我找你有事。”
   小乔:“什么事?”
   三宝:“电话里不便说,你到这里来,我自然说给你听。记住,星期天可一定要来呀。”
  
   六:高速公路上
   小乔驾着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快地跑着。
   刘厂长和蔼地:“小乔,需要什么,我在国外替你捎来。”
   小乔:“谢谢厂长,不需要什么。”
   刘厂长:“别跟我客气,要什么,尽管说。”
   小乔非常感激地:“真的谢谢您,厂长。不劳您费心了。”
   刘厂长:“这算什么。这样吧,我在国外看见中意的东西,我替你捎一些就是了。”
  
   七:三宝家
   小乔、三宝及几个朋友在喝酒。
   三宝一边喝,一边笑:“小乔,我准备办一个公司,这几个哥们儿都是股东。怎么样?你也来一股吧?”
   小乔:“我一个替别人跑车的司机,哪来钱入股呀?”
   三宝:“想不到乔老爷子这么穷,连入股办公司的钱都没有。这样吧,你有多少算多少,怎么样?以后分起红来还是按我们入大股的股东一样分红。”
   其他两个人开始反对:“三宝哥,说好是出多少钱分多少红的。乔哥他出钱少,就应该分红少。凭什么分我们一样多?”
   三宝好象喝醉了,双眼圆睁:“他妈的你们不服怎么着?小乔师付是我的拜把兄弟,我在关键时刻应该拉他一把。你们要是不服,那好,好在公司还没办起来,你们俩不用投资了。我们的公司不要你们这样的小人入股。”
   那俩人急了:“大哥,不是说得好好的,我俩也加入你的公司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这样还象个干公司的人吗?”
   “就是,人家公司老板‘诸候额上跑得马,宰相肚里好撑船。’哪象你这么小肚鸡肠。”
   三宝桌子一拍:“滚!你这俩个没良心的东西,眼里除了钱,还有别的什么?像你们这样的小人,趁早别进我们的公司,我们公司要的是讲义气的人。”
   小乔拉住三宝:“别!别!别为了我搞得你们不和气。我不想加入了。再说,我也确实没钱。”
   三宝:“你没钱,我替你垫。今天,我既然叫你来,就是派了你一份。你没钱,我替你出。分红照分你的。哥儿们不帮,还帮谁?”
   小乔感动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三宝,我没白交你这个朋友。今天的话,我铭记肺腑。放心,我会报答你的。”
   小乔说着,眼泪都感动得溢出了眼眶。
   三宝反过来安慰小乔:“你干什么?兄弟。我们交朋友的时候不是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要婆婆妈妈了。来!喝酒!”
   说着,举了举杯。
   小乔激动得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而是再倒酒,再喝酒。
   桌上的酒喝光了,再打电话,叫批发部的老板送酒来。
   酒送来了,再开瓶,再喝。
   小乔倒在桌上,象死去一般,任三宝及小兄弟再劝,就是不醒。
   三宝朝几个人一努嘴,几个人上前,将小乔抬了起来,朝后面走去。
  
   八:后边房间
   房间里巳有一个请来的坐台小姐,正穿着三点式泳衣睡在床上。几个人将小乔抬进来,往床上一放。
   三宝随后走了进来,手拿数码相机,叫几个兄弟将小乔的衣服脱下,赤裸裸只剩条短裤。
   请来的坐台小姐马上搂住小乔,作接吻状。数码相机一闪,将这个镜头拍了下来。
   小姐又摆出各种姿式,与小乔搂抱在一起。数码相机又连连闪烁,将这些有力证据拍了下来。
   小姐的胸衣被解开,好象做乳罩广告似的,半露酥胸。那些人将小乔的一只手按在上面。
   这又是一个最好最精采的镜头。
   拍完以后,那些人就出去了。小乔与那个烟花女子睡得昏昏沉沉,俩人同床异梦。
  
  
   九:房间
   小乔睡够了,睁开朦胧的双眼,伸伸懒腰。一看,自己的衣冠不整,旁边还睡了一个女的,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爬了起来,穿好衣服。对旁边女子怒喝:“你是什么人?为何睡在我的床上?”
   烟花女子冷笑道:“我正要问你是哪里来的野男人,为何睡在我的床上?你反到问起我来了。好呀,你污了我的清白。以后我怎么嫁人?你今天不说清楚,我马上打电话报警。”
   小乔吓得爬起来,准备往外跑。烟花女也爬起来,一把拉往小乔的衣服。大声叫道:“快来人呀,快来人呀,不知从哪里跑来的流氓,跑到我的床上来了。”
   随着她的喊声,三宝等几个人走了进来。三宝明知故问:“表妹,你刚才叫什么?”
   烟花女假哭道:“昨天晚上,我在床上睡得好好的,不知哪里来的野男人爬到我的床上来了。今后,我怎么做人哪?哼哼。”
   三宝上前一把揪住小乔的领口:“这是不是真的?”
   小乔委屈地:“我只知道你叫我来入股,还说我没钱,你替我垫钱入股,分红照他们一样分给我。并且为这事跟俩个兄弟闹翻了。我好感激你,就跟你喝酒。真的,三宝,以下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你要相信我的清白。”
   三宝回头问烟花女:“他对你动手动脚没有?”
   烟花女假哭道:“男女都睡在一床了,他有那么老实?唉!不说了,再说就羞死人了。只是,我今后怎么嫁人哪?谁还要我啊?嗯嗯。”
   三宝说:“他喝醉了,不知怎么跑到你床上去了?想他喝醉的人,能干出什么不光彩的事来?你不要乱讲了,若乱讲,对双方都不利。这个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铁哥儿,你若污陷他的清白,我对你不客气。”
   烟花女哭着说:“表哥,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不相信?”
   三宝冷笑道:“拿不出证据,不要说是表妹,亲妹的话我也不一定听。起来,起来,穿好衣服回去吧,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谁知烟花女拿出一大把照片来,朝三宝面前一丢:“表哥,我讲的话,你都不信。只相信狐朋狗友的话。我怕他耍赖,特地用随身带的数码相机留下了证据。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三宝拿起那些照片仔细地看着、看着、脸色渐渐由平和变作愤怒。
   那俩个小股东昨晚受了三宝的奚落,这下说起风凉话来了:“我大哥对你那么好,你真是禽兽不如的东西,竟连大哥家表妹也不放过,真是太缺德了。”
   “何止缺德,简直是没有人性。真是我家大哥的度量宽宏。要叫我,早就将他废了。”
   小乔想辨解:“我没做什么缺德事,我醉得人事不知,怎么还做得了风流事。我打110,请他们来调查,若是我做的,我认了,要打要罚随你们。若不是我做的,我也要找出陷害我的人来,完我一个清白。”
   拿出手机,准备拨打110。
   俩个小兄弟上前一步,抢下小乔的手机:“你还嫌不够乱咋的?你想把我家大哥表妹名声搞坏,将来嫁不了人?”
   三宝看完那一叠照片,脸色由青变紫。将照片朝小乔面前一甩:“小乔,你叫我怎么说你?我以为交了一个真朋友,想不到你狼心狗肺,竟敢污我表妹清白。我表妹是好人家的女儿,你得为她后半生负责。”
   小乔还是不服:“三宝,我没做错什么,怎么让我负责?那些照片是怎么来的?我都怀疑是有人故意陷害我?骗我到这里来,设下套子让我钻。”
   三宝:“什么话?我让你钻什么套子?你别将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现在,我表妹的黄花闺女身子让你破了。我和你朋友一场,我不多说什么,还是让她说吧。”
   烟花女装作十二万分委屈:“你是我表哥的朋友?我表哥交你这样的朋友?表哥,你真是瞎了眼。假若要他离婚,我对他并无好感,更谈不上爱他。偿若为这事上诉,他犯了强奸罪,我的名声也因此毁了。但是,就这样放了他也不行。我不是白白让他欺负了?为了使他今后得到教训,现在罚他三万元。限他明天交清。”
   小乔说:“好吧,我现在回去筹措款子,明天,你们等着我送钱来吧。”
   说着,起身要走。
   三宝的俩个小兄弟上前拦住:“对不起,你暂时不能走。你要走了,我们上哪找你要钱去?”
   小乔两手一摊:“那就对不起了,我不回去,到哪里去借钱给你们?”
   三宝将小乔的手机还给小乔:“这样吧,你就打个电话回去,叫弟妹去借钱。你若不打电话,我打。等弟妹来了,我就将你们干的好事照片拿给弟妹看。到时,你后院失火,就别怪我不讲义气了。”
   小乔无奈地接过手机,拨通号码:“喂!是春枝吗?我们家存折上好象有八千元钱。你取出来,下午送到三宝家来。我暂时没空,不能回去。”
   电话里春枝的声音:“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小乔:“你不要管,我这里有一笔好生意。”
   俩个小兄弟连忙又将小乔的手机拿下来。
   烟花女:“只有八千元钱,那不便宜了他。还差两万两怎么办?”
   三宝做好做歹:“哎呀,真不知出了这么见不得人的事。小乔是我的好朋友,他家的经济条件不太好。他替前进电子厂刘厂长开那个破车,一个月也才几百块钱。这样吧,我作担保,让小乔打个条子。以后有钱再还给你。我可对你讲,你出去要是乱讲,败坏我朋友的名声,我可饶不了你。”
   烟花女很是不高兴:“你是我的那门子表哥,专门替别人说话?人家欺负了我,还来说我的不是。”
   三宝不耐烦地:“好了,够了。你现在就滚!不要让我看见你。”
   烟花女:“说得轻巧,我的赔偿费还没到手,另外他也没打条子。我那么容易走?”

共 6644 字 2 页 幸运飞艇注册12
转到
【编者按】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看到刘厂长罪有应得,真是痛快!本剧的发生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悬念不少,值得思考。在剧本里,朋友、面子、义气,将人性的弱点暴露无遗。好在最终结尾大快人心,真是自食其果。剧本告诉我们,做人还是以善良为本,轻易别怀疑别人,真正做到用人不疑,不然害人害己,两败俱伤,当然即使刘厂长没有怀疑小乔,他的恶行也会暴露的。刘厂长的落网也见证了法律的公正!好剧欣赏,敬请品读。【编辑:项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项梅        2018-12-12 18:58:25
  何为圈套,敬请品读此剧本,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感谢赐玉清韵,祝安!
项梅
2 楼        文友:泽润荷兰        2018-12-13 19:59:45
  项社长你好!我是竹节,谢你对本文的辛苦编辑和精彩点评!
3 楼        文友:泽润荷兰        2018-12-13 20:08:43
  作品对贪官设下的圈套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刘厂长怀疑被上级批评是因自已所做的坏事是机司泄的密,叫机司的好朋友设局坑害他,总终剧情反转,贪官和害人者都得到应有的逞处。
共 3 条 1 页 幸运飞艇注册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奔驰彩票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飞艇注册 奔驰彩票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 奔驰彩票app 奔驰彩票网 秒速赛车平台

奔驰彩票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飞艇注册 奔驰彩票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 奔驰彩票app 奔驰彩票网 秒速赛车平台